章两百八十八拍卖峰会(1/2)

加入书签

  回天茶楼,一袭白衣,胡子拉碴,木泽如眼看着窗外,手里端着茶杯滋溜滋溜的小口抿着,他的对桌坐着的则是凌蕾,此时的凌蕾脸若冰霜,神情冷漠,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面前的杯子,茶楼里十分静怡,倒不是说冷清,而是人虽多,却沒人敢大声说话。≧≦

  对于高年级的学院学生來说,兄弟会是传奇,木泽如更是传奇,而他对面的那个女子,不仅容貌上让人望而却步,胸前的兄弟会标志,更是让人暗自唏嘘,能够跻身第一学党的美貌女子,其实寻常人能够亲近的,更何况,这名女子,脾气不是太好。

  “那是凌蕾把?”有人小声念叨道,旁边的同伴立马“嘘”了一声,皱着眉头道:“你皮痒了是怎的,要是被她发现你叫她名字,你可就惨了。”那人立马点了点头,不敢再望,整个茶楼里几乎都是同样的气氛。

  “來了。”木泽如突然眉眼一笑,将茶杯放下到:“我赢了。≧≦”凌蕾的神色就在这一瞬间变得冰冷无比,眉头蹙在了一起不说,脸上还浮现出了浓浓的厌恶,“老大,凌风不愿意來,他说他很忙。”白云登上了回春茶楼二楼,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后说道。

  “哼!”凌蕾顿时一声冷哼,一股强大无比的冰冷气场瞬间飘了出來,白云急忙伸手一挥,一道青绿色的屏障挡在了自己面前,“砰”的一声,两股气息相撞,四周的桌椅顿时一阵抖动,那些喝茶的学生们眉毛一皱,急忙偷偷摸摸的退了出去,眨眼的功夫,茶楼走了个一干二净。

  “我说蕾姐姐,你弟弟不愿意來,你冲我发火做什么。”白云收了手,无比的委屈,“我跟你说过,他要不來,你就把他绑來,为什么不绑?”凌蕾十分不悦的问道,白云舔了舔嘴唇,拿过茶杯倒上茶水,慢条斯理的道:“我不是绑不了他,而是不敢绑。”

  “为什么?”凌蕾追问道,“他是明日交流擂台的参战主力,绑了他我还不被骂死。”白云撇了撇嘴角,“沒用的东西。≧≦”凌蕾毫不犹豫的斥骂了一声,白云只能摇头,木泽如却是抿嘴笑道:“我早跟你说了,要想见他就得我亲自去,你非不让。”

  “你是兄弟会的老大,学党首领,他一个小孩子,凭什么要让你去见他。”凌蕾眉毛一扬,恶狠狠的看向了木泽如,木泽如叹了口气,将茶杯倒满,“凌蕾,我一直都很欣赏你,我觉得你虽然外表冰冷,但是内心却是火热的,善良的,我想兄弟会的每个人都这么想,但是,对于凌风,我觉得你有些过了。"

  白云有些吃惊于木泽如的话,神色不由得大变,凌蕾也在这一瞬间抿紧了嘴唇,握紧了拳头,“你们哪一个人不是我亲自迎入兄弟会的?凌风不比常人,既然要接纳他,就要给出足够的诚意,你们姐弟关系因何缘故搞成这样我是真的不明白,但是我不想就此失去一个人才。”

  “老大,这件事从长计议把。”白云打量了一下神色有些异常的凌蕾,低声说道,木泽如却是一反常态,十分认真的说道:“凌蕾,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就要离开,兄弟会不能沒有人支撑,我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木泽如第二次跟凌蕾说理解,而凌蕾却根本不能理解,“好,他入会,我退会。”凌蕾冷冷的说了一句,站起身就走,白云想追,却是看了一眼木泽如又停了下來。

  “她跟凌风到底是不是姐弟啊,怎么仇人一样。”白云十分着恼的说道,“他们有什么关系不重要,凌风是一定要进兄弟会的。”木泽如的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作为一个随和,容易讲话的老大,木泽如今天决绝的有些让人意外。

  “老大,假如凌风來了,凌蕾走了,其他人只怕也不好相处吧。”白云担心的说道,“凌蕾是很重要,但她当不了领袖。”木泽如如此说道,然后将茶一口喝干,站起身道:“给我查查凌风在哪,我去找他。”

  “哦”白云应了一声,然后望着木泽如的背影渐渐离去,“真不晓得那小子有什么好的,非要找他入会。≧≦”心里嘀咕了一声,白云掏出几个金币扔在了桌上,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

  金鼎拍卖行,凌风他们进來的时候完全被眼前的场面给震撼住了,就算是那次轰动整个帝都的丹师大战都沒有现在这个场面來的隆重,镀金的贵宾座椅,漂亮高挑的异族侍女,满是酒香果味的摆品,这看上去似乎不像是拍卖会,倒像是一场十分大型的宴会。

  “怎么样,还满意吧?”司徒清扬穿着一身红色的束腰长裙,细细的腰身越发的突出了她胸前的巍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