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六十七这才叫护犊子(1/2)

加入书签

  (第一更)

  “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听着如此凄惨?”马三世嘴里衔着一枚果子,吊儿郎当的走了进來,凌风眼角微微一撇。≧≦冲他示意了一下紧闭的房门,那间屋子是玉宛如的卧房,马三世立马反应了过來,脸色瞬间一变,猫着腰就摸了过來,“我说这是怎么了,谁能让她哭成这样?”马三世一副好奇八卦的样子,凌风摇了摇头,说实话他也很是意外。

  屋子里嚎啕声不断,紧接着乒里乓啷的就让屋外的人齐齐皱起了眉头,马三世攥着咬了一半的果子,乜了凌风一眼道:“要不咱们先避避?”凌风还未答话,门外就急急的跑进來了一人儿,白衣飘飘,恍若出尘,定睛一瞧,这个神色有些急躁的,不正是彩云么。

  自打上次凌风直面秦寿亭之后,彩云因为尴尬一直都沒有出现,一眼看到凌风他们居然在这里,而且看马三世的样子似乎并不见外,彩云立马明白了些什么,“你们快藏起來,我家太公要來了。≧≦”彩云脸色焦急的说道,一名侍候在门旁的老仆人也是神色微微一变,急忙上前道:“公子们这边请。”

  里屋里的玉宛如还在一边摔打东西一边嚎啕大哭,凌风蹙了蹙眉头,示意马三世去把谢家两兄弟叫了过來,一行五个人在玉宛如仆人的带领之下,匆匆藏到了别院的杂物房里。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天道宗的精神支柱,犹如太上皇一般的玉天道驾到了,这是玉天道四年來第一次离开天道宫,以往哪怕是近在咫尺,也从來都是玉宛如过去拜见他,仆人们匆匆的在地面上撒了清水,压了压山间的土气,然后又在四周铺上了一层软软的树叶,就在一切刚刚准备停当的时候,玉天道从远处的天空飘了过來。

  尽管这些仆人们伺候了玉宛如一辈子,但是对于玉天道,他们见过的次数并不多,两排二十几个仆人,不论男女老少,都恭恭敬敬的立在道路两旁,玉天道面色平淡,目不斜视,双脚触地之后,只是挥了挥淡灰色的长袖,然后就微微昂着头走了进去,“高人原來就是这摸样。≧≦”趴在杂物房窗口的马三世若有所思的说道,凌风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四代弟子彩云见过太师祖。”彩云立在门边,微微一欠身,姣好的身段放下去脖颈细长,就像是一只美丽的天鹅一般,玉天道依然是沒有多看一眼,声音很是平淡的道:“你先出去吧,沒什么事不要让旁人來打扰。”“是”彩云急忙应了一声,然后站直了身子,秀气的白色皮靴小碎步的从门里退出來,将正门关上,饶是见过玉天道很多次,她依然骇的满头大汗。

  屋内的玉宛如却依旧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的委屈跟不满,哪怕推门进來的是整个天道宗乃至是整个修行界最有名望的人物,她依旧自顾自的摔打着眼睛里能够看到的东西,哭的撕心裂肺的,那头梳拢的无比精致的长发也被她撕扯的犹如厉鬼一般,衣服左歪右斜,整个屋里一片狼藉,除了沒办法移动的楠木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她肆虐了一番。

  玉天道显得很是平静,让人特别意外的是,看到玉宛如这个样子,他的嘴角竟然还噙着一丝微笑,目光也是无比的慈祥,玉宛如其实早就听到了彩云的提醒,只不过长这么大沒有受过这样的委屈,饶是爷爷來了,她依然大哭大闹着。≧≦

  玉天道一言不发,就像是个木雕一般立在了门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在那里跳大神,整整半个时辰,他就站在门边看着,玉宛如累了,也无奈了,玉天道很明显不想替他打抱不平,有些委屈的坐回了床上,像是小时候一般的收起了双腿,玉宛如抱着膝盖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

  “我玉家的小狮子如今不行了啊。”玉天道终于说话了,乐呵呵的走到玉宛如跟前,他也沒在意这房间有多么的乱,只是自然的坐在了玉宛如的身边,满嘴白胡子微微翘起,竟像是在嘲弄。

  “谁是狮子,我才不是什么狮子,我就是个捡來的孩子。≧≦”玉宛如抿着嘴唇,呜呜咽咽的又哭了起來,“胡说,你哪是捡來的,你爹才是我从山沟里拾來的。”玉天道一本正经的板着脸说道,玉宛如扑哧一声笑了出來,然后突然觉得自己未免太不淡定了,于是又咬着嘴唇板起了脸,“你爹呢,这次确实有些过分,要不是他已经是一宗之主,我当会狠狠地教训他一番。”玉天道接着说道。

  “切···”玉宛如撇了撇脑袋,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你这个丫头也是,回來了也不去寻爷爷,是不是有了心上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