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七十三赴约(1/2)

加入书签

  “柳白!”夜无殇只觉得自己胸腔内有一股气在不停的往上窜,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胳膊上肌肉的跳动,眼前这个红着脸蛋,拉着凌风称兄道弟的老头,竟然就是将他打落神坛的天下第一剑,剑圣柳白。≧≦

  昔年惊天一战,气海被穿,苟延残喘至今,柳白应该算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实际上,夜无殇沒告诉凌风的还有许多许多,他跟柳白不仅仅是挑战与被挑战的关系,在他叛出师门的那一年,正是柳白阻止了玉天道对夜无殇的斩杀,要不是柳白私下里的一纸书信,根本不可能有后來的风之柱夜无殇,经年往事勾起了无数回忆,夜无殇本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柳白,但是他出现了,毫无征兆的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了一个他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地方。

  此时的柳白完全就是一个跌进人堆里翻不出來的普通人,那被世人当成标志的一头雪发此时也是枯黄的,脸颊上非但沒有剑圣的霸气,反而带着一丝市井老滑头的无赖,只看着他跟凌风称兄道弟骗酒喝,就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是那个柳白,跟玉天道齐名的柳白。≧≦

  “师叔!”一声娇俏的怒喝,带着五分的怒气五分的恼意,喝红了脸的老头笑哈哈的回头瞄了一眼,大着舌头道:“慧丫头,來來來,我给你介绍一下凌老弟。”梳着两道发髻的姑娘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凌风一眼,咬牙切齿的道:“你要是再不知羞,我就回去告诉师娘,让你这一辈子都沾不了酒。”

  “少拿你师娘來吓唬我!”老头抿嘴一笑,贼兮兮的道:“别说我不怕你师娘,就算我怕,我也不承认你说的。”谢大牛揉着肚子坐在台阶上,听着老头的话不禁咧着嘴笑了起來,微低着头的夜无殇嘴角轻轻一抽,师娘?

  “师叔!”少女气的直跺脚,老头哈哈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凌风的肩膀,贴着凌风的耳朵说了句什么,然后眼神很是骚情得挤了挤,这才随着那姑娘去了,眼看着老头回來了,少女还是很生气,娇俏的面庞直勾勾的盯着凌风,撅着嘴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的说了一句,“暴发户!”

  会场十分之热闹,换个更贴切的词,应该是十分之混乱,凌风悄摸溜的跟夜无殇他们挤过了人群,很快就消失在了会场里,而少了他这个始作俑者,会场内的气氛非但沒有减弱,反而更加的高涨,渐渐地,局面开始失控,一直黑着脸的玉麒麟,不得不出动了。≧≦

  “真是痛快!”马三世脸颊微红,回去的时候一路上忍不住攥着拳头虚晃,凌风抿嘴轻笑,他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在这个宗门云集的天道山内,道宗无疑名气太小了,甚至于说是沒有名气,正因为道宗的微末,所以玉麒麟才能任意的摆布,这种被人拨拉着玩的感觉凌风并不喜欢,只要他不喜欢,他就会想办法打破局面。

  眼下捣乱会场只是凌风挑战玉麒麟权威的第一步,他不仅通过千里香成功的中断了抽签,并且提高了自身的名气,而且他还在各大宗门心中留下了豪爽大方的印象,甚至乎还引起了不少人的好感,这些对于凌风來说都是有利的,所以他抿嘴轻笑。≧≦

  而此时的玉麒麟,却是一点也笑不出來,成千上万的斗者要是喝醉了,场面一旦失控是什么场景稍微想象一下就可以得知,整个天道宗紧急召集,所有的弟子都参与到了维持会场当中,而本來装饰一新的会场,等到把这些老爷们移走之后,玉麒麟是既牙痛又肉痛,上好的大理石整块砌成的石阶被兴奋的斗者们踩烂了不少,那费了很多心思打扮的装饰也是一片狼藉,这花了不少真金白银的会场,就这么被糟了。

  “什么?你要去见那个老头?”回到住所,玉宛如并不在,稍微的休息了片刻,凌风就站起了身,马三世一问之下,才知道凌风要去干嘛,不禁皱起了眉头。

  当时马三世也是多少注意了一下柳白,只是按照他开私家小饭馆的经历,这样的老头就是典型的吃白食得主,顾名思义,这老头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他有些不愿意凌风去见他,说明白了自己心里所想,马三世看向了凌风。≧≦

  凌风微微一笑,撇嘴道:“他可不是什么骗子,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我还是得去。”马三世咂了咂嘴,显得很是不理解,凌风看了一眼沉默的夜无殇,临出门说道:“你要是想不明白,就问夜前辈吧。”

  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