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七十六彻底的失败(1/2)

加入书签

  柳慧慧很是意外,凌风同样也意外,他沒想到柳慧慧施展出的剑术居然走的是霸道路线,那大开大合之间,明显是一个猛男该有的套路,而凌风之前在那个小巷里被她用匕首差点卡擦了的场景就像是梦幻一般,脑海里平衡着这种落差,凌风行云流水一般的将风秀剑法一招一式徐徐展开,夜无殇的这套剑法谈不上多复杂,施展起來极为的连贯。≧≦

  跟柳慧慧那大劈猛砍完全是两个路数,只见的一掌來宽的大剑“呼呼”的落下,而凌风只是巧妙的将三尺七星剑來回舞动,明显要单薄的剑刃一贴即走,卸去了大剑上的力道,转而就会从刁钻的角度袭向要害,柳慧慧只有十五岁,她所遇到的对手全数都是剑阁内的人,那些人要么是跟她习练得同一路数的剑法,要么就是摄于她的身份从來不肯施展真本事。

  所以从根本上來说,柳慧慧的实战能力基本上接近于零,她在巷道里能够对凌风一击制敌,完全是因为凌风根本沒有意识到她会有如此鬼魅的招数,而这招数,也仅仅限于先手偷袭,要是正面开打,所有的精神都集中的话,柳慧慧就显得无比稚嫩了,因此打得越久,凌风就越发的得心应手,他的剑法本來就走的是鬼魅轻灵的套路,在力量的使用以及斗之力的消耗上都要远远的低于柳慧慧。≧≦

  反观柳慧慧,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反而像是一个莽撞的大汉一般,挥着大剑就是一通酣畅淋漓的狂砍,这要是换做同一路数的斗者,真还有可能败在柳慧慧的手上,但偏偏她遇到的是凌风,用此时柳慧慧的心情來说,她遇到的是一个畏畏缩缩,鬼鬼祟祟的小人,根本算不得什么斗者,尤其是他那柄比女式长剑只不过粗了几分的细剑,越发的让柳慧慧看不起,但纵使看不起,柳慧慧竟然沒法从眼前的局面中脱身出來,斗之力的消耗已经渐渐的接近了她的极限,而凌风,却还在一连淡然的游走,手中的剑龙飞凤舞,耍的那叫一个漂亮。

  “开!”一声怒喝,满头大汗的柳慧慧拼尽全力将凌风给震了开來,只见的她莲步一跳,人已经到了十几步之外,玉宛如当即眉飞色舞的从旁边跑了上來,“你这个野丫头,你不是很牛气么,你倒是打呀!”

  柳慧慧憋着一肚子气,她明明觉得自己可以轻易的打过凌风,但偏偏跟他相对之后,他滑的就像是泥鳅一般,白费了许多气力不说,反而把自己累个够呛,柳慧慧还从來沒有遇到过这么滑头的对手,心里那股子怨气发布出來,被玉宛如再一讥讽,顿时怒气冲冲的道:“你可敢跟我实打实的过一招?”

  柳慧慧说这话的时候昂着头,咬牙切齿的样子,显然被气了个够呛,马三世呵呵笑着,往前走了几步道:“姑娘你这话倒是有些可笑了,凌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有迹可循的,何來实打实一说?”

  谢二牛嘴角一咧,看样子也要说话,柳慧慧一看急了,提着大剑清喝道:“你们人多,打嘴仗我打不过你们,是汉子的,就跟我实打实过一招。≧≦”躲在门后的夜无殇不禁抽了抽嘴角,想柳白那样一个无赖的人,他侄女居然如此的直白,真是差距颇大。≧≦

  “忠伯,福伯,给我把这个野丫头赶出去!”玉宛如一瞪眼,微带怒气的喝道,两位老人刚要上前,凌风却是歉意的对玉宛如笑了笑,走了出來,凌风一出來,玉宛如就只得压了回去,眼看着柳慧慧那副受了委屈无法释放的样子,凌风心里明白,这要不让她心服口服,她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照柳姑娘的意思,怎么才算是实打实的过招?”凌风问道,柳慧慧深吸了一口气,提起大剑指着凌风道:“你我各使用一记斗技,不得避让,以此分高下。”凌风听了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丫头看上去清秀可人,这骨子里倒是真彪悍,这也就相当于两个人互相擂上一拳,看到底谁能把谁打到,属于那种直接的比拼。

  “这小姑娘,这算盘打得。≧≦”马三世不禁频频摇头,先不说他们两的斗之力谁强谁弱,就以一招为限,马三世相信这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超的出凌风去,他的大漠孤烟直,那可是剑无虚发的存在,而且就马三世的认知里,那是他所知道速度最快的剑技,你跟他只比一招,只怕你才拔剑,人已经能要你命了。

  凌风这边几个人都是一脸奸笑的摸样,凌风也有些哭笑不得,不禁微微皱眉道:“柳姑娘,要不在下原地接你一招如何?”柳慧慧一双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