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零三长生局八(1/2)

加入书签

  (第六更!)

  满脸胡子的白发老头一步三回头的拐进了一个十分僻静的小道,那背影看上去要多鬼鬼祟祟有多鬼鬼祟祟,隐身跟着的索命鬼沒有任何迟疑的追了进去,此时闻道大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几乎所有的斗者都在会场内观看比斗,苏梦槐出现在宾客区,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小院处在一个只能一人进入的狭小~胡同当中,苏梦槐相当的小心,不仅念力感知一直都沒听过,那双细长的眼睛也在不断的往四处打量,直到确认沒有任何人跟來,他才在那扇木门上三短两长的很有节奏的敲了几下。

  木门”吱呀”一声撇开,苏梦槐还未等到门开就直接侧身挤了进去,“砰”的一声,后脚追上來的索命鬼直接吃了闭门羹,心里盘算了一会,索命鬼还是决定先前不禀报,反正自己有隐身符文柱,跟进去看看再说。

  苏梦槐不知道屁~股后面还缀了个尾巴,眼神十分不规矩的打量着走在前面的女子,那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白衣女子,身段十分诱人,最关键的是,这女子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圣洁的气息,越是纯洁就越惹色~狼的点击,此时的苏梦槐就是典型的一个色中饿狼,女子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一直盯着那长裙下面的曲线,脑子里十分浪荡的想着一些下~流的事情。≧≦

  “苏师兄,你越來越脏了!”一声怒喝从敞开的正厅门里传出,犹如梵音震顶一般,色迷心窍的苏梦槐猛然回转,顺着那正厅往里一看,一个带着面纱的紫裙女子正冷冷的坐在那里,犹如皎月一般的双眼透着森寒,苏梦槐心里一颤,这下可坏了,平日里就算怎么想那也沒当着人家师傅的面,这可怎么办才好。

  领着苏梦槐进來的白衣女子施施然走了进去,然后站在了紫裙女子的背后,“说起來你是长辈,怎的能生出如此淫~邪的念头!”紫裙女子再次训斥了一句,苏梦槐脸色尴尬的走了进來,解释不好,不解释更不好,要多丢脸有多丢脸。

  “想來苏师叔只是一时失态,师傅莫要过于追究。”苏梦槐沒有想到,他一直觊觎的玉人儿竟然在替他求情,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是一荡,突然两股冰冷的似乎能扎偷皮肤的目光投了过來,苏梦槐立马稳住了心神,“苏师兄,你给我们的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紫裙女子显然有更重要的事,顺着徒弟的话不再追究。≧≦

  苏梦槐抿了抿嘴唇,自顾自的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捋了捋下巴的胡子道:“我与师妹同出一脉,那柳白跟玉天道是咱们共同的敌人,我又怎么会给师妹假消息呢?”

  “同出一脉不假,但是你们武神宗早已经背离了祖师的大道,你们是叛徒!”紫裙女子眼神如箭,站在她身后的白衣女子急忙呛声道:“师傅,分门之事已经过了好几十年了,现如今我们应该同仇敌忾。”

  “对对对,钰儿说的对嘛,咱么应该同仇敌忾,何必做那无谓的意气之争,这些年你我付出的代价还小吗?”苏梦槐连忙接过了话头,一副很痛心的样子,紫裙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将传承了半辈子的仇怨压了下去,“如果消息做真,我想知道苏师兄愿意出多大的力?”

  “十分力,要是藏着一分,我苏梦槐不得好死!”白胡子老头拍着胸脯说道,“只有口头保证只怕无法让我们心安,你们撕破脸皮耍赖的功夫,我可是见识的多了。“紫裙女子毫不掩饰的嘲弄道,苏梦槐脸颊一红,沉吟了几秒钟道:“那就立下契约,有契约为证,师妹该不会怀疑了吧?”

  “好,就立契约!”紫裙女子拍桌而起,白衣女子转身就从后面的桌子上取过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契约,苏梦槐沒想到她们早有准备,但是转念又一想,既然是拉着人家干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要不让这些娘们放了心,她们可就不卖力了。≧≦

  苏梦槐爽快的签了契约,一式两份,两家各拿一份,契约签好之后苏梦槐就赖着屁~股坐在那里喝起了早沒有蓄水的残茶,趁着喝茶的功夫,眼光还是时不时的偷瞄站在紫裙女子背后的白衣女子。

  那往日里对他不屑一顾的玉人儿,今天仿佛对他特别有感觉一般,一双娇俏勾魂眼,不时地将目光飘过來,苏梦槐只觉得腹部一团火热,怎么也起不了身。

  “苏师兄,你还不回去准备?”紫裙女子蹙着眉头问了一句,苏梦槐这才恋恋不舍的站起身,连连应道是是是,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隐藏在正厅门口的索命鬼完完全全的听到了密谋的整个过程,在苏梦槐走出正厅之后,他干脆跟在了这老色~狼后面,十分轻松的离开了小院。≧≦

  “钰儿,辛苦你了。”等到苏梦槐离去,紫裙女子转过头來,满是疼爱跟抱歉的看向了自己的徒弟,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清新脱俗,那眉眼不着一丝粉妆,完全是素颜,但只是露出额头跟眼睛的素颜就已经诱~惑的苏梦槐几次失态,这女子的气质跟美貌,绝对是极为罕见的。

  “师傅说的哪里话,钰儿不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