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一十一以彼之刀碎彼之宝(1/2)

加入书签

  (第一更!)

  “何必呢,要來现在就來啊?”凌风扬了扬眉毛,有恃无恐的说道,莫天河一张脸气的红白交加,这要是换了平时哪里容得凌风嚣张,但今时不同往日,先不说掌管南皇九天柱的索命鬼莫名的被凌风烧成了灰烬,就是莫岛主本身最大的依仗,那把神器破魂刀也不见了踪影。≧≦

  而且莫岛主失去破魂刀的过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就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提起这件事情,当日那神秘鬼影救下了夜无殇,仅凭着幽蓝鹤山的脸谱就吓得他失魂落魄,踉跄离去,整整过了差不多一夜他才从那深深的恐惧中恢复过來,等那时候再想寻回破魂刀,黄花菜早都凉透了。

  正是因为失掉了唯一还有可能对付凌风的破魂刀,莫天河才如此的憋屈,他之所以站在那里声讨凌风,实际上就是因为他无计可施了,先不说两人背景有着天壤之别,他堂堂十大宗门之一的宗主,在年龄上比凌风大了将近好几轮,说起來也是一个前辈高人,对着一个晚辈动手本來就不占据道德优势。≧≦

  而更关键的是,莫天河很是担心自己要是再打下去,打输了怎么办?像索命鬼那样被瞬间烧成灰了怎么办?他莫天河可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南皇岛,是上下将近万人的大宗门,他要是输在了凌风的手上,不用任何的敌对或者是凌风赶尽杀绝,只是人言就足以让整个南皇岛覆灭的一干二净。

  “黄口小儿,老夫不与你做意气之争,今日~你暴戾成性,他日必遭恶果。”莫天河瞪着凌风看了半天,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么一句话,“哈哈哈哈···”凌风仰天一阵狂笑,他不仅是觉得眼前的莫天河很可笑,更关键的是他很爽,能把不可一世的莫天河逼到这份上,凌风心里十分之痛快,但这,只是他复仇的开始。

  “照莫岛主的意思,你是不跟我打了,那就把路给我让开把。”凌风负手而立,完全沒有身为晚辈的那种自知,而是以隐隐凌驾于莫天河之上的态度扬眉说道,玉宛如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就算是她自小在天道宗蛮横惯了,却也沒有如此大的胆子敢跟莫天河这样说话,毕竟那是南皇岛的宗主,宗门内星河境内的斗者沒有上百,起码也有几十,这样的力量,凌风真要彻底的撕破脸么?

  莫天河被凌风气的气血上涌,眼前瞬间一黑,要不是他经验老道,即使的咬了咬舌尖,只怕怒气攻心就要在这里晕倒过去了,堂堂的星河斗圣要是被气晕,这效果跟打输了也就差不多了。≧≦

  “哼!我们走!”莫天河冷冷的哼了一声,两名守在莫九铭身旁的铁卫一左一右的站了出來,莫九铭脸色惨白的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眼睛在那些散落开來的符文柱上來回的打转,“爹,咱们的天柱。”莫九铭颤着声音说道,莫天河身子一震,眼神冰冷的道:“他日我们再寻凌宗主找回,我想以凌宗主的为人,不至于贪墨了我这点东西把?”

  莫天河微微昂着头,下巴斜对着凌风,之所以说这番话,他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面下,以后是抢回來也好,要回來也好,这全凭他南皇岛的本事,今日这符文柱,就算凌风让他拿,他也不能拿,堂堂的莫岛主,吃了亏还要从地上捡回自己的东西,这是既掉面子又伤自尊的事情,南皇岛的面子不能掉,他莫天河的自尊自然更不能伤。≧≦

  凌风呵呵一笑,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符文柱,手里绿光一闪,一团团只有手臂粗细的龙卷风挨个将九根符文柱卷到了凌风跟前,接着凌风就笑眯眯的看着莫天河道:“莫岛主这话说的可不对,它们现在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你要寻回去,那可就是抢了啊?”

  “我爹念你只是一个小辈,不与你计较,你莫要得寸进尺!”莫九铭瞪着眼睛吼道,他是被吓了个够惨,而且现在的形势远比他刚出现的时候劣势的多,但反而莫九铭心里的恐惧去了一大半,因为他爹來了,修行界有名的超一流高手莫天河來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老爹不把眼前这个讨厌的小子直接弄死,但是身为南皇岛少岛主的荣誉跟自尊却让他不得不站出來。

  在莫九铭看來,自己老爹放弃符文柱不要,那是不惜的跟他凌风在这里计较,因为毕竟这是天道峰,是天道宗的地盘,老爹让他伺机抓走凌风已经是有些触动天道宗了,这边一场大架刚打完,如果再打下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这完全是高尚品德与前辈德操作用下的合理忍让嘛,作为凌风,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宗主,背后也沒什么人支持,能让他占个便宜就不错了,还能给脸不要脸?

  莫九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