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二十玉神之陨落一(1/2)

加入书签

  (第二更!)就在凌风让人无比嫉妒的正进行着人生最关键一次蜕变的时候,柳慧慧的人生却陷入到了绝望当中,还有几个月才刚满十六岁的柳慧慧第一次尝到了这种撕心裂肺无法自拔的痛苦,她的脑子里心里,眼睛里,所闪现挂念跟在乎的都只是凌风,而更加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柳白居然冷酷无情的告诉她,凌风死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了。≧≦[ ~]【‘13800100//

  一点点的希望都破灭了,柳慧慧十分之怨恨,恨她自己也恨柳白,但是她讲不出来,因为柳白没有救凌风,但却救了她,从天道山到无畏火海,这在神启大陆的版图上是从中土位置一直纵深到了极北之地,几万里的路程就算是御魂也吃不消,纵横大陆近二十年无人可敌的柳白,陷入到了他这一生最为虚弱的时候。

  正因为这柳慧慧才无法将自己的恨说出口,她不说话,也不吃饭,只是表情呆滞的躺在她的房中,她无法原谅自己,同时也无法原谅柳白,内心的悔恨跟撕心裂肺的思念使得她一病不起,整个剑阁都乱了。≧≦

  “柳郎,慧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得出她是真的喜欢上了那少年,要不就把事实告诉她把。”一个素衣长裙,文静漂亮的女子立在柳白的身前,盘腿而坐的柳白双眼紧闭,那一头犹如银子般的白发此时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光泽,平日里风神如玉的剑圣大人也显出了老态。

  过了许久,柳白才长叹一声,“冤孽啊冤孽!”

  “什么就冤孽了,虽说慧慧将来要继承剑阁,但也没人规定剑阁的阁主不能嫁人啊?”女子抿了抿嘴唇,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柳白长叹一声,那双细长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眸中满是纠结跟愁绪,“慧慧喜欢他本来也没错,凌风那少年乃是极为罕见的天才,他又是许昌十分推崇的剑道高手,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想收他为徒。”

  “哦,那这样说的话,是因为什么?”女子从柳白的话语中听出了深深的无奈跟遗憾,不由得语气柔了许多,“他是幽蓝鹤鸣的儿子啊,幽门之子!你说说,杀父之仇,他如何跟慧慧在一起?”

  “不可能吧,幽门不是已经被剿灭了,怎么又冒出了个幽门之子?”女子脸色大变,“当年我那傻大哥被玉天道当了枪使,最后舀下幽蓝鹤鸣人头的就是他,幽门的最后一任圣女也差点死在他的手中,你说说,如此的血海深仇,他们怎么能在一起?我本来是想跟这少年结交一番,以求将来能有一丝的感情顾虑,哪怕他要找大哥报仇,不要牵累我无辜剑阁就是,但谁曾想,慧慧居然会喜欢上他,前一天慧慧还恨他恨的要死啊!”

  柳白痛声说道,女子脸色微微一变,讪讪的回到:“当年我不是也看你不顺眼么,还不是过了一夜就喜欢上了你,这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我跟你不一样啊,虽然因为你我大哥出走剑阁,但是咱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现如今大哥在江月国那边过的也不错,可是要真放任慧慧对凌风的感情,我只怕最后只能是一场悲剧。”

  “唉;;;可怜的慧慧。”女子最后叹了一声,柳白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泛出两道冷光道:“这次玉天道陨落,已经再一次的证实了幽门不可抵挡,你看着吧,这天下,马上就要腥风血雨了。≧≦”

  “都只不过是因为一个贪字,说句诛心的话,这普天之下的宗门,都对不起幽门,人家复仇,那也是活该!”女子眼中冒出了两道精光,如是说道,柳白沉声不语,半晌后才回到:“你把咱们在外行走的弟子全部都叫回来吧,不想宗门涂炭,就只有封山潜修了。”

  “虽然我很同情这孩子,但是他有这么可怕么?”女子一脸的疑问,当年的幽蓝鹤鸣可谓是年纪轻轻不可一世,他年仅弱冠就跻身入修行界十大高手之列,并且闷声不响的将幽门改头换面之后重新发扬壮大了起来,直到玉天道跟其他宗门撞破幽蓝鹤鸣的秘密,那时候的幽门已经具备了大宗门的规模,就凭当时的幽蓝鹤鸣都依然没有抵得住整个修行界的讨~伐,这个在此之前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少年,凭什么让柳白都这么忌惮?

  “全系之体,未来的天之柱,幽门传承,占星守护,更关键的是;;;”柳白的双眼猛地眯了起来,然后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他是人神转生!”

  “唔,齐天大尊!”女子的一双杏眼瞪得溜圆,两只白~皙的手掌十分惊诧的捂在了自己嘴上,“所以说,我们还是安安静静的修习剑道把。≧≦”柳白最后做了一句总结,被惊到的女子过了许久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话头再转到凌风身上,化神仪式举行的顺利无比,在历时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红色液体全部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