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二十五败局已定(1/2)

加入书签

  (第一更!)

  传承自天道宫的最终奥义海妖绝唱,其杀伤力只有两波,而在真正的杀伤之前,歌声所起的作用就是魅惑与吸引,而在歌声的第一阶段,也就是第一次杀伤之前,那歌声的魅惑完全可以通过捂耳朵等封闭听觉的方式避过,而整个海妖绝唱释放过程中,唯一能躲开的机会也就只有这第一阶段。≧≦

  等到第一次的杀伤结束之后,接下來的下一阶段,那歌声就完全不是封闭听觉能够抵抗得了的,只见的一分多钟的时间,就连那些眼看着都跑到了宫门口的三代弟子们都是身形一震,然后鬼使神差一般的倒退了回來,整个天道宫都笼罩在一种诡异而又阴森的气氛当中,只是这气氛持续了只有一分多钟,天道宫就变成了真的人间炼狱。

  海妖漂亮的面容已经完全变化,那狰狞的鱼头释放出了一种人的耳朵根本都听不到的声音,所以天道宫~内一片寂静,但就是这寂静,伴随着的是漫天的血雨跟惨叫,只见的那些沒有逃出去的三代弟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开始爆裂,那些活生生的人就像是一个一个吹爆了的气球一般。≧≦

  从离得最近的普通守卫开始,那些人因为好奇第一阶段就已经被弄得眼珠爆裂耳膜穿透,此时根本无力移动,只见的一蓬一蓬的血肉化作了细细的血沫溅射开來,到处都是那飘洒的红色,站在莲素这个位置一眼望下去,就像是平地开起了一朵又一朵血水染成的莲花,错落有致的爆裂从最里面一直向着宫门处蔓延而去,整个白玉石打造的阶梯染的一片通红,可谓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那些立在宫门周围的第一层建筑全都变了摸样,本來色彩缤纷,绚丽无比,但现在通通就只有一个颜色,那就是血色,蜂拥而至的血水从最上面汇集而來,一点一点的涌成了一滩血流,向着那关闭的宫门拍打了过去,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宫门里面就堆起了一米多高的血水肉酱,一眼望过去,血气冲天的同时让人忍不住作呕。

  莲素的脸上已经不见了人色,作为天道宫最为有名的天下行走,她也曾今手刃过不少为非作歹的斗者,但是眼前的场景,她从來都沒见识过,天道宫~内三千多名守卫连带一千多弟子,除了最开始就逃出去的几百人,剩下的全部都在这里化成了肉酱,莲素只觉得喉头处不断的传來一种恶心感,让她怎么压制都压制不出。≧≦

  “呕···”莲素吐了,她就站在玉天道的身后吐了,从玉天道这个角度,完全可以将底层的一切纳入眼底,只是他的眼里并沒有这些惨死的弟子,他只是盯着凌风,不断地催使着斗之力,那海妖的嘴巴已经长到了极限,听不到声音却是可以看到肆虐的气流,那气流拉扯的玉天道头顶近百米的空气都扭曲了起來。

  就在海妖第二次绝唱之时,凌风的脸色骤变,整个面皮紧绷不说,根根血管都在刹那间露了出來,那密密麻麻呈淡绿色的血光分布在凌风绷的就像是橡胶皮一般的脸皮之下,一根根就像是扭曲的蚯蚓一般,表情可怖不说,还有一些让人反胃。≧≦

  玉天道始终噙着一丝冷笑,仿佛那些死了的弟子跟守卫不过是蝼蚁一般,或许在他心里,那些人也就只是蝼蚁,玉天道依旧在不断的输入斗之力,海妖起先还是匍匐在那里伸着脖子尖叫,到后來的之后直接鱼尾支撑立了起來,也就是在这一时间,呕吐不止的莲素都撑不住了。

  “啊!”的一声惨叫,伴随着苦水吐出來的还有鲜血,莲素只觉得自己双眼周围似乎有好几根手指在死命的扯着她的眼皮,那针扎一般的疼痛从眼睛里,耳朵中,脑海深处,以及心底不停地來回侵蚀,饶是这位年轻的星河斗圣也吃不消了,再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莲素直接晕了过去。

  那看上去冷艳漂亮的脸庞比之凌风也不遑多让,七窍流血不说,一张脸完全涨成了紫色,密密麻麻的血管看起來就像是盖了一张蜘蛛网,莲素的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但是人却早已经昏迷了过去,整个天道宫~内,除了玉天道之外不受海妖影响的,就只有始终直立在他身后的白衣卫士。≧≦

  这些卫士们表情肃穆的平视前方,目光的焦点既不在凌风身上,也不在玉天道身上,只是以自己为中心直视前方,眼中不夹杂任何的情绪,凌风此时正极力的抵抗者,如此近距离的受到海妖绝唱的攻击,即使他身负火神神力,即使他有星辰护体,依然只是能抵抗住,而做不得任何的反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