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五十九水家内讧(1/2)

加入书签

  (第二更!)正如应天龙猜测的那样,水卿宗察觉出了偷听的正是水冰雁,从暗室里出来,他没有问任何人,而是一路径直找到了这个水井边,水井对于水卿宗来说一点也不陌生,水家的直系子弟都是在这古井边宣誓行礼的,他水卿宗也不例外,记得水冰雁三四岁的时候,水卿宗还抱着她常来这边玩耍。≧≦爱残颚疈////

  从那以后,只要心里不舒服,有难过的事情,水冰雁都会跑到水井边来,时过境迁,以前那个趴在水井边吧嗒吧嗒掉眼泪的小姑娘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人,而水卿宗也老了,“雁儿。”水卿宗咽了一口吐沫,他突然发现,他这辈子可以去辜负任何人,可以不君不臣,但是面对自己的亲人,他总是放心不下,他突然有些害怕水冰雁质问自己。

  “叔叔。”水冰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已经渐近枯竭的古井,“是不是从一开始你们的目的就不仅仅是赚钱?”水卿宗愣了愣,“嗯”了一声,“为什么要这么做?”水冰雁依旧看着古井,她的心里在泛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酸楚,她还以为自己是为了水家的荣誉而牺牲的,被那应天龙那样的侮辱她都忍了下来。≧≦

  到头来为的却是遗臭万年的叛国罪,水冰雁紧紧的攥着拳头,修剪的很是精致的长指甲刺进了手心里,她依旧死死的攥着,仿佛那一点点疼痛能让她好过一些,“雁儿,叔叔不是要有意要瞒着你的,只是这种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水卿宗叹了口气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水冰雁转过了身,嗓子就像是感冒了许久的病人一般,沙哑中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嘶声,“为了水家。”水卿宗轻声回道,“你是为了你自己,是你想要当皇帝!”水冰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痛恨自己的叔叔,说起来水卿宗是叔叔,但是她跟妹妹两三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是水卿宗一手拉扯大了她们,他实际上就是父亲。

  水冰雁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是不解与委屈,是他从小教着自己担负家族的责任,是他教着自己去热爱这片土地,是他带领自己领悟到了身为拉雅子民的那份荣耀,是他告诉自己水家先祖曾今为了这个国家的建立抛洒过多少热血,但今天,要毁了祖上荣光的是他,要破坏繁荣稳定的拉雅也是他,最让水冰雁不能容忍的是,他勾结的竟然还是大地神族。≧≦

  水冰雁可以接受叔叔为了水家能够重新站在拉雅第一商的位置上从而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因为他们水家现如今就是靠着黑市生意存活着,但她有底线,她的底线就是不能叛国,不能去违背祖上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这片土地,但水卿宗偏偏要做的就是打破她的底线。

  对于水冰雁的质问,水卿宗的脸色很是难看,“你说啊!你为什么不说话?”水冰雁往前疾走了几步,双拳紧紧的攥着,就差捶胸顿足的呐喊了,“雁儿,不是叔叔要叛国,而是这个国家本来就应该是我们的啊!”水卿宗瞪着一双鱼泡眼,大声回到。

  “我们是立国功勋,当年将长生帝国赶出这片土地的有我们一份,但到头来呢?李家当了皇族,北党家受封北部七郡,我们有什么?我们就只有这见不得光的黑市生意,就算我不去做这件事情,等到封印完全崩坏,魔族入侵之时,有的是人抢夺这片土地,有的是人去叛国,我只是想为水家搏一个机会,乱世求一个生存而已。≧≦”

  “假的!都是假的!你只是要做皇帝,你只是想要叛国!你拉着整个水家给你陪葬,我不允许,我不允许爷爷跟父亲的心血就毁在你的身上!”水冰雁歇斯底里的大喊着,扭过头就跑,“雁儿····”水卿宗脸色一暗,两个身材壮硕的宽面汉子一左一右的挡在了水冰雁的前面,“砰”的一声,一堵半透明的土墙以这两人的身体为基础延展了开来,水冰雁撞得直往后退。

  “给我让开!”水冰雁怒声大喝,手中光芒一闪,一柄水蓝色的细剑出现在了手中,“雁儿,你要去做什么?”水卿宗立在她的身后,皱着眉头问道,“我要去找族中长老,我要让他们罢免你水家族长!”水冰雁手中握着水蓝色的细剑,怒气冲冲的说道,“晚了。”水卿宗怅然道,“长老们已经在契约上签字,水家没有人能阻止我。”

  “你···你····”水冰雁气的胸前一起一伏,连着两个“你”都没有将话说出来,应天龙从一颗观景木后面闪了出来,看着水冰雁到:“冰雁,你叔叔这么做也是大势所趋,过不了多久,这拉雅就是我大地神族的,你可即将是这拉雅的贵族了。≧≦”

  “应天龙!我杀了你!”水冰雁一声大喝,疯了一般的向着应天龙刺了过来,眼角划过一丝轻蔑,应天龙单手往前一绕,只见的一股十分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