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百五十九破坏婚礼(1/2)

加入书签

  (第四更)

  “沒什么。≧≦ ”阿狸挤出了一丝笑容,将头搁在了凌风肩膀上,眼睛出神的看着前方,“以前的日子真好啊,要是能回去该有多好。”阿狸看着凌风的侧脸,出神的说道,“想要回去就一定能回得去。”凌风直视着前方,语气坚定的说道。

  “呀,时候不早了,我要去会客了。”阿狸猛地站起了身,那一身白色的皮裘早已经被凌风拉扯的不成样子,胸前大把的白~嫩明晃晃的引诱着凌风的神经,“阿狸,跟我走把,我们一起回去。”凌风站起身,从后面抱住了阿狸,阿狸神色一滞,努力的不让眼泪流下來,“你先走把,我会去找你的。”阿狸不再说那些狠心的话,而是安慰般的亲了亲凌风的手臂。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的,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凌风松开了手,眼神中冒出了两道冰寒的光芒,阿狸身子一震,肩膀微微耸动,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无法拒绝这场婚礼,正如我无法拒绝我的出身一般,如果我跟你走了,影狐一族将会万劫不复!”

  凌风心神一震,他是人类,他比阿狸还要清楚家族对于一个人來说是多么重要,如果换了是他,即将面对这种情形的是他凌风,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凌家,凌风的选择也许会跟阿狸一样,但理解并不代表凌风就要接受。≧≦

  “怎么才能阻止这场婚礼。”凌风眯着眼睛问道,阿狸摇了摇头,一脸凄美的笑容:“风,即使我嫁给了别人,我永远都只会属于你。”“不许做傻事。”凌风不笨,他一眼就看出了阿狸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他几乎可以猜到,如果不能阻止这场婚礼,明天是阿狸出嫁的日子,同时也是她永远离开的日子。

  “你好好待着,我來想办法,在我沒有出现之前,你不能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听到沒。”凌风厉声喝到,阿狸怔怔的看着凌风,眼眶里涌~出了晶莹的泪水,“有什么事我來解决,相信我。”凌风再次拥抱了一下阿狸,然后推开了这间屋子的窗子,“风,你要怎么做。”阿狸追了一步,抓~住了凌风的袖子,“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那就只能让别人去死。”凌风眼里冒出了两道冷酷无比的目光,轻轻推开阿狸的手,身形一跃,凌风就十分轻便的闪出了窗外。≧≦

  阿狸站在窗子后面,直到凌风的身形隐在了拐角处,这才怅然若失的退了回去,门口的卫士们丝毫沒有发觉这边的异动,一方面是因为凌风极其小心,而另外一方面则是那个中年人正站在窗外。

  一路从阿狸的房间走下來,凌风顺着走廊开始往外走,刚刚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他不会让阿狸为难,更不会让她受委屈,这个什么不请自來的兽神,凌风只能在心底里对他说声抱歉了。

  弑神,这在三千年前并不算是一个神话,人神大战中无数的天神同人类一般陨落,但是在三千年后的今天,连斗神都屈指可数的人类,再提弑神就显得无比可笑,而对于凌风來说,弑神恰恰不是难事,他有着从赢毕手中得來的弑神弓,只要一有机会,除七系主神之外的其他天神都会葬送在这把弓下,现在凌风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兽神在什么地方,以及他长什么样子。

  而要想弄清楚这些,凌风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再回去寻找暮谷,只有通过暮谷,他才有可能接触到这些信息,凌风其实多少还是有些冲动了,他从阿狸那里离开,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寻一副地图。≧≦

  深渊大殿构造复杂,走廊都是來回贯通,再加上大殿修建在山壁当中,身处其中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是以凌风走了一刻钟之后就发现了一个异常眼中的问題,那就是他迷路了。

  满腹信心的凌风好不容易寻到了解决眼前这件事情的办法,但悲剧的是他被困在了深渊大殿中,而就照目前这个样子,如果沒人前來带领凌风走出去,只怕他要在这里迷上很久,而惯用的迷宫刻记号的方法也在这里行不通,即使凌风刻下了记号,他依然无法走出去,只因为这大殿,实在是太大了。

  凌风蹙着眉头靠在了石壁上,这条走廊里除了他连个跳蚤都沒有,安静的仿佛掉下跟针都能听见,“各位大人就饶了我吧,乾大人都亲自开口说放了我的。”一声高亢的哀求声突然从长廊的另一头传了过來,这长廊除了复杂容易迷路之外,传递声音倒是一绝。

  凌风心里咯噔一下,这声音此时对于他來说就好比天外玄音,“雷豹。≧≦”凌风眼里光芒一闪,飞速的顺着长廊奔了出去,长廊的尽头,往上拐一段距离,再直走就是一间敞开的屋子。

  屋子十分平整,地上杂乱的铺着一些干草,黑灰色的地面上血迹斑斑,一架断头台就立在屋子的最里面,那里的墙壁早已经拆除,外面就是悬崖峭壁,而此时的峭壁外面,吱吱呀呀的无数夜鸦盘旋回转,那一双双红彤彤的小眼睛无比贪婪的注视着跪在地上的雷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