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三十二木子皓之死(1/2)

加入书签

  如果是在半年前,别说木子皓扒过司徒清扬的衣服,就是把她睡了又怎么样,只要黎木森一句话,她司徒清扬哪怕是大陆第一富二代,她也得乖乖嫁给自己,但就是半年的时间,不仅是司徒清扬不鸟自己了,那些王公贵族们各个不把他当一回事,本以为左相出马,司徒云海怎么也得顾虑着把女儿嫁给左相公子。

  但是木子皓怎么也沒想到,司徒云海居然当着黎木森跟他的面拒绝了,而且拒绝的这个时间,正好是凌风失踪的时候,按照普通人的思维,在帝国学院失踪的凌风几乎是九死一生,而且在亲身参与计划的木子皓看來,凌风要想回來,除非是长生天降下神迹,他趁着这个时间去司徒家提亲。

  一方面是黎木森比较在意司徒家的财力,另一方面则是木子皓急切的想将司徒清扬占为己有,这个占有男女成分其实并不大,司徒清扬是很漂亮,但也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搁不下的绝世美女,木子皓之所以急于向司徒家求婚,就是想从另一个方面击败凌风。

  帝都里谁都晓得司徒小姐钟情于凌风,在木子皓看來,把司徒清扬压在身下,就等于是压了凌风的女人一般,这种变 态的满足感,着实让他忍不住,只不过就算是黎木森亲自出马,司徒云海都是一口回绝,而且丝毫沒给这位左相面子。

  这就是今天木子皓为什么如此生气的缘故,凌风回來了,这将意味着这位帝都的新贵再一次的站在了君临城的顶端,他的失踪使得整个朝野乃至是整个帝国都意识到了国师的重要性,从以前那位似有似无的国师,凌风已然成了帝都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

  鼎香阁的歇业不仅让帝**部以及君临城的权贵们意识到了危机,更是让普通老百姓们明白了什么叫做尝过肉 香闻不到肉味的刺挠感觉,今时今日的凌风已经不再是木子皓暗中能够动摇的所在,经过学院内失踪这一件事,帝国皇帝不仅将天字营划分了两个营归凌风的丹师卫队,私底下他更是将刀锋中的两名杀卫派到了凌风的身旁。

  要知道,杀卫保护的除了皇帝陛下之外,就只有皇储,现如今帝国明显沒有立皇储,而皇帝的这个举动,更是能让大臣们意识到凌风的身份地位转变,即使是黎木森,也是三令五申的呵斥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要招惹凌风,因为如果这位帝国国师有那么一点不高兴,别说是木子皓,就是他这个左相也得承受陛下的愤怒。

  木子皓疯狂的嘶吼着,桌子上的那名花魁已经面色青白,眼看着就要沒了性命,但是疯狂的木子皓并沒有任何停止的动作,他甚至瞪着眼睛加了一把力气,被打的早已经沒有还手之力的女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这个疯了一般的胖子肆意的揉虐着自己。

  “木兄,千万别闹出人命。”事到如今几名心腹也顾不得惧怕木子皓了,这里是金枝苑,背后的靠山可是帝国小王爷郑召,杀了他的人,这可是跟皇亲结了怨,新贵那边本就不讨好,如果连郑王都得罪了,木子皓只怕在帝都无处立足。

  几人上前,一个抱头,两个拉胳膊,还有一个揽腰,饶是这样,四个男子费了吃奶的力气才将木子皓拉开,花魁算是救了下來,木子皓的怒气却并沒有减,一阵打 砸胡闹之后,心腹们纷纷退了出去,金枝苑的老鸨悄悄的走了进來,木子皓就敞着胸膛,裤子掉在脚跟,犹如一个流氓一般坐在软榻上面。

  “刘妈妈,我跟你说,我今天很不开心,我这把火要是下不去,你们这里就不要想得到好!”木子皓瞪着眼睛,面目狰狞的看着眼前的老鸨,“瞧木公子这话说的,您來泻火,我们怎么可能不满足你。”说着老鸨凑了上來,一脸媚 笑的道:“那些年轻丫头本身就火气大,功夫不到家,惹得少爷不高兴也在情理当中,我这就给少爷找有经验的姑娘來。”

  “他吗的耍少爷是不是,这是姑娘!”一刻钟之后,木子皓指着眼前四十多岁的女子,气不打一出來,老鸨陪着笑,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少爷你看,这身材比那些小姑娘舒服多了,年纪虽然大了点,但是功力深厚,正好适合少爷现在的火性。”木子皓本來是很不满意,但是老鸨上下一挤 捏,似乎真有那么一种味道,木子皓点了点头,示意老鸨退了出去。

  “少爷还沒玩过老女人,來,伺候得好,少爷大大有赏。”木子皓径直躺到了软榻上面,胸膛敞开,肉呼呼的肚子隆 起來就像是怀了好几个月的胎儿一般,女子皱了皱眉头,努力忍着厌恶跪了过去,只见的她从一个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