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四章血溅宫门(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二 黄巾之殇 第四章 血溅宫门)正文,敬请欣赏!    沉重的马蹄声惊破夜晚的宁静,一骑快马狂奔而来。// //

  马上的骑士根本无视一路上的重重关卡,他疯狂的挥动着马鞭,从持戈肃立的兵士丛中一掠而过,却没有人敢于阻拦喝问。瞧那一身黑沉沉的连体铠甲,那可是只有北军五校中的校尉级别才有资格穿戴的。

  那骑士一路奔来畅通无阻,终于在一处小院前停下。他一手带缰,身手矫健的滚鞍下马,另一手已经擎出一面金光闪闪的腰牌。

  他高举金牌,单膝跪倒,大喝道:“末将越骑校尉伍环,前来覆命!”

  “吱呀”一声,院门大开,一行人踱出门外。

  伍环刚一仰首,瞧清了当先那人,心中如受重锤。他猛然顿首,头盔重重的磕在地上:“陛下!”

  灵帝冷哼一声:“何卿,你竟然还调动了北军五校!”

  何进心中一抽,低声道:“陛下,臣是一个月前奉圣谕………”

  灵帝一个激灵,突然想到是前次回到洛阳后,为了预防内乱,自己亲自颁下密令,准何进必要之时可调动北军人马。

  他尴尬一笑道:“朕是觉得,捉拿一个区区马元义,何卿何必小题大做!”

  何进赔笑道:“臣一向胆小,谨慎惯了!”

  他换上一副森然之se,沉声道:“伍将军!还不快快回

  复,陛下候你消息已经多时!那马元义现押于何处?”

  何进声se俱厉,心中却一阵打鼓,马元义啊马元义,你的同党究竟是谁呢?

  伍环额上冷汗渗出,低声道:“启奏陛下,末将该死!末将攻入那城东小院之时,马元义早已遁去,只拿下几个留守的贼人!”

  何进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灵帝却是勃然大怒,面上闪过一丝青气:“难道又有内jian泄密?何卿,还是你走漏了消息?”

  何进心中一颤,心念电转,不知如何作答。

  那伍环却已经镇定下来,昂然道:“陛下容禀,末将已经细细查过,在末将包围贼巢的两个时辰前,曾有一队巡夜兵丁在那里逗留过。所以末将斗胆揣测,那马元义应该是从巡夜兵丁中的内应口中,感觉到了危机,就此逃走!”

  灵帝口中“哦”了一声,面上却缓了下来,两个时辰?那么应该正值唐周告密之时,看来不是有人泄密,也根本来不及泄密!嘿!看来确是马元义嗅到了危险的气味,此人当机立断,倒真是不可小视!

  他随即又沉下了脸,巡夜兵士中都有太平道内应,这还得了?这样看来,朝中大臣之中又会有多少是太平道的内鬼呢?

  灵帝沉默下来,身边虽然众人环立,却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灵帝身后,突然有个蒙面之人干咳一声,毫不避讳的凑在灵帝耳边低语了几句。

  何进、伍环等人一齐骇然失se,这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肆无忌惮?难道不知冒犯天子威仪乃是死罪?

  正当他们不知所措时,却见灵帝不住的点头,开口道:“恩!好!何进、伍环!立即彻查巡夜兵士,揪出马元义同党。还有,立刻给朕找到封谞!”

  何进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自己一向自认为圣眷正隆,也万万不敢如此造次!换了别人如此冒犯天颜,纵然不致杀头,也要严惩一番。可是,天子却仿佛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丝毫不以为忤,这人到底是谁?

  他眼光一扫,灵帝身后立了七八人,大半都是黑巾蒙面,只有两人例外。

  何进凝神瞧去,那两人自己却是认识的,一个是当今帝师丹尘道长,另一人却是天子近卫,郎中令淳于琼。

  他的冷汗终于涔涔而下,因为他注意到了丹尘子和淳于琼站立的位置,还有他们脸上的表情。

  此二人均为天子亲信,灵帝对他们的信任可说是丝毫不亚于自己。可是此时,这二人站在人群之中,隔着灵帝之间还站了两三人,脸上却是一副轻松神se。这说明了什么?

  何进不敢再想下去,他突然发觉到,自己似乎一直都自视过高了………

  “何卿!”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你听到了朕的口谕了吗?还不速速去办!”

  何进猛一激灵,颤声道:“微臣遵旨,这便去缉拿疑犯封谞!”

  他此时再也不敢含混其辞,自己都面临着失去荣宠的危机,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死活?何况,天子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即使封谞不是内鬼,只他今夜无故失踪这一条,其下场已经可以预见了。

  灵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道:“诸位爱卿,随朕入内,适才的话题仍未说完!”

  远远的,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传来。

  众人一齐循声望去,一名骑士疾驰而至,他一跃下来,跪倒道:“报!发现了封谞的行踪!”

  这人只是一名普遍的军官,倒是不识天子真容,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何进又惊又喜道:“那封谞现在何处?可是逃出了洛阳?”

  那人面上泛出古怪之se:“禀大人!属下一路追查,终于发现,那封谞是进了南宫!”

  众人一齐大讶,何进张了张口,终于闭上嘴。

  倒是丹尘子皱眉道:“难道我们冤枉了他?他是去南宫之中处理公务?”

  何进连忙点了点头。

  南宫虽然占地极大,却是天子与朝中大臣的议事之所,更是内朝官员们的办公所在。且南宫的夜间值守并不森严,很多中常侍、黄门和侍中利用夜间在南宫之中拟写公文,倒也是极为平常之事。

  那军官却摇了摇头道:“不对!末将身份卑微入不得宫门,便出示了腰牌,请守门郎中入内查看!”

  何进一呆道:“难道他不在南宫?”

  那军官点头道:“末将苦候良久,守门郎中才回来告知,那封谞领着一大队南宫卫士,经由复道向北宫而去!”

  众人再也控制不住,骇然道:“你说什么!”

  南宫、北宫虽是一字之差,却是天地之别,南宫是议政之所倒也罢了,北宫却是皇帝寝宫,不分昼夜都有大批卫士戍守,寻常官员休想越雷池半步。这封谞夜入北宫,如非有足以翻天覆地的军国大事要启奏,就绝对是居心叵测了。

  灵帝再也沉不住气,大喝道:“什么!这狗贼难道真敢趁夜刺驾不成!”

  远远的脚步之声渐渐行近,一名衣冠微乱的官员从火把的余光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