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十六章孺慕之情(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二 黄巾之殇 第十六章 孺慕之情)正文,敬请欣赏!    ()    张机失sè道:“南先生休要吓我!这都已经到门口了,可谓是箭在弦上………”

  “答应我两件事!”南鹰开门见山道,“我可以考虑助你一一臂之力!”

  张机忙不迭的点头道:“莫说两件,十件也行!”

  “第一件事,入府之后不要说出我的身份,就说我是你的师弟!”

  “这是为何?”张机愕然道,“南兄如今亦是医名满天下,若能医好袁夫人,亦是锦上添花之事!”

  南鹰停下马来,低头想了想才道:“袁家这池水太深,我暂时还不想与他们有什么过多的交集,之前我若知你是为袁夫人医治,只怕便不会来了!”

  他心中真正的想法却不是如此,以历史看,袁家族人大多都是天xìng凉薄之人,其下场也均大多凄惨,自己若是与他们交往的深了,怕是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何况,自己现在已经与张让眉来眼去,袁绍、袁术兄弟可是后来铲除宦官的主力,只怕现在双方已经结下了私仇,在张让对自己仍有利用价值之前,不宜与袁家交好,以免得不偿失。

  这番话落入张机耳中,却是另一种感受。他愣了半晌才苦笑道:“机真是服了,南兄为人才真正是不重虚名,不谋私利,真是高洁之士!请说第二件事吧!”

  南鹰暗呼惭愧,微笑道:“第二件事我尚未想到,待rì后想到时再说吧!不过仲景可算是欠我一个人情!”

  张机目瞪口呆道:“这个!这个!”

  突然有人叫道:“仲景兄!”

  府门方向几骑骏马缓缓而来,当先一人锦衣华冠,白面短须,生得斯文儒雅,正是呼唤张机之人。

  张机低声道:“这便是你适才说的袁术了!”

  说着打马迎上,拱手笑道:“公路兄又来探视了吗?真是至孝之人!”

  南鹰冷眼瞧去,他就是袁公路吗?这位rì后曾经雄霸一方,又悍然称帝的悲剧人物,如今却是霸气不露,山水不显。相反,斯文的面庞上流露出的尽是诚挚纯朴之sè。

  袁术显然有些伤感,强笑道:“仲景兄谬赞了!唉,叔母大人待我恩逾慈母,如今染恙我岂能坐视?可悲我却无能为力,全赖仲景了!”说着在马上深深一揖。

  张机慌忙回礼道:“公路客气了!机定当竭尽全力!”

  他回身一指道:“我已经请来数位同仁和师弟,共同为夫人会诊,公路只管放心!”

  袁术丝毫没有现出世家子弟的倨傲,欣然向南鹰等人拱手道:“得各位出力,术感激不尽!有劳了!”

  说着又和张机打了个招呼,这才策马离去。

  贾诩靠到南鹰身后,低声道:“你对此人有什么感想?”

  南鹰望着袁术的背影若有所思道:“袁氏子弟,果然个个深藏不露,确是枭雄之才!”

  贾诩赞道:“主公才是目光如炬,听说这个袁术……”

  他见张机靠了过来,改口道:“主公啊,我等不擅医术,不便入内打扰,不如在府外等候你与仲景如何?”

  南鹰也不想太过引人注目,微一颔首,下马将马缰交于何真,与张机并肩向袁府行去。

  张机显然已经来过袁府数次,门外的仆役老远便弯下了身子,一路小跑着迎了过来,将二人引入府中。

  两人随一名仆役穿庭过院,但见沿途园林美景,层出不穷,厅堂台阁高低有序,错落于林木山石之间,尽显高门气派。

  直到行过沿池而建的一道九曲回廊,才看到绿树丛中显出一角朱楼。

  几名婢女正手忙脚乱的端入几盆炭火,一名青衣男子肃然立于楼前,口中不停的低声催促。

  张机向南鹰道:“这位便是袁府新任管家,名叫袁忠!几次我来行医,均是此人出面接引!”

  南鹰微微一笑,此人当然是新任,上一任那位袁管家便是死在自己手中,若是眼前这位新任管家知道此事,不知会作何感想。

  那袁忠抬眼望见张机,喜出望外道:“张神医来得正好!快快入内,我家夫人病情又发作了,适才仍是大汗淋漓,现在却又浑身发冷,直打寒战呢!”

  他蓦的瞧见南鹰,迟疑道:“这位是?”

  张机正sè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