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二十七章追求宁静(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天上白雪 卷二 黄巾之殇 第二十七章 追求宁静)正文,敬请欣赏!    铮铮的琴音绵绵传来,欢悦之处有如高山流水般热情奔放,低婉时却恰似泉水叮冬,如泣如诉。欢迎来到阅读

  南鹰勉强振作jing神,向着池边安坐抚琴的背影深施一礼道:“夫人万安!适才听闻召唤,小子仍在担心夫人的贵体。如今看来,却是多虑了!”

  “哦?”马伦止住琴音,优雅的转过头来,“南少君只看到老身的背影,便可以查知病情吗?”

  南鹰摇首道:“小子哪有那样的手段?只是从夫人的琴音中,却能感受到生机盎然,万物复苏,想必夫人论是在身体还是心情上,都是焕然一!”

  马伦月牙般的蛾眉一挑:“原来少君亦是知音之人!难得年纪轻轻,却是如此博学!可敬可佩啊!”

  南鹰苦笑道:“夫人又来取笑!小子敢懂什么音律?是夫人大病初愈,琴由心生的奏出天簌之音!相信不但是小子,任何人也能感受到夫人曲中那愉悦的心情!”

  马伦低下去头去,轻轻道:“是这样的吗?也许老身能够苟延续命,确是心中激动!”

  她抬起头,突的一笑道:“可是少君!老身今ri见你,却是心事重重啊!”

  南鹰心中一跳,伸手抚脸道:“难道夫人jing于相面吗?莫非是小子的愁眉苦脸让你瞧出来了?”

  马伦不答,她站起身来,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凉亭道:“少君请!”

  南鹰只得随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行去。

  下人远远的退了出去,只有二人在亭中相对而坐。

  马伦凝视着南鹰,正容道:“蒙少君医治,老身经过七八ri的养息,已经感到病痛渐祛!这份恩情,我袁家上下不感激涕零!”

  南鹰微微一笑:“夫人,您今ri召唤小子前来,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些吧!”

  “不错!”马伦含笑道,“空口相谢,怎能显示诚意?少君有何需要只管开口,老身尽当为少君办到!”

  南鹰洒然笑道:“夫人准备如何相谢呢?”

  马伦微一沉吟:“少君是世之高人,定然不喜钱财等身外之物,老身有一孙女,正待字闺中,品貌俱佳,不知少君可有良配?”

  南鹰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多谢夫人美意!小子虽妻室,却也敬谢不敏!此事再也休提!”

  马伦点头道:“果然啊!少君既不愿意沉迷于温柔乡中,也不愿意与我袁家联姻,是怕别人说你趋炎附势吗?”

  南鹰眉头一扬,傲然道:“我便是我!何俱别人如何看我!那些飞短流长我加不会放在心上!”

  “好气魄!”马伦轻轻击掌,“那么少君心中定有大志向,是不愿意被家室所束缚吧?好!虽然不知道少君是否士族?但是凭我袁家的能力,为少君安排一个职位还是不成问题的!”

  南鹰闻言不由皱眉,怎么又说到了士族?难道这世界只为士人而存在吗?想做官也一定要是士人才行?

  他心中不悦,语气中不知不觉就有些生硬:“夫人!小子并不曾听说过高祖皇帝也是士人出身啊?”

  马伦一愕,不由掩口轻笑,笑声清脆悦耳,尤如少女,令人怎都不能相信,她竟然已经年近六旬。

  南鹰亦觉失态,尴尬道:“夫人见谅!小子口遮拦,却是冒犯了!”

  马伦收起笑容,定定的瞧着南鹰,叹息道:“少君毕竟年轻,被老身几句话一激,便将心中的想法全都露了底啦!”

  南鹰骇然道:“什么!夫人一直是在试探小子吗?”

  马伦将目光望向池中,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她才开口道:“倒也并非完全是试探,如果少君愿意,刚才老身提出的谢礼也必将为少君办到!只是这么一来!”

  她停下话头,轻轻一叹。

  南鹰紧张道:“这么一来将会如何?”

  马伦幽幽道:“老身可就再不敢与少君相见了!”

  南鹰浑身一震道:“夫人,你,你!”

  马伦清澈的眼神象一直望进南鹰心底:“少君休要自欺!你的眼神骗不过我!从你第一次看到老身,你的感觉其实和老身是一样的!”

  南鹰呆呆道:“夫人能够看出来?这怎么可能呢!我………”

  马伦柔声道:“少君定是自幼便没有双亲吧?你眼中那种浓郁的孺慕之情,看得连老身都心中一颤呢!再瞧你时,便象看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

  南鹰魂不守舍道:“是!是母亲,不,还有姐姐的感觉!”

  马伦轻笑道:“所以说,若少君是那种贪恋富贵之人,老身怎敢要你这样的儿子和弟弟呢?”

  南鹰恢复过来,摊手苦笑道:“敢问夫人,小子是否太心计,又或是太过肤浅?否则夫人怎能从眼神中便瞧清我的内心?”

  马伦狡黠一笑道:“此为我马氏独门之秘,却是不可轻易泄露!”

  南鹰突然感到二人的隔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打破,心中生起向母亲撒娇放赖的惫懒心理,微笑道:“其实夫人仍然没有将马氏的独门之秘修至化境,否则定会瞧出,小子其实正有一事相求!”

  马伦轻轻抬手道:“少君只管说来!瞧瞧老身能否为少君办到!”

  南鹰突然起身向亭外行去,将那池边的长琴搬入亭中,微笑道:“小子今ri心情不佳,适才听夫人之曲却是如沐chun风!能劳烦夫人为小子再奏一曲吗?”

  马伦的眼神亮了起来,欣然道:“好!老身定当不辱使命!”

  优美的琴音再次响起,南鹰静静的倾听着。

  马伦纤细的十指飞的跳动着,一个个简单的音符汇集成潺潺的溪水,绵绵不绝的流淌。

  南鹰心中一片祥和,彷如浸泡在温泉之中,四肢百骸不轻松。

  突然琴音一挫,渐趋低沉,弥漫出一股股浓浓的忧伤,令南鹰不由自主想起了宜阳城中那些濒临死亡的百姓,在那场情的灾难面前,多少人在生与死之间助的徘徊,多少人被心如刀绞的亲人埋葬,那数哭号的声音,还有一张张麻木的面孔………

  琴音渐渐高昂起来,有如金戈铁马,战鼓激扬,便如千军万马在厮杀奔腾,将士们正在怒吼和呐喊,南鹰握紧了双拳,这就是不久后即将发生的事情吧!自己也将不可避免的陷身其中,带领着手下的兄弟们,为了身后的人们而浴血相搏,直至成功,但亦可能是洒尽一腔热血。

  迷茫之中,他似乎看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勇往直前,但却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有高顺,有典韦,有贾诩,甚至有他自己。

  他突然跳了起来,怒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