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十四章魔鬼训练(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十四章 魔鬼训练)正文,敬请欣赏!    南鹰一连吃下四块面饼,又喝了两大碗粥,这才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前去检查陷阵营的晨练。

  他远远瞧去,那200余人刚刚跑完第一圈,队伍稀稀拉拉,已经拉开几百米,很多人显然已支撑不住,干脆懒洋洋的走在后边,只差没有丢盔弃甲。只有方悦和高风高铁等十数人仍然保持完整的队形跑在最前面,连高清儿也落到后面。

  南鹰不由叹了口气,让人吩咐暂停训练,全队集合。

  众人如蒙大赦,在方悦等人的指挥下,勉强排成队形席地而坐。

  南鹰冷着脸走过来,劈头就骂:“果然是一群废物,才跑了一圈就趴下了,瞧你们那个熊样!恨不得把舌头全吐出来才能喘上气!”

  方悦委屈道:“南兄弟……”

  南鹰眼一瞪:“训练完了再叫我兄弟!现在要叫我长官!”

  方悦挠头道:“是!长…长官!不是兄弟们没用,大家还穿着沉重的盔甲,才会跑不动的!”

  南鹰呸了一声道:“那照你这么说,你们以前行军打仗是先脱了盔甲再走路的!”

  方悦登时语塞,缩缩头不敢再说了。其他人更是无言以对,只好垂头丧气的乖乖受教。

  南鹰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第一次就跑完三圈,只是为了杀杀他们的气焰,当下放缓口气道:“其实你们跑不下来也不全怪你们没用,你们平rì只知习武,却不知道跑步的重要!”

  高清儿好奇道:“我真没听说过,跑步很重要吗!”

  “那当然,我举一个例子给你们听!”南鹰决定小小打击一下高清儿,“比如说,我们都知道清儿大小姐武艺是很不错的,昨rì和我一齐并肩作战,她也杀了好几条老虎呢!”

  高清儿看众人一齐投来敬佩的目光,不由心中得意,连连点头。

  不料南鹰接着一句话立刻让她恼羞成怒:“但是我们的大小姐后来却因为跑不动路,累得倒在地上,差点让老虎给叼跑了!”

  众人哄堂大笑,高清儿跳起身,怒道:“都不准笑!”见众人笑得前仰后合,哪里听得进她的话?只得恨恨的瞧着南鹰,一跺脚又坐回地上。

  南鹰待众人笑声渐止,才肃声道:“刚刚这话虽是得罪了大小姐,但从这事却说明了一个问题。当兵打仗也好,上山杀虎也罢,哪怕是打柴种田,没有持久的体力都会做不成事,我能在虎口捡回一条命也是因为体力够好!靠什么来提高我们的体能呢?长跑就是一个最有效的训练方法。”

  众人安静下来,不由都在思索。

  南鹰又瞧向方悦笑道:“老方你是老兵了,该知军队行军最注重速度。骑兵有马代步,步兵靠得只有双脚。若无过人耐力,长途行军后一旦短兵相接,那就有挨宰的份儿了!”

  方悦愧道:“不错!南…长官说得极是!方悦受教!”

  南鹰见众人都明白过来,微笑道:“你们不但不知长跑的重要,且不知长跑的技巧!”

  众人听得你望我,我望你,心中存疑。但前面已有方悦、高清儿擅开尊口惨被修理的先例,竟然无人胆敢发问。

  倒是高铁终忍不住,高声提问道:“请问长官,这跑步便是跑步,只要有力气,只管向前迈步便是!难道也有技巧?”

  南鹰点头道:“问得好!你过来!”

  众人一齐以送人上刑场的眼光望向高铁,高铁和南鹰接触较多,知他为人行事,倒也夷然不惧,大大方方的站到南鹰面前。

  南鹰以高铁为人体标本,向众人解释道:“大家瞧,你们身上都穿了甲,虽然有皮甲、铁甲等质地分别,但原理是一样的。这些甲尽可能的护住了我们的要害部位,却也使我们的行动受到了一定影响。如果不能恰当的调整我们站立和行动的姿态,甲就会给我们增添额外的体力负担。你们很多人刚刚一定感觉到了腰腿分外疼痛,其实并不是劳累,而是因为姿势不对引起的压迫xìng疼痛。”

  说着做了几个站立、行走和奔跑的姿势。

  见众人听得发呆,忙道:“你们可以试一试!亲自感受一下!”

  众人纷纷依样画葫芦,果然感觉行动间虽然仍有些僵硬,但确是省力多了,不由都信服的点头。

  南鹰趁势打铁道:“还有一点很重要,锻炼xìng的长跑可不是短途赛跑,要提高体能将会有一个过程。我见你们很多人上来便不要命的发足狂奔,这如何坚持得久?”

  停顿一下又道:“这就需要我们控制呼吸和步伐,还有长跑前的热身。首先我们来说呼吸和步伐,正确做法是采用嘴和鼻同时呼吸,不要单用嘴呼吸或鼻呼吸。保持三步一吸,三步一呼的呼吸节奏,还有就是跑步的动作一定要放松、协调,脚的着地应用全脚掌着地,屈膝缓冲后前脚掌蹬地。上体正直放松,两臂自然有力的摆动。”

  众人已经听得入神,有人不由叫道:“那什么叫热身呢?”

  南鹰笑道:“热身是长跑前的准备运动,把身体充分的调动起来,使身体各关节韧带活动开来,这样可防止身体因为过度劳累而损伤。而且长跑后也应该要做一些放松动作,,可使体力迅速恢复过来。”

  说着又教了他们几个肩部环绕和摆胯扭膝的动作,才道:“你们可能会在长跑中出现一些症状,象呼吸困难、胸口发闷、四肢无力,感觉难以继续跑下去。这时候千万不要松劲,要以顽强的意志坚持跑下去,同时加深呼吸,调整节奏,只要克服了这个‘极点’,今后再跑就容易多了!”

  见有些人已经明白,不少人仍是似懂非懂,又耐着xìng子讲解了几次,众人才基本掌握。

  南鹰干脆命令除了今夜当值的人外,自己亲自带领剩下的人跑上一圈,加深体会。

  众人按着刚刚教授的办法,跟在南鹰身后,听他口令统一步调,放缓呼吸,果然轻松的跑完了一圈,所有人回到起点时竟然无一掉队,还保持了较为整齐的队形。这一下,所有人全都心服口服了。

  方悦更是咧着嘴兴奋道:“南兄弟,呃不对!长官!你教的办法真是不赖!我瞧跑个几圈也没什么了不得!”

  南鹰瞧着众人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认真问道:“你们呢?是不是也和老方想的一样?”

  众人齐声道:“是的!长官!”

  南鹰嘴边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很好!我很高兴你们都这么想!所以从明天起,长跑增加难度,每人负重二十斤!”

  所有人一齐摔倒在地,跟着爬起来一齐大骂方悦。

  方悦情知犯了众怒,脖子一缩哪敢再多嘴,心中后悔之极。

  南鹰冷着脸喝道:“今天念在你们初次训练,原本三圈就跑二圈吧!下面开始第二项课程!站立!”

  众人不由齐松一口气,心道这长官可是真够怪了,既不布阵也不练武,先是跑现在又是站,不过站可比跑要舒服多了!

  只有南鹰心中冷笑,一会可有你们这帮小子受的。

  烈rì当头,213人排成8列站好,南鹰沉着一张脸,手上拎了一根藤条,在队中踱来踱去,口中不时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