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四十四章强势震慑(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二 黄巾之殇 第四十四章 强势震慑)正文,敬请欣赏!轰隆隆的马蹄声象闷雷一般由远而近。

  数百名汉军骑兵旋风般狂奔而来。虽然他们的脸上都有一丝难掩的倦意,但绷紧的面孔上却充满着昂扬的斗志。

  “大人!”高风大叫道,“前方发现一处密林,是否要在林中扎营过夜?”

  “裴元绍!”南鹰停下马来,“现在我们到了哪里?”

  “大人!根据末将判断,此处应该是清渊和陶馆两县交接之处,距离甘陵仍有百里左右!”裴元绍打马从身后追了上来。

  “你说判断是什么意思?”南鹰皱起眉头道,“你不是几ri前才途经此处吗?怎么还要用猜的!”

  裴元绍苦笑道:“末将几ri前走的是官道!而大人为了隐蔽行军根本没有走那条路,末将只好根据山形地貌来判断了!”

  “原来如此!”南鹰恍然道,“本将错怪你了!高风,命令兄弟们放缓马速,进入密林内过夜!”

  五百骑兵们发出一阵欢呼,chao水般向数里外的密林涌去。他们都是内黄之战的幸存者,有鹰巢旧部,也有北军五校和少量郡兵,经过内黄之战的洗礼,他们无论是在战斗意志还是搏击技能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跃,而且在忠诚方面绝无问题。

  那一ri,南鹰在大帐之中夸下海口,只用五百兵马便可攻下甘陵,震惊全场。他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便是要高顺和裴元绍随军行动。

  卢植犹豫再三,终于答应了这个疯狂的请求,事实上,捉襟见肘的兵力令他别无选择,而董卓和南鹰的明争暗斗也令他骑虎难下。董卓虽然是他的副将,却是沙场宿将,资格并不比他卢植差到哪里。如果不同意南鹰貌似寻死的请战,董卓的颜面将更加荡然无存。至少现在,董卓可以大度的挥挥手,说一句:年轻人果然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去吧!老夫看好你!

  南鹰出帐之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他从内黄之战后幸存的近千名属下中,挑出了五百名身体状态较好的战士,配备上三百越骑的座骑和二百鹰巢旧部自备的战马,正好是五百骑兵,只随身带上了三ri粮草,便立即踏上了征途。

  这令所有人都矫舌难下,究竟这是真的胸有成竹呢?还是赶着去投胎啊!

  “当然是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南鹰面对高顺提出的问题,坦然道:“贾诩那老小子说话时总是遮遮掩掩,这令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如果大军之中有张宝的内应,那么我们只带五百人去攻甘陵,一旦消息泄露,便真的是一场送死行动了!”

  “你带上裴元绍我可以理解,毕竟他是降将,有他带路将会事半功倍!可是为何一定带我同行?”高顺仍然有不明白的地方。

  南鹰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因为我同董卓那老东西已经算是撕破了脸皮,我担心大哥继续留在军中会中了那老小子的yin招!”

  “是这样啊!”高顺点了点头,“可是,那董卓应该也能看出文和与我们的密切关系吧?你为什么不担心文和的安全呢?”

  “他?”南鹰哑然失笑道,“你可以将心放回肚子里去。凭那个妖怪一样的男人,应该只有他yin人的份,怎么会吃别人的亏?”

  “何况!”南鹰微笑道,“我仍然挑选了十名身手不错的鹰巢兄弟暗中保护他,并且还留下了一头鹞鹰作为通信之用,不会有问题的!”

  “大人!大人!”一阵呼唤将南鹰从沉思中惊醒,“请下马!”

  南鹰蓦然发现,已经来到了林边,数百部下集体下马,正在等待自己的指示。

  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吼道:“怎么样?战士们,一天之内狂奔一百五十里地的感觉如何?你们不会累得脚都软得象个女人了吧!”

  侯成上前一步,大笑道:“大人放心,你给我们那个用来踏脚的绳圈,可是派了大用场了!我们根本没有感觉到一点疲倦!”

  他得意的晃了晃头:“就是再跑上一百五十里,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南鹰大笑道:“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是的!大人!”所有人一齐呐喊道,附近的树木上立时惊起一些鸟雀。

  “靠!你们不能小声一点?”南鹰吓了一跳,“我们是在秘密行军呢!”

  “记好了!”他得意道,“这个踏脚的东西叫马蹬,这可是本将军的独门装备,所以绝对要严守秘密!”

  “一旦走漏了消息,敌人就可能会利用这个装备反过来对付我们自己!”南鹰重重的哼了一声,“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小心老子踢爆你们的屁股!”

  众骑兵一齐轰然大笑。

  “现在,立即休息!”南鹰又露出了笑容,“明天,就让我们先去踢爆严政的屁股吧!”

  “是的!大人!”

  五月的夜间已经没有了刺骨的寒气,骑兵们在分派出巡值的人手后,很快都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中。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还身负着皮肉之伤,虽然经过了严格的清理和细心的包扎,但是一天疾驰百余里的强行军仍然令战士们伤困交加。如果不是有着一位值得效死的将军,可能他们早已失去了继续战斗的意志!

  南鹰巡视了一圈,掖紧了战士们身上没有盖好的行军毯。之前因为出于保密的需要,他下达了不得夜间生火的命令,而一些战士的身体依然有些虚弱,所以他有义务照顾好他们。

  南鹰望着远处漆黑的山峦,轻轻一叹,明天,明天过后这些战士们又有多少可以存活下来呢?

  一个身影从林间的暗影中缓缓走来,南鹰jing觉的握住了刀柄,却没有出声喝问。

  那人在淡淡的星光下终于现出了形貌,是裴元绍。

  他施了一礼,轻轻道:“大人!末将可以和您谈一谈吗?”

  南鹰点了点头,这小子虽然对黄巾军已经彻底失望,确是真心归顺。但是若说他肯心甘情愿陪着自己去甘陵赴死,连南鹰自己都不相信。此时的裴元绍,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