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五十四章飞鹰戏燕(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二 黄巾之殇 第五十四章 飞鹰戏燕)正文,敬请欣赏!一马平川的原野上奔涌着无边的**浪chao,约三万名黄巾军士卒正在以强行军的速度,向着北方一路挺进。

  装备简陋的黄巾军们没有太多装备的负重,他们的行进速度已经超过了普通汉军的水平,但是对于惊疑不定的黄巾领兵将军来说,这样的速度仍嫌太慢。

  他遥望着数十里外的浓黑烟柱,猛然拉过马头,向着面前如万蚁攒动的大军怒吼道:“快!传本将命令!继续加快行军步伐!”

  一名副将正好策马而来,闻言苦笑道:“褚将军,士卒们已经放开全速了,末将担心他们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

  那褚将军转过脸来,粗黑的面庞上一条可怖的刀疤份外狰狞,他怒道:“地公将军命令本将立即查明前方大火的真相,而他的六万大军就在十里之后,本将岂敢迁延怠惰?”

  那副将面容一僵,连声道:“将军所言甚是!末将立即便去再次传令!”

  “等一下!”那褚将军扬声道,“派出的斥侯有什么回报?”

  “唉呀!末将正要向将军禀报!”那副将一拍脑袋道,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事情有些不对啊!末将已经先后派出十几名骑兵斥侯,至今竟无一人回报!”

  “是有些不对!”那褚将军忧心仲仲的凝视前方,“最令人担心的还是那把大火,似乎正是我军伏兵的方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突然远处的天边隐约传来沉闷的雷声,那副将抬头瞧了瞧天se,见头顶正好飘浮着大团yin云,不由愁道:“可千万不要下雨才好,不然行军就更困难了!”

  那褚将军不由失笑道:“你可真是没有见识!那些yin云不过是天上的积云遮住了ri光罢了,却并非是雨云,怎么可能下雨……”

  他突然浑身一震,狂叫道:“不好!那不是雷声!是骑兵!全军列阵!”

  正当那副将仍然愕然以对时,最前方的黄巾军一齐发出惊骇yu绝的尖叫。

  远方漫长的地平线上突然卷起大片烟尘,轰隆隆的雷声也越来越响,顷刻间,黑云般的骑兵集群从烟尘中现出身影,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黄巾军大队席卷而来。

  那褚将军心底生出一股寒气,这股汉军骑兵至少也有六七千之众!他们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加上之前的那把大火,难道前方的两万伏兵已经

  他不敢再多想下去,暴喝道:“全军列阵!长矛手上前,刀盾手居中,弓箭手压后!快!”

  经过一阵紧张的sao乱,一排排面露恐惧的黄巾军紧握手中的长矛,在前军和两翼树起了如林的矛阵,刀盾手们组成了第二梯队,将最脆弱的弓箭手们护在了身后。

  黄巾将领们一齐松了口大气,终于有了抗衡之力。不然散乱的步兵在平原上与骑兵对决,将是自取灭亡!

  汉军骑兵们已经近在咫尺,数万只铁蹄踏出的金鼓之音,象铁锤一样重重敲击在黄巾军们的心头,很多人面se惨白,紧张得腿都抖了。

  前排的长矛手们眼见着汉军骑兵们疯狂冲上,纷纷绝望的闭上双眼,挺起手中的长矛,口中发出走了调的喊杀之声。

  预想中的血肉撞击并没有出现,隆隆的雷声突然向两侧扩散而去。

  黄巾长矛手们睁开双眼,这才惊觉汉军的数千骑兵在一箭之地外已经分做两条长龙,向黄巾军的方阵两侧掠去,仿佛一只巨蝎正伸出两支长长的蝎钳,向着**的方阵合拢过来。

  不待黄巾军们明悟过来,所有在高速运动中的汉军骑兵同时做出了令人称奇的高难度战术动作,他们从马背上半撑起身体,将负在背后的角弓摘下、上箭,然后瞬间拉满。

  随着一支鸣镝发出尖锐的哨音直冲上天,天空间突然更加昏暗了,就象是数千张竖琴被同时拨动了一般,平原上响起了嗡嗡的震颤声,甚至盖过了如雷的马蹄声。

  三个方向同时落下雨点般的箭雨,这令黄巾将军们完全陷入了呆滞,他们实在不知道应该下达什么样的命令,才能有效阻挡敌人这样的不接触打击。

  仅仅是犹豫的一瞬间,他们便付出了血的代价,阵中的黄巾军箭手还好,他们的位置尚未处于汉军骑兵的打击范围,外层的长矛手和中间的刀盾手登时乱了,没有防具的脆弱身躯上爆出凄惨的大团血花,一些处于she点的倒霉蛋眨眼间便被she成了刺猬,直直的扑倒在地。

  当第二轮来自四面八方的箭雨升空后,刀盾手们终于醒悟过来,他们慌忙竖起了手中那简陋的木盾,却被没有任何防护而匆忙后退的长矛手们挤得东倒西歪,正在你推我搡之际,半空中的死神再次轻盈的扑下,收取了更多的生命。

  当左右两队的汉军在黄巾军大阵后方成功交会之时,整个黄巾军的阵形已经比之前缩小了一圈,外围的士兵们拼命后退着,试图尽力脱离汉军箭雨的she程,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却令正中的弓箭手们完全失去了反击的机会,很多人甚至被挤得连弓都张不满,又怎么可能she出强有力的箭矢?

  汉军骑兵们发出阵阵欢笑,他们重新沿着方阵的外围继续迂回过去,并不断she出如蝗的箭雨,轻松的如同在玩一场投壶游戏。

  由于阵形被逐步挤压和汉军骑兵的适当迫近,处于阵中位置的黄巾军弓箭手终于沦为被虐的对象,他们听着同伴们不断惨呼着溅血倒地,神经瞬间崩溃,唯一的生存办法便是立即蜷缩成一团伏下,利用同伴们的身体来遮挡无休无止的箭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