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黄巾之殇第六十一章千里驰援(1/2)

加入书签

  《鹰扬三国》最新章节

  (迪文小说)发生在军中的一场斗殴风波很快便平息下来,卢植对此没有作出任何评判,只是下令由董卓所部驻扎南寨,南鹰所部驻扎北寨,将两人远远隔离开来。

  鼻青眼肿的董卓狼狈的离开了中军,临行前他瞧向南鹰的目光中虽然充满怨毒,却不可掩饰的带上了一丝畏惧。面对一个无法无天、不计后果的狂人,谁能不怕上三分?可是董卓也在心中冷笑,等着瞧吧,等天子诏令一到,就凭你小子殴打天使的大罪,就够夷灭三族的!就算你有何进和张让帮你撑腰,也逃不过牢狱之灾。

  至于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左丰,他比董卓跑得还要快,堂堂天使却在军中被一个将军给打肿了脸,这不是天下笑谈吗?一旦传将出去,丢得可是皇家威仪、天子脸面,先不要管是谁打的,第一个倒霉的人肯定是他左丰,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天子的诏令很快又传达下来,其结果却令所有人惊掉了下巴。诏令的措辞极其严厉,将几位主要当事之人均痛斥了一番,并做出了相应的惩罚:主将卢植治军不严,竟令军中出现私斗现象,罚俸半年以儆效尤;破虏将军董卓、鹰扬将军南鹰,方沐圣恩却不思报效,以些许小怨而公然私斗,致令群贼壮胆、将士离心,各降一级以观后效,若有再犯定不轻饶,另因凉州休著屠各人蠢蠢欲动,似有不臣之心,董卓久驻西凉,熟悉边事,着其立即返回帝都,另有任用。

  值得一提的是,前来颁布诏令的天使在最后还提到了另一则处置的公告,小黄门左丰玩忽职守,公然索贿,致使天子震怒,现已将其打入北寺狱,交有司会审定罪。

  诏令洋洋洒洒近千言,却只字不提南鹰殴打天使之罪,连双方参与殴斗的部将也没有做任何的处罚,听得所有人均是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只有董卓终于面如土色,知道此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一败涂地。这份诏令虽然貌似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倚,可是其中玄机却是耐人寻味。董、南二人各降一级,均降回了中郎将,董卓原本便是东中郎将,这一降算是原地踏步,而南鹰却是由校尉连升两级,即使降下一级仍是平步青云。最令董卓震惶的是,不仅卢植未受罢免之厄,反而自己被排挤出了北路军,失去了最后的建功立业之机。而左丰的命运更是令他心惊肉跳,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天子已经开始打压董太后派系的人马了呢?

  望着董卓含恨而去的背影,不但南鹰松了一口气,连卢植也是情不自禁的喜上眉梢,再瞧向南鹰时,神色中更是多了一份古怪。难怪这小子敢肆意妄为,原来并不是热血冲动,而是真的有恃无恐啊!

  随着眼中钉的拔除,北路军挟大胜之威,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高转运作。原先的万兵马虽然已不足三万,但是围困下曲阳这座弹丸之城却是绰绰有余。两万步兵将小小一个下曲阳围得水泄不通,并加紧一切力量打造攻城器械。南鹰领数千骑兵游弋于周边,打击黄巾军散兵游勇,并彻底切断下曲阳对外界的一切联络。

  同时,为了一战平定河北,卢植向附近所有仍然控制在朝庭手中的城池发出调令,征集一切可用兵力和攻城物资,在最短时间内聚集到下曲阳一带,连高顺也奉命引兵一千,由甘陵赶至增援。

  五日之后,下曲阳外集结的汉军已经达到万五千,攻城器械也已基本制作完成,随时可以向这座孤城发起最后一击。

  当南鹰率军返回之时,望着远处份外凄凉的下曲阳城,不由感慨万千。虽说黄巾军最终必败,但是自己在其中仍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历史啊,从自己来此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将要被改写!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无关痛痒还是切肤之痛呢?

  “末将见过讨逆将军!”南鹰大步迈入中军大帐,向着将案后的卢植行了一礼。

  “啊!原来是南鹰扬啊!”卢植随手掷下手中书简,欣然起身道:“一路辛苦了!”

  “将军请不要这么称呼末将!”南鹰苦笑道,“末将已经降职,当不得将军这南鹰扬之称!”

  “你不还是鹰扬中郎将吗?如何称不得!”卢植漫不经心道,“再说,这次的事情算是本将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不然那董卓的奸计得逞,本将便要收拾铺盖滚蛋了!”

  “将军客气了!你我算是同仇敌忾!”南鹰微笑道,“如今,却是那董卓乖乖滚蛋。末将真是担心,他那鼻子本来已经被末将打歪,千万不要再气爆了才好!”

  两人一齐大笑。

  卢植笑了一会儿才正容道:“话虽如此,本将却要提醒南鹰扬,今后行事仍需谨慎低调,树敌过多非明智之举!”

  南鹰明白卢植确是为自己着想,恭敬道:“是!末将谨记!”

  他望了一眼含笑的卢植,忍不住道:“将军,为何将末将急急召回?莫非是将军改变主意,仍然想令末将攻取下曲阳吗?”

  “你想得倒好!”卢植大笑道,“北路军的风头都让你一个人出尽了,还想要抢下这最后一功吗?别的将军还不在背后戳烂你的脊梁骨?”

  南鹰尴尬道:“是末将考虑不周。请将军示下吧!”

  “只是向你通报一则军情!”卢植伸手从案上取过一卷书简,“是关于东部和南部战局的,你自己瞧瞧吧!”

  “这个!”南鹰差点面红耳赤,“请将军莫要取笑,末将并不识字!”

  “什么?”卢植闪过不能置信的神色,“南鹰扬开玩笑的吧?凭你的文采和韬略,怎会不识字!”

  他瞧着南鹰红红的面庞,终于信了几分,忍笑道:“好吧!便由本将亲自为你说上一说吧!”

  他将那书简重新放回案上道:“大致情况是这样的!东部战场上,敌军虽然军力占优,却迫于我军的袭扰战术而进军缓慢。可是南部战场上,我军却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那自称是神上使的张曼成被皇甫将军打得节节后退,正由南阳向颍川方向退去,看来是要和东部的波才、彭脱合兵一处了!”

  “太好了!”南鹰重重舒出一口气,“那么,皇甫将军当然是要趁胜追击的,如此一来,等于东部战场和南部战场已然合并。我东部战场的劣势将会因此而得到扭转!”

  卢植微笑道:“不错,正是如此!本将三日前才收到这份军报,这才立即请南鹰扬前来一观!”

  他皱了皱眉头道:“不过,三日前送到,说的已是近十日前的战况了!战场上瞬息万变,现在如何却是另当别论!”

  南鹰瞧着卢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卢植当然是因为自己曾经表示出对东部战场的关注,才特意告知这个情况的,否则即使拖上几天,也无可厚非。

  他一躬身,衷心道:“多谢将军!末将足感心意!”

  卢植轻轻一笑,随手拍拍他的肩头:“你放心!如今皇甫将军应该正在长社一带与敌军对峙,相信凭他和朱儁将军二人合力,其胜算还是很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