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十七章巧计困兽(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十七章 巧计困兽)正文,敬请欣赏!    第二天清晨,陷阵营仍如平时一般在空地集合,南鹰双手负后不徐不疾的踱来,笑咪咪的站在大石上。

  众人见他笑容,不由均是心中一寒,不知他今天又想出什么奇怪的练习方法。

  果然,南鹰下令陷阵营分为四队,由方悦、高铁、高风和高清儿各领一队,开始例行长途拉练,并一脸坏笑的宣布,哪一队最后完成长跑便会增加特殊练习。

  四名队长心中打鼓,立即各自开始紧急动员,严令属下队员不得懈怠,务求摆脱垫底云云。高清儿更是粉拳挥动,扬言谁敢拖后腿连累全队,就要群起攻之。所有队员都是冷汗直冒,暗自憋了一口气准备大干一场。

  只听南鹰一声令下,所有队员立时如饿狗抢食般狂奔而出。开始尚保持严整队形,但过不多时,各队的队长首先开始了小人行径,高铁见方悦全队渐渐领先,便暗中下令本队慢慢挤压,将方悦的长蛇队形拦腰切断,方悦队立时大乱,好几人控制不住,相互碰撞,摔得东倒西歪,气得方悦大骂高铁卑鄙。

  有了队长们率先垂范,所有队员也逐渐放开手脚,什么拉人衣袖,脚下使绊的yīn招发挥的淋漓尽致,更有人假装跌倒,趁机滚入别队进行破坏。瞧的高顺哭笑不得,而南鹰大叹禁区假摔之王也不过如此。

  不久,高风队50余人垂头丧气的被南鹰带向山谷另一头,而其他3队队员以默哀般的眼光目送他们远去后,兴高采烈的开始了一个时辰的站队练习。

  南鹰将他们带到一处山谷边的僻静处,这才令众人席地而坐开始训话。

  他见众人一脸委屈,笑得更开心了:“我猜你们一定很不服气吧?也很委屈吧?”

  众人头点得直如小鸡吃米,更有人唉声叹息。

  南鹰脸一绷:“你们之所以会输,会不如别人,是因为你们太老实,你们的队长更老实!”说着手指毫不留情的指向高风。

  在众人哀怨的眼光中,高风的脸涨得通红,他本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本份人,这会儿百口莫辩,心中又自怨自责,一时之间连死的心都有了。

  南鹰又极尽挖苦讽刺,将众人损得头都抬不起来,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作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儿,开始洗脑:“你们品xìng质朴这是好事,而且你们的本事也不见得就比他们差。为什么会输呢?是因为你们的脑筋还不够灵活!你们试想下,如果上了战场,敌人诡计迭出,我们却实实在在,那不是连命都输掉了?”

  见众人一齐大点其头,又长叹道:“我实在是不忍心瞧你们继续沦落下去,这才以增加特殊练习为名,把你们调出来,就是想给你们悄悄多传授点本事,使你们能够迎头赶上!我现在对你们的方针就是‘帮!学!赶!拼!超!’,一定要让你们这队成为全营第一!”

  众人不由一齐热泪盈眶,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希望时,原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一时群情汹涌,所有人纷纷立下豪言壮语,发誓要在长官的带领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南鹰见诡计得逞,yīn笑道:“好!你们果然有前途!今天我就先来教你们一些埋伏设陷、生擒活捉的绝活。第一课,名为天罗地网!”

  众人大喜,以无比期盼的目光望去,却见南鹰命人发给他们人手一把阔斧,众皆愕然。

  南鹰施施然道:“你们先去砍二百棵树来,全部一样的海碗粗细!”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高风迟疑道:“长官,你不是要教我们天罗地网吗?为什么又让我们砍树?”

  南鹰眼一瞪:“让你们砍就砍,哪儿来这么多废话?是不是不相信我?”

  “没,没,没!我们这就去!”高风吓得掉头奔向树林。

  南鹰悠闲自得的架起二郎腿,嘴中叼着一枝野花,还哼起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监督众人将一棵棵伐好的圆木在空地上摆的整整齐齐。

  众人挥汗如雨,奋战了一个时辰,这才完成任务,眼巴巴的瞧着南鹰,希望他可以开始传授“天罗地网”的本事。

  却见南鹰招手命一名队员来到身前道:“你去传令,其他三队可以吃饭午休了,下午由我大哥带领照常进行对抗训练。”

  高风大着胆子道:“长官,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去先吃饭休息?”

  南鹰斜眼望向他,“呸”了一声道:“你们?没学到本事就想偷懒了?做梦吧!一会我大哥会将你们的午饭送来,全队放弃休息,开始下一个课目!”

  见众人皆是一副苦瓜脸,又教训道:“想学本事还不得多受点苦!你们要是自甘堕落也行,这就解散回去任他们笑话吧!”

  高风一咬牙吼道:“兄弟们,我们绝不能让人耻笑!都给我打起jīng神来,跟着长官好好干!”

  “是!”众人一齐咬牙切齿大吼。

  “很好!”南鹰拍了拍手站直身体,“下面你们用这些木料给我盖间大仓房吧!”

  众人一齐摔倒,高风结巴道:“盖……盖房子?”

  时间飞快流逝,一下午过去了,一间全木制的宽大仓房已经矗立于空地上,但工程似乎仍未完工,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搬运各种材料,还有人大筐大筐向外运土。

  其他三队均已完成了一天的训练任务,有人好奇心起,想凑过去瞧瞧究竟,却被值守武士告知:长官有命,任何人不得靠近仓房百步之内。

  大家不由啧啧称奇,远眺而去却被仓房墙壁所阻,根本不知内中玄机,只得议论纷纷的散去。

  远处山峰上,一人立于树下暗影中,也正观察着谷中情形,良久才苦恼自语道:“他们此为何意?为何会突然兴建仓房?”

  突的一震道:“难道他们已经勘破山中的秘密?不好!我必须加快行动了!”

  伸手轻抚卧于身侧的黑虎,叹息道:“从今夜起,你就要多多辛苦了!不过,再不可轻易伤人!”

  那黑虎低低咆哮一声,状甚不甘。

  那人微怒道:“昨夜你私自潜入谷中,已经伤了几条人命还不够吗?你只要造成谷中恐慌,将他们逼走即可!若再轻易害人我定不饶你!”

  那黑虎这才收起目中凶光,低声呜咽几下。

  那人轻拍虎首,微笑道:“这就对了!真是听话的好孩子!”

  仓房内,众人在南鹰的指挥下正干得热火朝天,浑然忘记了劳累,高风站在南鹰身侧,目瞪口呆的瞧着眼前一切,叹道:“长官!在下可真是五体投体了!你教兄弟们的这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