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十九章弃暗投明(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十九章 弃暗投明)正文,敬请欣赏!    几人将太平道三人尸体掩埋后,立即返回谷中。一路上,高顺、南鹰见杨昆仍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均是心中暗叹。

  待得领杨昆来到那困虎的仓库,见到黑虎安然无恙,他眼中才渐渐回复神采,欣喜的上前安抚那黑虎。

  说也奇怪,那黑虎原本在笼中躁动不安,不时四处抓咬。经杨昆抚慰几下,立时敛去眼中凶光,乖乖伏下,哪里还有先前择人而噬的悍勇,瞧的高顺等人心中大奇。

  南鹰轻咳一声道:“杨兄……”

  杨昆转过头,苦笑道:“我明白,请几位安排一间静室,咱们先前的话题仍未说完!”

  坞堡高顺书房内,高顺、南鹰、杨昆分别坐定,三人心中各有心事,一时竟是半晌无话。

  高顺首先开口道:“杨兄是否仍有顾虑?请杨兄放心,从今rì之事可以瞧出,咱们之间确有误会,但经此一战,也已惺惺相惜。杨兄若有难言之处,尽可不必多说,只管将黑虎领走便是!”

  杨昆感激道:“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我也实是无法预料。我之前已蒙二位不罪之情,现在又身受救命大恩,定当将事情合盘托出,再不会有丝毫隐瞒。”

  他略一思索道:“这要从二年多前说起,我教中一名弟子偶然路过此山,恰逢暴雨如注。他只得寻了一处山洞避雨,不曾想却在洞中生火后,火光映照得山洞四壁金光闪闪。

  他探查之下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绝大的天然金矿。这名弟子深知此事重大,雨停之后立即返回总坛将此事禀告了大贤良师张角。”

  “张角听后大喜,便派这名弟子带领教中jīng通冶炼之士又来到此山,详加察查。一查之下竟发现此山不但有金矿,其他铜、铁矿藏也极其丰富,他们经过几rì勘察,将寻得的矿藏画成地图,便yù回去复命。却不料出山时遇到占据此山的山贼,由于敌众我寡,一场恶战之后,仅有一人带伤携地图逃回总坛。”

  “张角见仅有一人带伤而归,大为震怒,当下便yù尽遣教中高手踏平此山,其弟张梁却劝说,此山在凉益二州交汇之处,实已超出我太平道势力范围,若大举出击,不但会招致无谓损伤,且极易引起官府和地方豪强的注意,尤其是横行凉益二州的天师道,多年来与我教明争暗斗,更是不能不防。一旦此秘密公诸天下,各方势力定会群起争之,太平道虽强,却是鞭长莫及了!”

  “张角细思之下,亦觉强取确非上策,这才想到了我!”

  杨昆说至此处,不由微微一笑道:“在下少年时居于南蛮之地,十二岁恰逢奇遇,蒙异人教授武艺和驯兽之法。武艺也还罢了,这驯兽之法却端的是一门奇术,在下也还有些天份,尽得师父真传,苦练之下,驯服了一大批猛兽,那黑虎便是我无意间收得的一头异种。自此,在下整rì与虎狼为伴,倒也自得其乐。然而在云南、永昌一带,汉蛮两族矛盾重重,斗争极为激烈,在下也身不由已被卷了进去,不得已又迁回祖籍并州,不久便结识了张角之弟张宝,在他的引见下这才入了太平道。”

  高顺南鹰听得入神,至此才明白杨昆的来历。

  南鹰笑道:“这张角会想到派杨兄出马,定是看中你的驯兽奇术了!”

  杨昆点头道:“正是如此!那张角深知此事若想成功,只能暗中进行。便派我四处驯服猛虎,一齐带至此山,意图以虎群驱走占山为王的山贼!”

  高顺叹道:“此计果然大妙!不但可不着痕迹吓走山贼,更可借山贼之口将此山虎群为患的消息传出,便再不敢有人来此山居住。太平道便可放心大胆的进行挖掘矿藏的计划了!”

  杨昆苦笑道:“高兄说得一点不错!我率虎群来此山后,尚未来得及去找那帮山贼,他们却不知死活的主动来犯,结果被黑虎领着虎群一番屠戳,果然人心惶惶,没多久便分崩离析。我正yù进一步采取行动,却不料……嘿嘿!”

  高顺失笑道:“却不料我竟带领大批族人赶跑了山贼,又占据了此山!”

  杨昆继续道:“我见高兄等人人数不多,却是个个勇猛,绝非寻常山贼等乌合之众可比,当时心中十分忌惮。而后,高兄又迅速筑起关隘,形成严密防守之势,我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待到后来,我见高兄侠义心肠,帮助那些孤苦流民在谷中安居乐业,心中着实感佩,却是下不了手了!只得暗中约束虎群不得入谷伤人!只是rì子拖得久了,终于引起了张角的怀疑!”

  他至此再不尊称大贤良师,而直称张角之名,显是已经对太平道失望到了极点。

  高顺恍然道:“我道为何虎群只在谷口监视,却从不入谷伤人,原来是这样!”

  站起身来向杨昆深深一躬道:“杨兄深明大义,宁可抗命却一直暗中扶助,请受我高顺一礼!”

  杨昆不由手足无措,连忙起身架住高顺,惭愧道:“何敢当高兄如此之礼!我实是羞愧无地了,唉!虽然我一再约束虎群,但老虎对领地极为看重,一旦发现人侵入便自发开始攻击,2年内有连续有人受害,实是我之过也!”

  转头向南鹰道:“那rì南兄逼近虎穴,引来群虎追赶,我当时恰巧不在,发现不妥后立即赶去。不料南兄勇冠天下,竟然尽杀群虎后又与我那黑虎对峙,自身却是毫发未损,真是奇人也!我当时虽以笛音将它唤走,只是不曾想,这畜生吃了大亏,却是不肯罢休,当夜竟然趁我熟睡后悄悄潜入谷中,又伤了数人!唉,这可真是……”说着,只觉心中惶愧无限。

  南鹰笑嘻嘻道:“杨兄不必介怀,因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

  杨昆见高顺也是含笑不语,讶道:“哦?我不知道什么?还请南兄示下!”

  南鹰缓缓道:“第一,你并不知我大哥入谷后便已经传下命令,所有人不得擅自出谷。从前那几人遇害都是流民不服号令,自行出谷才会招致此祸,实是不能怪到你杨兄的头上!第二,我尚要多谢你救命之恩!”

  他苦笑道:“老实说,我那rì力战虎群之后,早已筋疲力尽,杨兄那笛声若吹晚片刻,我只怕便要成了你那黑虎兄的口中大餐了!什么勇冠天下,我当时只是死撑罢了!”

  三人不由一齐大笑。

  “第三嘛!”南鹰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杨兄可知,你的黑虎那夜入谷连伤三人,却是伤得好,伤得妙!我和大哥可都要多谢它呢!”

  杨昆听得张大了口道:“什么?这是什么缘故?”

  高顺接道:“我只说三个字,杨兄便立明其意!”

  杨昆如入云里雾中,急问道:“哪三个字?”

  “天师道!”高顺沉声道。

  杨昆浑身剧震道:“天师道?难道他们竟是天师道的人?”

  跟着明白过来,叹息道:“看来天师道也定是得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