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八章凶踪再现(1/2)

加入书签

  随着金乌西沉,咸阳原渐渐被夜se吞没,远山近水也因黑暗降临而变得蒙眬起来。一切归于沉寂,迷离的夜se中,只偶尔传来一些细微难辨的杂音,似乎在预示着什么诡异之事即将发生。

  蓦然间,细碎的马蹄声打破了这令人压抑的死寂,十余名骑士正沿着渭水一路西行。

  且住!一名骑士突然低喝道:张待诏,现在到什么地界了?

  十余名骑士纷纷勒马,静立于道旁。

  回灵台丞大人!一名骑士策马行到那人身后道:ri落之前我们已经行经新丰县,此时应距阳陵不足三十里了!

  好啊!那灵台丞轻轻吁出一口气道:皇命在身,本官不敢怠慢啊!早些至阳陵,也好早些完成使命!

  大人!下官认为此次任务有些怪异啊!那张待诏忧心仲仲道:我们灵台只负责记录各地呈报上来的妖祥灾异之事,为何今ri竟会令我们亲临现场查证?

  那灵台丞怔怔的望着前方一片混沌的黑暗,彷佛一条永无止境的不归之路,心中突然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低低道:这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啊!一个处理不当,你我均是灭顶之灾!

  什么?张待诏身躯微微一晃,压低声音道:大人的意思是?我们接受了这项任务,便已经卷入了一起yin谋?

  yin谋?不!本官并没有这么说!那灵台丞苦笑道:

  可是你不要忘记,多少年来,凡是与妖祥灾异之事扯上关系的,动辄便是朝纲倾乱、天崩地裂的大祸之始!多少权势滔天的显贵,甚至是……

  他突然停下话头,伸手向上指了指天空,才道:连那样尊贵之人都在劫难逃,你我这样的小吏亦不过是蝼蚁一般罢了!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张待诏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道:如何才能独善其身?

  很简单!本官传你八字真言!那灵台丞微笑道:那就是避重就轻、无所容心!

  张待诏低诵了几遍,轻笑道:原来如此,多谢大人指点!

  那灵台丞再望了一眼深邃漆黑的远方,沉声道:各位,只要再赶上两个时辰的夜路,天明时分,我们便可与南鹰扬和刘京兆会合,早ri完成使命便可早ri回京复命,立即动身!

  是!十余名属下一齐应道。

  哇——哇——,夜空中突然传来几声夜鸦那粗劣嘶哑的叫声,卟啦啦的振翅之声响起,几只黑影从远处的深草中向天空腾去。

  一众灵台属下吃了一惊,一齐向那夜鸦飞起之处瞧去。

  一人低骂道:呸,真他nini的不吉利!

  咦!突然有人失声道:那!那是什么?

  前方那夜鸦惊起之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黑暗中缓缓移动着。

  一阵夜风吹过,空气中传来一阵淡淡的腥风。

  那灵台丞见多识广,他大力抽动着鼻翼,不由面se大变,伸手夺过一名属下手中的火把,远远的掷了出去。

  火光的映照下,现出草丛中一只庞大兽影的轮廓,那怪兽似乎丝毫不惧近在咫尺的火光,缓缓转过狰狞的兽首,两道绿莹莹的寒光令所有的人心中仿佛浸入了雪水。

  保护大人!一名属下抽出刀来,便要勇敢的挺身而出。

  不!那灵台丞终非常人,他发出凄厉绝望的吼叫:所有人,立即分开逃走,一定要将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

  话音刚落,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哨声,那只仍然看不清外形的妖兽却蓦的动了,用与其庞大体形绝不相称的可怕速度,左右腾挪着直向马队冲来。

  快!分开跑啊!那灵台丞的声音几乎完全走了调,活着……啊!

  庞大的兽影如风一般跃起,毫不费力将他与跨下的骏马一齐扑倒。在人马徒劳的挣扎中,可怕的撕裂声响起,马嘶和惨叫声一齐沉寂下来。

  走啊!张待诏热泪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却拨转马头,狠狠的以刀尖刺入马股,马儿原本已经受了极大的惊吓,此时更是疼痛难当,瞬间将速度提升至极致,一人一马疯狂的向远方狂奔而去。

  属下们如梦方醒,纷纷大叫着纵马奔出,向四面八方冲去。

  凄厉的风声在张待诏耳边呜呜作响,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天地似乎都为之颠倒倾覆,他干脆闭上双眼,紧紧抱着马首,双腿夹紧马腹,任马儿狂奔不止。

  悲嚎的夜风中,一声接着一声的厉声惨叫有如从地狱传出,又好象就在身侧,每一声都令人生出撕心裂肺之感。

  张待诏的泪水再度涌出,他很想用一声悲愤的大吼来渲泄内心中那种悲痛yu绝和丧魂落魄的复杂心理,却终于没有敢叫出声来,只将自己的嘴角都咬破了,泪水混着血水流入口中,尽是苦涩与恐惧的滋味。

  天明时分,咸阳原上突然喧嚣一片,近千名面目冷峻的汉军骑兵将方圆数里之地围成了一个大圈,缓缓向zhyng收拢过来。

  雪亮的长矛此起彼落,在长长的枯草丛中不住刺出、拔起。骑兵之中还有上百名善she之士,他们神se凝重的张弓搭箭,锐利的目光在草丛中来回扫视。一只受惊的兔子刚刚跃出草中,便被三支利箭同时钉在了地上。

  一具尸体血肉模糊的倒毙于地,身上尽是可怕的抓痕和咬痕,触目惊心的大摊血迹淌满了身侧。

  除了已经死难的七人和那报信的待诏外,我们还发现了另外两名幸存的灵台属下,但仍有两人至今下落不明!马钧站在一旁道: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跑得无影无踪了!

  南鹰缓缓站直了身体,眼皮止不住的轻轻跳动,心中禁不住生出一丝惊悸。并非是因为死者死状奇惨,更不是因为这是已经发现的第七名死者,而是因为,在那平坦的黄土地上,终于现出了凶手的踪迹----那大的难以形容的沾血爪印。

  这爪印通向何处?南鹰向高风瞧去,却见他神se迷茫的立在一边,似乎有些失神,不由喝道:阿风,我在问你!

  啊!是!高风失魂落魄道:属下一直追出数里之外,那沾血爪印终于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属下无能,无法继续追踪!

  南鹰打出手势,见近处的骑兵们一齐退了下去,才重重道:我们轻敌了,更低估了形势!

  不错!据那报信的灵台待诏说,他们共有十三人,除了灵台丞首先遇害,其他人均是分开逃跑,却在短短数里之内,竟有七人被追上杀死!高顺罕有的露出了惊容:贤弟不是说之前阳陵遇害的士卒身上出现了两种伤痕吗?现在如何?

  一样!南鹰呼出一口气道:仍然与上次一样,七名受害者分别是被两种不同的攻击致死的!

  莫非真有两只妖兽?高顺的脸se变得很难看:否则无法解释七个人为何分散逃跑,仍然难逃毒手!

  不!这不可能!高风突然大叫道。

  阿风,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高顺亦是疑惑道,高风亦算得上是jing明强干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