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三十九章立储危机(1/2)

加入书签

  “你上当了!主公!”听完南鹰的转述,贾诩沉思片刻,不由摇头一叹

  “上当?你这是何意?”南鹰的心中一凉,不能置信道:“你是说天子这么做,是对我有什么阴谋或是企图?”hxm

  “那倒也不至于!”贾诩苦笑道:“可是主公艾记得诩曾对你说过,想要掌控形势,首先要揣测人心天子算是把你也给琢磨透了!”

  “主公文武全才,纵横沙超不仅在军中建立起一定的威望,还有一大批文臣武将追随身侧!”贾诩微笑道:“最重要的是,您还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几乎不可能做出叛汉乱国之事!值此风雨飘摇的动荡时期,又有哪一位帝王不想将如此人才死死握在手中?”

  “而主公无意中透露出自己可能是汉室宗族的身份,更会令天子心中窃喜,因为您一旦正名,便将成为皇室中的代表人物,凭您普救世人的大仁大义和扫平黄巾的赫赫战功,若是传扬天下,将会令江河日下的皇室威信重新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贾诩竖起一根手指:“我相信,这是天子的第一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这我还能勉强猜得出来!”南鹰听得手中出汗,涩声道:“我还真是笨得无药可救了,却怎么也想不到天子还会有什么目的?”

  “如果说第一个目的是自抬身价!那么第二个目的便是几方制衡!”贾诩说着,不禁摇了摇头:“天子果然厉害,他是想扶持主公崛起,成为抑制长期坐大的中朝势力和不断突起的外戚势力的第三方,也就是压制张让和何进!”

  “这我就有些不懂了!”南鹰愕然道:“张让和何进就算是面和心不和,至少目前仍然是利益共同体,因为他们只有联手,才能震慑百官又何必我来制衡他们?”

  “原因正在于此!”贾诩不紧不慢道:“这两方太过强大,合则可能颠覆朝政,分则必然动摇国本,便需要一位实力强大,又与他们保持一定良好关系的势力来威慑他们,而这股势力若是皇家精英,当然是天子最想看到的至于百官?”

  他嘲弄的一笑:“你觉得经过天干地支的种种阴谋之后,天子还会信任他们吗?”

  “你说得对!”南鹰听得呆了半晌,才无奈道:“看来我是上当了,又被天子当枪使了可是……”

  他有些难以启齿道:“何进也就罢了,那张让一方尤其是张奉一向与咱们来往密切,交情深厚,难道也要与他们明争暗斗吗?”

  “见步行步吧!”贾诩沉吟道:“目前消息尚未外传,仍然没有到那一步,否则纵然你心存仁厚,只怕他们未必能够毫无芥蒂!”

  “或许,这也是天子的安排吧?”他仿佛自言自语道:“天子说不定就是看出你日后不会赶尽杀绝,才安排你来制衡他们!”

  “他娘的!老子不会赶尽杀绝,可是不代表人家也会手软啊”南鹰欲哭无泪道:“天子对我就这么有信心?别是老子先被人家给剁了!”

  “此外,天子命两位皇子称你为皇叔,还令你指点他们……应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贾诩眼中精光一闪,继续侃侃而谈

  “卟嗵”一声,南鹰一屁股跌坐在地,失声道:“还有目的?”

  “象什么样子?平日的镇定都哪儿去了?”贾诩哭笑不得的一把扶他重新坐好,嗔道:“如此心性,岂是主公应有?”

  “谁说主公就应该玩阴谋诡计了!”南鹰哭丧着脸道:“我宁可明刀明枪的和敌人对面厮杀,似你们这般天天心怀鬼胎的过日子,我可干不来!”

  贾诩只得连哄带骗道:“无妨无妨,主公只管自便,今后若是要偷奸耍猾,揣摩人心,全交给诩来做便是!”

  南鹰又骂骂咧咧了一阵,这才仿佛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他有些麻木道:“说吧,还有什么目的?”

  贾诩瞧着他失落的眼神,心中亦是一阵酸楚南鹰哪里是什么“干不来”,他是对天子感到失望!天子利用他的情谊,将他死死捆在身侧,还要被迫做出一些违背意愿之事,这令一向不喜欢受制于人的南鹰,从心底感到无奈和愤怒

  贾诩定了定神,才淡淡道:“当今天子天纵睿智,深谋远虑,甚至可以忍辱负重,然而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南鹰茫然道:“我没有看出来,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还有何弱点?”

  “孤独!”贾诩很简单的概括道:“他看似君临天下,一呼万应,可是他却没有一个朋友,甚至是一个真正信任的人!”

  “你想说什么?安慰我吗?”南鹰自嘲一笑:“你是想说,我是天子唯一的朋友,唯一信任的人?不要自欺欺人了,自古伴君如伴虎,你又凭什么作出如此武断的猜测?”

  “感觉!”贾诩凝神思索了一会儿:“纯粹是感觉,令我认为你是他唯一信任的人!”

  “或许,在天子身上,还有什么不为你我所知的秘密!正是这个秘密,令他对你毫无濒的信任!”贾诩说着,不由摇头失笑:“否则,他又怎么可能将这件大事硬是压在你的头上?”

  “不要再卖关子!说吧!”南鹰面色如常,心中却不由又涌动起来,灵帝的话语仿佛又在耳畔回响:为兄只想求你一事!若为兄日后……你尽心辅助你侄儿,保我大汉江山!

  他本能的感觉到,贾诩即将说出的第三个目的,一定是与两位皇子有关

  “天子的第三目的,应该就是立储!”贾诩平静的声音传来

  南鹰浑身一僵道:“真是立储?你是说天子消我来帮他作出决断?”

  “没有那么简单!”贾诩捋着颚下长须,斟字酌句道:“天子征求你对二位皇子的看法,又命你闲时教导,这或许是对册立谁为储君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