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六十四章与狼共舞(1/2)

加入书签

  洛阳城外十里,空旷坦荡的官道上,一名骑士静静的端坐于马上,凝视着不远处奔腾而来的大队兵马。

  那人脸庞上呈现出复杂的神色,既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惶惑,更多的却是跃跃欲试的亢奋之色,以致于面色间竟泛起微微的红晕。

  他望着几名迎面驰来的骑兵,不待对方大声喝问,便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喝道:“本人曹操,请见鹰扬中郎将!”

  对面的骑兵大队突然潮水般分开,南鹰单骑策马而出,一直驰至几步之外,才从容道:“原来是孟德,你不在家闭门思过,在此拦着本将大队意欲何为?”

  曹操望着南鹰无喜无悲的平静神色,心中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敌军已经大兵压境,他却仍然如此泰然自若,这便是传说中的大将风范吗?

  他拱手一礼,苦笑道:“将军说笑了,洛阳已是危在旦夕,在下如何还能居家高坐?更不用说是闭门思过了!”

  “很好,看来你还没糊涂!”南鹰瞧了瞧天色,面容仍是平静如水:“有什么话要说?本将只给你半刻的时间,若是超过,便有拖延本将失期的通敌之嫌!”

  曹操心中微微一凛,毫不迟疑道:“在下是受天干地支之托,专为与将军尽释前嫌而来!只要将军击溃来犯敌军,天干地支不仅从此再不敢与将军作对,更会助将军铲除董卓!”

  “天干地支?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南鹰愕然道:“它有权命令本将做什么吗?真是死到临头,仍不自知!”

  “将军你?”曹操吃了一惊,颤声道:“你难道不是回京驰援的?”

  “当然是!”南鹰冷笑道:“可是本将援的是天子,援的是百姓!凭什么要救天干地支的那帮孙子?韩遂能够攻到此处,有一半以上的罪过便应该记在他们头上!”

  他突然仰天打了个哈哈,狂笑道:“真是可笑!现在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成了瓮中之鳖!怎么才知道怕了吗?事实上本将正在考虑,入京之后将他们先行斩尽杀绝,以绝后患!”

  曹操沉默了半晌,才道:“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对的,孙宾硕已经完全倒向了你!对吗?否则你安能如此胸有成竹的说要将他们尽数剿灭?”

  南鹰微微一怔,再次冷笑道:“看来你们倒也不笨!不错,本将现在想要灭了他们,易如反掌!”

  他神目如电直盯着曹操,狠狠道:“包括你们的公子!”

  曹操身躯轻颤,低下头来:“你果然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不错!”南鹰冷冷道:“孟德,你应该庆幸当初的选择,否则你的结局,便是与他们一起玉石俱焚!”

  “可是将军!”曹操猛然抬头道:“你仍然低估了他们的狠辣!你可知道,若一旦向他们开刀,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造成帝都内乱。不待韩遂大军到来,洛阳城便将不攻自破!”

  “什么?”南鹰目中杀机大盛:“你这是在要胁本将吗?你可以回去告诉他们,本将从不受人威胁!半个时辰后,本将便会血洗帝都!先安内再攘外,即使本将最终败在韩遂的手中,他们也没有命再看到那一刻了!”

  “将军三思!”曹操惶然大呼道:“你图一时之快不打紧,可是天子和数十万洛阳百姓却将如何?若然城破,面对韩遂的虎狼之军,天子王公要受辱,万千黎民要丢命啊!”

  “这句话还象是人话啊!”南鹰突然一笑,满面的杀机神奇般的烟消云散,他淡淡道:“那么说说吧,你们能够向本将传递什么情报?又能提供什么支援?”

  “将军你!”曹操忍不住拭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他甚至无法弄清南鹰方才究竟是真的发怒,还是在故作姿态。

  他定了定神才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韩遂、王国和李相如联军至少达到六万,其中约有一半是骑兵,而帝都全城,仅有禁军一千,城门校尉属下兵马三千。至于支援?”

  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将军虽然带得数千兵马,但即使加上城中兵马,仍然远远不及敌军,正应广集人手才是!既然你知道了公子的身份,就应该知道他仍然掌握着部分兵权,这些人当然会完全服从你的指挥!而其他的天干地支成员,也有或多或少的私人部曲,拼凑出一两千人应无问题!”

  “太少了!不过聊胜于无!”南鹰抬起头,闭目想了一会儿,才睁眼道:“你回去覆命吧!此次本将以大局为重,同意与你们的协定!不过,有一个期限!”

  “三年!”他伸出三根手指,森然道:“三年之内,你我双方不得发动任何形式的争斗,如果你们敢违约,本将自然有办法令你们生不如死!”

  “若他们知道孙宾硕确实已经投靠了你,自然会明白这其中的厉害!”曹操苦笑道:“相信他们绝对不会拒绝这样的条件!还有什么附加要求吗?”

  “第一,让他们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