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六十九章必死之心(1/2)

加入书签

  洛阳中东门,城门前人山人海,既有锦衣华服的富贵之人,更多的是拖儿带女的布衣,他们齐聚在城门前声嘶力竭的哀求着,求的只有两个字:开门!

  数百名汉军手挽着手在门洞前筑起一道道人墙,艰难的抵挡着人潮的冲击

  徐晃的嗓子早已叫哑了,却根本是于事无补万头攒动之中,各种各样的杂音有如山呼亥,将他那原本嘹亮高亢的语音淹得一丝不剩

  眼看着连续两道人墙被冲散,徐晃终于色变,若是放任百姓们继续闹腾下去,一旦冲破城门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狠了狠心,黑着脸下达了准备武力镇压的命令

  一排排的士卒们拔出明晃晃的长刀,威吓式的挥动着,无数闪着寒光的矛尖也从盾阵后探出头来,一点点的将人群向后逼退

  面对着突然变了脸色的汉军,平日里老实本份的百姓们畏缩了,他们之前也是仗着人多势众,又见汉军们似乎没有动武的意思,这才大起胆子来硬冲可是汉军们一旦动了真格,还没有人勇敢到拿着性命去开玩笑的程度

  徐晃见人群们的噪音小了下来,不由松了口气,他快步登下城门,俯身大喝道:“诸位父老乡亲,本将再次重申,冲击城门与谋反同罪,是要杀无赦的!”

  人群一阵骚动,音量却是再减了几分同样的话语,徐晃之前已经不知叫了几遍,却无人理会,而今面对着刀山矛海,这句威胁之言却是掷地有声,震动诸人

  人群中有人高叫道:“这位将军,听说叛军只是封锁了西城诸门,其余三面却无一兵一卒请将军放我等出城逃命去吧!”

  “非是本将不开城门!”徐晃嘴边泛起一丝苦笑,他大叫道:“大敌当前,街禁门禁都是必然之事,如无天子下诏,城门岂有轻开之理?何况城外看似安全,却极有可能是叛军的诱骗之策!若你们执意出城,岂非正中他们的圈套!”

  他见人群中很多人露出犹豫之色,趁热打铁道:“各位,叛军之凶残世人皆知,这些胡种是连老弱妇孺也不会放过的!洛阳城易守难攻,不仅有两万精锐汉军驻守,还有大将军和鹰扬中郎将等一大批重臣猛将坐镇指挥,各地的援军也在星夜驰援的路上,你们还的什么呢?”

  “留于城内,性命可保!”徐晃厚重嘶哑的声音响遍城上城下:“贸然出城,则是羊入虎口啊”

  此言一出,群皆动容,很多百姓们低头思忖了一会儿,渐渐转过身来,向着家中行去,仍有不少人却仍是心存犹豫,围在城门边不肯散去

  突然间,如雷的铁蹄之声震耳响起,一大群彪悍的骑兵顺着城边直冲过来,唬得百姓们远远便散开一条通道

  只听那为首的一名骑兵手持令牌大吼道:“奉大将军军令,为防叛军细作寻衅滋事,所有百姓一律归家,否则以通敌之罪立斩当场”

  一听此话,百姓们无不色变,呼啦一声散得光光只有一些自恃权贵的世家高门子弟,骂骂咧咧的仍然不肯走

  “呛”的一声长刀出鞘,徐晃森然道:“奉大将军令!一刻之后,将所有迁延滞留的乱民们全部正法!”

  偏殿之中,静得可怕,只听得几人轻重不一或缓或急的呼吸之声

  “朕小瞧了这韩贼!”灵帝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的语声中却带了一丝杀机:“他竟然使出这等欲擒故纵的毒计!要不了几日,洛阳城中只怕便会人心大乱,那时倘若叛军趁机攻城,只怕洛阳危矣!”

  “众位爱卿!”他的目光扫过龙阶之下的几位心腹重臣:“此计之毒,丝毫不亚于当日马元义之祸如今,朕需要卿等立即商议出一条应对之策,绝不能任由局势继续发展下去!”

  “陛下!”大将军何进上前一步,慨然道:“如今人心离散,百姓们皆存侥幸之心,盖因洛阳尚有九门无贼窥测,此为祸之起因!微臣以为,应立即以石木将此几门彻底封禁,不仅绝了百姓们流亡的念想,更可以向世人宣告陛下血战到底势守帝都的决心!

  他上前一步,眉宇之间尽是慷慨激昂之色:“微臣相信,只要此计一出,帝都定会渐趋稳定,上下一心,请陛下定夺!”

  “此计断不可行!”何进话音刚落,张让便尖声大叫起来:“虽然此计足可阻止城中居民外出逃难,却也完全封死了我们万一失败后的撤退路线,更会将八面来援的汉军和后勤补给拒之门外,诚为自杀!”

  “中程!”何进微微蹙眉道:“本将之计,为置之死地而后生也!若留下九门不堵,不但会牵扯我军有限的兵力,同时也可能会中了叛军声东击西之计!”

  “本将相信!”他傲然道:“只要我军坚守一个月,不仅勤王之师将云集洛阳城下,叛军的后勤毕线也会被我军切断届时,他们不仅无法攻下洛阳,反而会被埋葬在城下!”

  “哼!”张让不住声的冷笑:“本官如何会看不穿这些浅薄的道理!可是大将军,你有没有动动脑子?”

  他的手指一直点到何进的鼻尖:“若此城并非皇城,若城中并无天子,本官陪你发疯当然可以,甚至陪你一同殉国又如何?然而你一旦封死生路,战局再生变故,你将如何?”

  “万死难赎!”他那尖厉的声音响彻殿中,震得众人耳中一阵生疼:“若天子龙体受损甚至是被贼子们冒犯了天威,你何进生将被天下万万人唾骂,死也将羞于去见列祖列宗!”

  何进不由变了颜色,他并非是因为被张让当面指责而生怨,而是终于明白了张让的深意:一座洛阳城算什么?比得上天子的安危吗?而叛军网开三面的用意,只怕也是有引诱天子出逃的心思,如此一来,进击可挟持天子,从此改朝换代,陷城则独占洛阳,扫尽大汉威仪,确实是用心歹毒

  何进想到这两种可怕的后果,不禁浑身一颤,他惶然向木然无语的灵帝望来,大叫道:“陛下恕罪,是微臣思虑不周!”

  “爱卿不必在意,你是大将军,想出这等破釜沉舟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