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七十三章火魔肆虐(1/2)

加入书签

  无数架长梯被架起,一队队西凉军以左手护盾遮住要害,如无边无际的蚁群一般向洛阳城头蜂涌而上。

  头顶上箭如雨下并不可怕,只要射中的并非胸腹和头脸,凭着西凉军的悍勇,仍能咬着牙硬挺。而轰然坠下的石块才是要命的威胁,一块数十斤重的大石只要砸实了,无视任何盾、甲防护,中者无不口喷鲜血、筋断骨折的滚落,压倒更多挤在下方的倒霉蛋。

  当然,因为某位不良主将的恶意情调所致,守军的武器可绝非限于矢石箭木。攻城者虽然对泼洒而下的动物油脂早已有了理所应当的觉悟,但是一袋袋石灰迎面洒来,可就有些出乎意料了。他们的苦难似乎不止于此,当马钧辛苦收集多日的大袋蓼草粉末也华丽登场时,局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红色粉末飘飘扬扬的覆盖了整段城墙,至少数百名西凉军涕泪交流的倒撞下长梯,城下也有上千人揉着眼睛、捂着喉咙,甚至是捏着鼻子,惨叫声响成一片。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毒烟啊!”

  “呼啦”一声,该区域的叛军登时退得一个不剩。

  受害者并非只是敌军。虽然蓼草粉末较重,可以自然下落,但是城头上拂过的阵阵清风,却依然一视同仁的让不少汉军们也感受了一回“热泪滚滚”的情趣。

  不过汉军们早已知道这粉末并无毒性,所以虽惊不乱,他们一边淌着动情的泪水,一边狠狠的挥动着武器,不时大把大把的倒洒手中的布袋,完全是一副慷慨赴死的壮烈情怀。

  只到有一名将军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吼一声:“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一群败家的玩意儿!”

  过了一会儿,红雾散去,该区域又出现了探头探脑的敌军。

  做为第一批次的防御力量,目前防守西线城墙的汉军只有六千人,由一千城门校尉属下、一千四百曹操所部、二千天师道降军和一千六百名南鹰的直属部下组成。

  如此成分混杂、不相统属的乌合之众,面对五倍以上的敌军,竟然打得士气如虹,越战越勇,其实完全是倚仗着洛阳高达二十米,也就是六丈多高的城墙。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汉军高估了敌军那看似数量无穷无尽的攻城长梯。

  这数以千计的长梯,长短不一、外形不同,显然是出自数家“生产制造商”,当然就并非全是保质保量的产品。在箭石纷飞中,各式各样的笑话也是层出不穷。有的叛军好不容易搭起了长梯,打头的人已经攀了一半,却愕然发现梯子长度尚未够到城头,竟是上下两难;还有的长梯木质低劣,被百多斤的人体颤颤悠悠的踩了几轮后,“哗啦”一声四分五裂,将上面的士卒们摔得半死不活。

  大笑声中,城头上的汉军们居高临下,杀得更加欢畅,很多人嚣张的将身体探出城头,不惜工本的将擂木、大石如雨投下。很快,更多的长梯呈现出断裂、崩坏的迹象,城下的叛军们不由慌了手脚。

  指挥攻城的叛军将领显然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急忙做出了补救措施。一队队箭手在盾阵的掩护下,加速越过仍在隆隆行进的攻城器械,开始抵进城下,实施远程打击。

  西凉军骑战独步天下,射术也是不凡。数千箭手一加入战团,交战形势立时一变。汉军们在猝不及防之下,至少付出了数百人的死伤,只得缩回城垛后,以弓弩进行对抗性压制。

  攀援而上的叛军们压力大减,登时再次狂呼乱叫着攻上。

  南鹰静静的注视着前方,在他眼中,城下的数万敌军并非是最大的威胁,只要能够完全破坏面前这空前庞大的重型器械,守城之战便已胜了一半。

  第一座高耸的箭塔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几乎与洛阳一般高的塔楼上,十数名叛军箭手已经开始射出密集的箭雨。接着,第二座、第三座……

  洛阳守军立时受到了重创,很多人被射得有如刺猬般,直直摔下城去,更多的人已经放弃了对射,缩在城垛后专心应付长梯上源源冒出的敌军。

  南鹰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看来等不到敌方所有的城城器械了。再不出手,负责守卫城墙边缘的汉军们首先就要崩溃了。

  他伸手推开持盾护在身前的亲卫,将鹰刀直指向天。

  目睹主将发出的暗号后,附近所有的旗令兵立即挥动出一连串的旗语,将命令瞬间传遍整条城墙。

  口令声响了起来,一队队汉军从城墙背面的梯道涌上城墙,接近两千人马全是南鹰的嫡系部队,他们几人一组,手脚麻利的扛过一筐筐石油陶罐,再推出一直隐伏于木板后的弩车。

  粗若儿臂的长矛被架上弦上,一个个石油陶罐被绳索系在矛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