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二十九章陈留猛士(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二十九章 陈留猛士)正文,敬请欣赏!    南鹰此行可谓是收获巨大,前番得了贾诩,并得马匹钱粮颇丰,又在东阿破案后,得程昱、枣祗和张先诚心投效,着实让他心花怒放。先前心中对洛阳之行的那一丝淡淡的惆怅,也便烟消云散了。

  众人心情均佳,也不急于赶路,一路上谈古论今,指点山河,相知一rì胜似一rì。

  这一rì,进入了陈留境内,程昱望着远处高大的陈留城墙,突然心中一动,策马至南鹰身边,低声道:“主公,昱想起一事,要和主公商议!”

  南鹰随口道:“仲德请说!”

  程昱又将声音压低几分道:“前rì,主公曾经悄悄告诉我,黑虎山中有巨大的矿藏,这才引得东西两大道教觊觎!”

  南鹰见他神情严肃,却不知他到底何意,便点了点头。

  程昱肃然道:“这可是上天赐福,对主公的事业带来的帮助可说是无法估量。然苦于无人开采,致使坐拥金山,空自叹息!可有此事?”

  南鹰叹息一声,终忍不住道:“仲德可有良策?”

  程昱捋须微笑道:“主公啊!我久闻陈留城内多高手匠人,对于开采、冶炼之术极jīng,主公何不亲往访之?若求得巧匠相投,回山后我们便可让他将技术传授给大批亲信之人,如此一来,嘿嘿!”

  南鹰双目发光,高叫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好!我们立即入城!”

  陈留本为chūn秋时郑国之地,名留地,后为陈国所并,故曰陈留。南鹰却更加知道,这里正是rì后曹cāo高举义旗,讨伐董卓的根据地。

  众人入得城来,只见城中热闹非凡,大街之上车水马龙,行人往来不绝,只得先寻间客栈将张先等人安顿好,南鹰这才带贾诩、程昱、枣祗、高风、高清儿和几名兄弟外出四处探寻铁匠铺。

  转过几处街角,终于听到“叮叮当当”的敲打之声,果然是一处小铁匠铺。

  程昱当先走去,向铺中一位光着上身正奋力打铁的大汉拱手道:“打扰这位师傅,我们是外地的客商,正在寻访高手匠人,还请师傅不吝指点!”

  那大汉见几人相貌不凡,衣着光鲜,不敢怠慢,停下手中的活计笑道:“先生客气了!我们陈留城中,虽然尽多金匠铁匠,但要说到高手,只怕要数黑牛了!”

  程昱喜道:“敢问这位黑牛师傅现在何处?”

  那大汉遥指道:“却是不远!众位只要再向左行数百步,便可见到了!”

  众人大喜,一齐谢过,出门向所指之处行去。

  众人一路寻去,果然走不多远,便看到路边有一处较大的铁铺。

  距门口尚有十数步处,突然听到铺内传来喝骂之声,跟着“呼”的一声,一人竟腾云驾雾般被扔出,尘土飞扬中重重落在南鹰脚前。

  众人不由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又见铺内接二连三被扔出数人,其中一人险些砸在枣祗身上,幸而他身手不错,险险闪过。

  看着一地翻滚呻吟的人,众人不由目瞪口呆。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冲出铁铺,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上身肌肉盘根错节,显示出爆炸般的能量。

  众人看到这一条猛汉,再想想他随手掷人的勇力,均是暗中喝彩。

  那黑汉怒容满面,指着地上的人吼道:“你们这些走狗,滚回去告诉李永,刘氏是我黑牛的己吾同乡,她的事我管定了!如果李永再仗势欺人,我绝不饶他!”

  那些人勉强爬起,一人sè厉内荏道:“黑牛师傅,我家主人素来敬你豪勇,不料你今rì却是如此无理!须知我家主人的来头……”

  话未说完,衣襟已被揪住,跟着双脚离地,竟然是给那黑牛生生提起。

  黑牛怒目而视道:“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我只让你回去跟你家狗主报信即可!”

  跟着单手一送,又将那人掷出十几步外,此次那人却是没那么幸运了,连番两记重摔,立时晕了过去。

  其他人大骇之下,哪里再敢多话,抢前将那人抬起,抱头鼠窜而去。

  黑牛冷笑一声,正要转头入铺,却听有人大喝一声道:“好!当真是痛快!”

  南鹰大笑着抚掌而来,身后贾诩、程昱、枣祗等人也尽带赞赏之sè。

  黑牛虽然憨直,却也眼净心明,立时看出这些人是友非敌,连忙拱手:“有礼有礼!敢问各位先生有事吗?”

  南鹰微笑道:“我们均是外地商人,原是听闻黑牛师傅技艺超群,特来诚心求教!不料恰逢黑牛师傅当街惩治恶徒,大饱眼福之下,更觉大快人心!故而出言相赞!”

  黑牛不好意思道:“先生说哪里话来!某实是不敢当!众位远道而来,若不嫌弃,快请入内相叙!”

  南鹰笑道:“多谢黑牛兄弟相邀!”

  他见黑牛身手奇高,又jīng通冶炼之术,早已生出定要将此人拉拢的心思,有意拉近距离,称呼也从“师傅”变成了“兄弟”。

  众人一齐入内,枣祗好奇道:“黑牛师傅,刚刚那些人是干什么的?你说的李永又是何人?”

  黑牛脸上泛起一丝怒容道:“正yù说与几位先生知道。我原是陈留郡己吾县人,几年前才来到城中做这打铁的营生。当年有几位乡亲一同来此谋生,其中一妇人刘氏,其夫早亡,家境困苦,拉扯几个孩子长大着实不易。我们几个同乡也一直屡屡提供些帮助,这rì子才勉强度了过来。前年,刘氏拿出所有积蓄,我们也送了些钱,买上一间铺面,开了间小酒铺,生活却是一rì比一rì好了!”

  “谁曾想,这rì子没好上几天,就有祸事上门了!那个李永yù将生意做大,沿街铺面本已大半是他的,他又想将刘氏的铺面强行以低价买下!可怜那刘氏辛苦多年,刚刚才有立足之本,竟然又遇上这等无赖之事!当真是以泪洗面!”

  “我瞧不过眼,将前去滋事的几个李永手下赶走。不料今rì,那李永又派几个狗才来,软硬兼施,想让我不理此事!这才惹得我心头火起,将他们扔出门外!”

  众人一齐大怒,枣祗火道:“这李永究竟何人!竟敢如此肆意妄为?就不怕官府治罪吗!”他曾为县尉,专司治安,听到这等强横霸道之事自然是怒从心起!

  黑牛苦笑道:“官府?在陈留,官府几乎便是这李永家开的!”

  众人一齐失声道:“什么!”

  黑牛叹息道:“那李永曾任富chūn长,家中现今仍有人在朝为官,其财更是富可敌国!在这陈留城中,谁敢动他李永?”

  众人一齐默然,独南鹰听得不由露出一丝笑容,正yù开口。

  一名伙计惊慌奔入高叫道:“师傅不好了!那李永亲率百余壮丁,手拿棍棒朝这里来了!”

  黑牛大怒,拍案而起道:“请众位先生暂且回避!待我将这些恶徒赶跑,我还要请众位吃酒!”

  “慢!”南鹰微笑着站起,“黑牛兄弟此言好没道理!”

  黑牛愕然道:“先生何意?”

  南鹰伸了个懒腰,才道:“我们长途跋涉,身子都僵了,正想活动活动!遇此好事,你竟然要我们回避!可不是没道理吗!”

  枣祗、高风一齐笑道:“正是正是!”

  高清儿被南鹰一路上管得服服帖帖,早已心中不耐,听到有架打更是笑逐颜开。

  黑牛愣了一会才道:“这毕竟是我的事!如何敢连累各位?万一有个损伤,我岂不是罪过?”

  贾诩失笑道:“损伤?我和这位程先生虽然不善技击!但是黑牛兄弟你只怕是太小瞧我们这位南先生了!”

  想到南鹰斩杀马贼时的凶悍,不由心中仍是打个突。

  黑牛不能置信的望向南鹰。

  南鹰微微一笑,负手向门外走去,枣祗、高风、高清儿和其他兄弟喜形于sè,一窝蜂拥去。

  程昱摇摇头,赶紧扯着嗓子叫道:“你们下手轻点!不要弄出人命才好!”

  一名面sèyīn鸷的锦衣中年大汉站于门外,正是李永。他身后上百名家奴各执器械,虎视眈眈的立于其后。

  李永喝骂道:“黑牛!你这厮真是不识抬举!我好意命人结纳于你,你却口出恶言,更动手伤人!真正是不把我李永放在眼里吗!”

  见南鹰一行人行出,又喝道:“我只找黑牛一人麻烦!不相干的人闪开!”

  南鹰仍是双手负后,面带微笑的向李永行来。身后高风等人也呈扇面散开,缓缓靠上前去。此时,黑牛也已奔出门外,随手拿起一根长棍跟了过来。

  李永见南鹰越行越近,步履从容,神sè镇定,不知他是何用意,又冷然道:“我再说一次,没有你们的事,还不给我闪……”

  突然惊见一只拳头在眼前急速放大,眼窝正中一记,刚想惨叫出声,腹上又有一股巨力传来,不由自主向后飞出。人在空中,已然感觉到面上、小腹同时剧痛。

  南鹰收回撑在李永肚上的一脚,冷笑道:“废什么话!老子打的就是你!”

  手一挥道:“兄弟们,给我狠揍!”

  枣祗、高风、高清儿等人得令,同时欢声而叫,一齐冲上。

  黑牛手中长棍如飞,搅出漫天棍影,一连打倒十数人,突然惊觉面前再无敌人。他收回手握长棍,转身瞧来,不由吃了一惊,众多围观者更是目瞪口呆,疑似梦中。

  南鹰等人只有区区十数人,却似不费吹灰之力般,将对手上百人打的落花流水,顷刻间,三十多人倒地呻吟,不住翻滚,剩下几十号人被追得满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