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三十二章粮车遭劫(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三十二章 粮车遭劫)正文,敬请欣赏!    清晨,谷中二万多名居民除去老弱妇孺,一万二千余名青壮一齐出动,来到山中各处伐木采石,进行建城前的准备。

  山中盛产一种青石,质地坚硬,又有无数棵百年巨木,均是建筑所用的绝佳材料。人们利用山中的河流,扎下巨大木筏,将石块和木材运向山口不远处的一处隐蔽小谷。

  典韦带领一众铁匠也全力开动,不分昼夜的开采铁矿、金矿,并打制斧、凿、锹、锨等工具。

  谷中未参加劳作的女人们则在高清儿的组织下,为男人们送食送水,整个山中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奇景。

  依程昱和贾诩之议,为了尽可能的避免消息外泄,争取到足够的建设时间,前期集中人力采集建设所用的石料和木材,秘密囤积在山口附近。待材料充足后,全谷一齐出动,在最短时间内一鼓作气将外城建设完成,之后再慢慢建设城内设施和内城。

  十余rì后,已有外出购粮的车队陆续抵达黑虎山附近,为了尽量防止泄露机密,所有车队均在距山十里处停下,遣返随行护卫和车马后,再由陷阵营和新组建的板楯营战士护送回山。沿途所过之处,无论是山中原住民和板楯蛮人,见到浩浩荡荡的粮队,无不欢呼雀跃,心中对南鹰感恩戴德之余,不免更加狂热的投入到建设浪cháo中去,工程进度大大提升。

  南鹰和枣祗卓立于一处山顶,望向山间蚁群般往返劳作的人群,心中均生出天下之事无不可为的豪情壮志。

  南鹰好奇道:“枣祗兄弟,这些大块青石如何建成城墙呢?”

  枣祗微笑道:“目前,以糯米汁水混和石灰,是较好的粘合剂,可有效将石块砌起!”

  南鹰傻眼道:“什么?这么庞大漫长的城墙竟然全要用糯米汁水砌筑吗?”

  跟着摇头道:“不行!这可是太浪费了!节约光荣,浪费可耻!我们要另外找出一种粘合剂!要知道,这么多糯米能养活多少人呐!”

  枣祗苦笑道:“这谈何容易!千百年来人们一直用这种方法筑城,至今也没有想出更好的法子!”

  南鹰闭眼苦苦思索,将所有记得的史书上的记载在心中一一翻过,突然眼前一亮道:“好象有一种植物叫蓼草,煮出汁水,再混合细沙、石灰,便可成一种极佳的粘合剂啊!”

  枣祗一呆道:“蓼草?没听过啊!长什么样子?”

  南鹰暗笑,这好象是上千年之后才有人试验出的配方,这蓼草现在无人知道更是正常了,但似乎这蓼草只生于江浙一带,也即是现在的扬州,只怕还要差人专门去寻了。

  他随口向枣祗介绍了几句蓼草的外形和生长地,又叹息道:“唉!这凉州一带怕是没有这种草了!”

  却见枣祗身体一震道:“不对!”

  南鹰大奇道:“怎么不对了!”

  枣祗目瞪口呆道:“你说凉州没有这种草!可是我好象最近就见过你说的这种样子的草啊!”

  南鹰一下蹦起老高道:“什么!你最近见过?是到谷中以后吗?”

  枣祗亦皱眉苦思道:“肯定是!但是我是在哪里看到的呢?容我想想!”

  半晌突然眼睛一亮道:“我想起来了!是在一户板楯蛮人的木屋里!”

  跟着也不睬南鹰,转身飞奔而去,留下南鹰一个人傻子般呆在当场,口中尤自不信道:“板楯蛮人?”

  一个时辰后,枣祗满头大汗的返回,身后还跟着一个板楯蛮人,他老远便高举手中一株植物大叫道:“主公!你瞧是不是这种草!”

  南鹰接过一瞧,果然是蓼草,不由激动的一颗心都抖了,连声道:“不错不错!就是蓼草!好小子!你如何找到的!”

  枣祗拉过身后的板楯蛮人笑道:“还是让他说吧!我就是在他家看到的!”

  那板楯蛮人躬身道:“主公!俺们族的人大多xìng喜吃辣,这种草可以熬出辣水,所以很得俺们喜欢!不少人家都有这种草呢!”

  南鹰狂喜道:“这么说,这种草附近也有?”

  那人一呆道:“是啊!俺们以前住的山里,可多得是啊!距此也不过百里不到吧!”

  南鹰大笑,猛拍他肩头,直疼得他龇牙咧嘴才道:“你小子立了大功!你是哪个部落的?回头让你们头人给你重赏!”

  那人不由傻在当地道:“送主公一根草,也算得上立了大功!”

  南鹰转头向枣祗道:“下面知道怎么办了吧?”

  枣祗微笑道:“主公放心!在下立即去办!”

  说着拉了那板楯蛮人去了。

  “长官!长官!”一连串的高呼传来。

  南鹰循声瞧去,只见方悦如飞般向山顶奔来。

  他奔到南鹰身后,大口大口喘了几下才道:“长官!高风回来了!”

  南鹰头也不回,随口道:“哦!他回来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他赶紧把粮食存入粮库吧!贾先生他们不是建了很多粮仓吗?”

  方悦脸上闪过一丝yīn霾道:“他们是空手回来的!粮食在路上被劫了!”

  南鹰旋风般转过身来,大怒道:“你说什么!”

  高风带领五名兄弟,羞惭无地的跪伏在南鹰面前。

  南鹰瞧了一眼刚刚赶到的高顺等人,yīn着一张脸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高风抬头道:“禀长官、谷主!属下奉命至洛阳购粮,一路上颇为顺利。到洛阳后很快便寻到了李瑞先生,在他的全力帮助下,以低价购得十二万石粮食,又聘请了数百位武士,一同将粮食运回!”

  南鹰不由怒道:“那又如何丢了粮食?十二万石啊!几万人数月的口粮啊!”

  高风垂头道:“是属下失职!我们返回距山口二十里外,我为谨慎起见,恐山中秘密泄露,便遣返了那些护卫和车夫。待他们行远后,刚想派人至谷中送信,让兄弟们前来接应,不料,不料……”

  高顺沉声道:“是不是立即有人冲出将粮食劫走了?”

  高风一呆道:“谷主料事如神!正是如此!我只听一声大喝,远处树林中一下涌出四、五百名山贼!向我们杀来!”

  众人一齐失声道:“四、五百人!”

  高风羞愧道:“只多不少!我大惊之下,知无法守护粮食,便立即下令放弃粮车,全部退走,那些山贼也不追赶,径自劫了粮车去了!”

  南鹰深吸一口气,将高风从地上拉起道:“阿风!你做得对!是我错怪你了!要是我也会立即放弃粮车的!须知,粮食固然重要,但兄弟们也绝不可无谓牺牲!”

  高风眼中含泪道:“谢长官原宥!”

  南鹰微笑道:“好了!在这种情况下,你们六人还能毫发无损的回来,你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之后又如何了?你跟我这么久,应知如何处置!”

  高风胸一挺道:“是的!长官!我命其他5名兄弟在隐蔽处潜伏下来,我独自一人远远跟着那些山贼,一连跟出七、八十里,才见他们押着粮车上了陈仓山!”

  南鹰大笑道:“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只要找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