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二十六章初生之犊(1/2)

加入书签

  滂沱大雨终于渐渐收止,随着漫天乌云退去,天地间弥漫着阵阵泥土芬芳和草叶的清新气息。

  流民大营前,三百名鹰巢精锐骑兵整齐列队,威气四射。而南鹰嘴边叼着一根长长的青草,悠悠闲闲的坐在道边的一块大石上,哼着“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

  “报-----”一名骑兵斥侯在泥水飞溅中快马而至,他在马上叫道:“西边车队身份已经探明,其头领自称贵霜马商阿基克斯,是将军的故交!”

  “是他?”南鹰一口吐出青草,大喜道:“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本将正想寻他!”

  “兄弟们!你们今后的战马可要着落到这人身上了!”他大笑着,转身向着骑兵们打出手势:“还不列队欢迎?”

  “将军,现在就放松戒备不合适吧?”马钧小声道:“不是说南边还有一队骑兵正在缓缓开来吗?”

  “呸!一共就百十号人,能翻出什么大浪来?”南鹰有些不屑道:“除了那些羌胡叛军的骑兵,本将还真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可是如今大营之内,力量空虚,大部分兵力都派出去演戏了……”马钧嘀咕道:“万一出现突发事件,怕是措手不及!”

  “做了这么久的将军,常识都没有!”南鹰教训道:“骑兵向来都是兵贵神速,若那支骑兵真是心存恶意,会如此不紧不慢吗?本将判断,这支骑兵若非路过,便是前来送礼的!”

  “送礼?”马钧吐了吐舌头。将军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仇人远远多过朋友吗?

  “不过说到大营空虚……”南鹰想了想,又道:“从明日起,各部的演习活动可以暂停了,太行山和泰山的友军,也让他们撤军!如今我们确实处处都需要人手!”

  “早该暂停了!”马钧连连点头:“如今渤海的宗主势力,已经寥寥无几,剩余的也不足为虑。我们如今的大事,便是要恢复生产,安置流民,还要兴修道路和水利,劝课农桑。同时,主公宜招贤纳士,招兵买马,将整个渤海牢牢……”

  “什么时候学会耍嘴皮子了?”南鹰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说的天花乱坠,怎么连修个路都做不好?你瞧瞧!”

  他指着面前泥泞不堪的道路,挖苦道:“不是号称天才少年吗?这就是你的本事?”

  马钧装作没有听到,他手搭凉棚道:“瞧啊!又有斥侯来了,定是回报南边那支骑兵的情况了!”

  “将军!”那斥侯跳下马来,双足并拢的行礼道:“南边的情况摸清了!是乌程侯、领长沙太守孙将军的兵马,孙家大公子亲自前来拜见将军!”

  “什么?文台兄啊!”南鹰不由喜上眉梢:“孙家大公子?那不就是孙策!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才得意洋洋道:“本将说得如何?果然是前来送礼的吧!”

  “切!”马钧撇了撇嘴,低声道:“当今天下,只怕也只有这位孙将军才把您当成朋友了!”

  “将军!”那斥侯又道:“目前我军已经派出骑兵引路,孙家大公子最多不过两刻时间,便将直抵大营!”

  “马钧,先替本将招呼贵霜那些人!”南鹰扭头便走,大叫道:“来人啊!设宴,本将要亲自接待孙家大公子!”

  孙策啊!这位日后名震江东的小霸王,到底如今是怎样一位英姿勃发的少年英雄呢?

  “小侄孙策,拜见叔父!”随着一声尚显稚嫩的呼喊,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在将案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叔父?我有那么老吗?南鹰摸了摸脸,还是绽放出了一个心花怒放的笑容,能叫孙策叫一声叔父,值了!

  他快步绕过将案,亲自将孙策扶了起来:“贤侄远来辛苦,何用如此多礼?”

  眼前的孙策虽然年幼,却已经快要赶上南鹰的身高,浑若刷漆的双眉下,一双眼睛放射出寒星般的凛然光彩,小小年纪,便已经透出一股剑锋般锐利的逼人气势,瞧得南鹰心中大赞。

  “多谢叔父……”感觉到了南鹰的审视目光,孙策似乎有些紧张,他也在悄悄的观察着这位传说中的名将,这是一位连傲视同侪的父亲,也深深折服的当代英雄啊!怎会如此年轻?

  南鹰微微一笑,亲自将孙策送至座席,才回到将案后坐定:“贤侄今日来得不巧,这些日子来,本将属下大半精锐都在外各自忙碌,这场接风宴,倒是有些冷清了!”

  他伸手一指其余部下,为孙策逐一介绍。

  孙策倒是执礼甚恭,令在场作陪的枣祗、李进、司马直等人均是心中甚喜。

  “与文台兄一别多日,心中颇为记挂!”南鹰由衷道:“听说他初任长沙太守,便遇到附近几处贼众暴动,本将有心驰援,却是鞭长莫及,真是惭愧!”

  “多承叔父动问!”孙策一笑:“其实您的这番话,倒是与父亲有些不谋而合,他听说渤海境内贼患猖獗之时,也是这么感慨的!”

  “哈哈哈!”南鹰一怔,不禁笑出声来。自己的地盘上闹出这么大动静,当然是瞒不住孙坚的。可惜孙坚并不知道,这些个所谓贼患,几乎都是由自己一手策划的。

  “小侄这一路上行来,却是并未发现渤海有什么异常啊?”孙策问道:“莫非叔父已经成功平定渤海?”

  “正是!”南鹰微笑道:“本将现在便可以郑重宣告,渤海全境平定。如今的大事,便是帮助十余万离乡百姓重建家园!”

  “叔父果然厉害!”孙策似乎有些失望,他强笑道:“看来侄儿来晚了一步,无缘看到您指挥千军的雄姿了……”

  “话不能这么说!本将是一个将军,便不能片刻忘记自己的本份!”南鹰挥手道:“渤海境内虽平,然远有叛军作乱,近有海贼为祸,本将岂能高忱而眠?”

  “海贼!”孙策的眼睛立时亮了起来:“不瞒叔父,侄儿此次奉父亲之命前来,共有两件事情要办!一是代父问候叔父,并奉上一些家乡特产。第二嘛……”

  他吸了一口气道:“父亲希望,小侄能在叔父帐下历练一番,也好早晚受教!”

  “文台兄望子成龙啊!”南鹰微吃一惊:“听说长沙境内战事甚急,文台兄为什么不将贤侄留在身边淬炼呢?”

  “父亲说了,鹰儿只有离开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