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三十三章冲冠一怒(1/2)

加入书签

  有如长蛇蜿蜒伸展向远方的官道上,一支快速部队正以严整的队形奔涌而过。

  这支军队中,除了一千余名骑兵外,便是数百辆双马所驾的四轮战车,看不到一个步兵。整支队伍的装具和服色,都呈现出黑铁一般的色泽,配合战士们释放出的无形杀气,足以带给任何一名将军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南鹰的心情很好,以致于每一位从他身侧驰过的部下们向他行礼时,他都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叛军抢走的两百匹战马都已落入掌中,如今正拴在一辆辆战车上乖巧的随行。这还不算什么,根据天眼传来的情报,阿基克斯一行已经进入涿县范围,而孙宾硕亲领三百好手紧随其后,只要等他们和公孙瓒完成交易……嘿嘿!可怜的公孙伯珪,谁让你这么喜欢买马呢?对了,他的白马义从是否便是如此积蓄出来的?这么多的黄金,他公孙瓒究竟是何处弄来的?莫非也是和自己一样坐拥金矿?定要查个清楚……

  “将军!将军!”高风从背后驰了过来:“道路越来越难行了,战马还好办,战车不能再持续奔驰了,否则将会影响车轴和木轮的耐久!”

  “末将建议,立即觅地休整!”他坦然道:“战车固然需要维护,战士们的饮水也要补充……越向北行,水源越是难寻了!”

  “说得好!”南鹰赞许道:“如今咱们的粮食那是绰绰有余,可饮水确是大问题!传令!”

  “派出斥侯,放出天眼,侦察方圆五十里的地形,一定要寻找到干净的水源!”他想了想,很是慎重道:“同时战车结阵,骑兵轮流休整,弓手就地防御!”

  “这里已经是汉军、叛军和异族彼此乱战的区域,各方态势异常复杂!”南鹰凌厉的眼神扫过远近所有的战士:“从现在起,所有战士全部进入临战状态!”

  “是!”二百辆战车迅速围成一个大圈,车兵们熟练的卸开车辕,将马匹赶入战车保护圈,然后立即对自己的战车开始了紧张的修复保养工作。弓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了车来,依托车阵摆开了防御阵形,一具具重型大弩也被架在了两车之间的空隙间。

  马蹄声急,数百骑兵向四面八方的游弋而去,他们以五十人为一小队,同时扼守住通向车阵的各条道路。

  斥侯们则早已绝尘而去,迅速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几只天眼也成为天空上肉眼难辨的小黑点。从急行军到完成临时防御,整个过程最多不过一刻时间,其快速高效足以令任何人叹为观止。

  只有孙策率领的百人队无所事事,只得跟随在南鹰身侧充当可有可无的护卫。包括孙策在内,这些来自南方的战士们无不双眼发直的瞧着鹰巢军的战场表演,虽然他们这一路上已经见识了多次,然而每一次再见,仍然能感到心底那份强烈的震憾。

  “只知道热血相搏的士兵,只能算是勇士,并不能算做是一个战士!”南鹰良好的心情显然增长了他的谈兴:“战士,必须要具备严格的训练,要具有配合的意识和对同袍无比的信任,这才是一支军队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的致胜关键!”

  “正如同一个优秀的将军,无论他的部下有多少战士,也必须要做到如臂使指一样!”南鹰不无得意的扬鞭一指:“瞧瞧!纪律,约束一切,纪律,决定成败!”

  “是的!将军!”孙策一双灵动的眼中尽是崇敬之意:“不过,为将者如何才能做到千军万马如臂使指呢?”

  “这一点,本将个人认为,其实与为将者本身的能力无关!”南鹰微笑道:“至少本将能够做到这一点,便是依靠了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同甘共苦、荣辱与共这十六字真言!”

  “小侄受教了!”孙策身躯轻颤:“小侄终于明白,为何连父亲那样一位眼高于顶的人,都对叔父如此敬重了!”

  “文台兄客气了!”南鹰哈哈一笑:“我与他,那是各有所长啊!”

  “将军请看!”一名天眼战士突然指着天空中叫道:“鹰舞变了,发现百姓村落!”

  “派一队人去,村落中定然有百姓们挖掘的水井!”南鹰微一犹豫,又道:“先不要派人进村,惊扰了老百姓就不好了……本将亲自去瞧瞧,正可向百姓们打探一下情况!”

  “什么!”南鹰猛然将眼前的景象收入眼底,不由面色大变。

  从之前的转角处,尚可远远看到袅袅升起的白烟,斥侯们并未抵近观察,只道是百姓们燃起的炊烟,然而此时此刻近在眼前,才令所有汉军一起心生寒意:那些烟根本就是焚毁村落之后的青烟。

  村落中处处是燃烧殆尽后冒起的烟雾,却看不见纷乱的人影,很明显,这里刚刚遭受了一场意外的劫掠。

  “保护将军!”亲卫们迅速行动起来,十几名战士树起盾牌,将南鹰和孙策护在正中,其他人跳下马来,平端着弩机以五人一组的鹰巢标准战斗队形,向村中搜索前进。

  “滚开!”南鹰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战士,吼道:“本将用得着你们保护吗?全部进村,瞧瞧有没有伤者需要救护!”

  刚刚进入村落,南鹰蓦的停下脚步,浑身僵硬的瞧向路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浑身是血的倒在路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是生机早逝。

  “格格格”南鹰的牙关突然发出了可怕的挫动之声,他一把抽出了背后的鹰刀,一头向着村中冲了进去。

  “将军!将军小心啊!”孙策和数十名亲卫吓得慌忙冲了上去,一时间连战斗队形也散了。

  惨绝人寰的一幕终于呈现在众人面前,村落中伏尸遍地,到处是断头戳肢,场面惨不忍睹,从服色上看,死者尽是村中百姓,连老人和孩子也未能幸免。触目惊心的大摊血迹仍然尚未干涸,鲜血混合泥污,满地尽是可怕的暗红之色,整个村落已经成为一所修罗地狱。

  汉军们瞧得目眦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