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三十四章鬼卒来袭(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三十四章 鬼卒来袭)正文,敬请欣赏!    南鹰初次率陷阵营和板楯营出征,即告大获全胜,不仅成功夺回十二万石粮食,且一人未损,又添得马元奎一支山贼人马并许多山寨库存的钱粮,尤其是得了马钧这么一位奇才,更是意外之喜。

  返回途中,南鹰不由想到,数月前剿灭一小撮山贼,得了张先,现在又在陈仓山得了马钧,看来这山贼有搞头啊!既可练兵,又可发财,说不定还能得到人才,真是好买卖!正当他沉浸在无限美好的幻想中,前方传来急驰而来的马蹄声。

  远远一骑飞奔而来,高叫道:“长官!长官在队中吗!”

  南鹰凝神一瞧,认得是谷中留守的陷阵营战士,不由心中一沉,难道是黑虎山出事了?连忙迎上前去。

  那战士行礼后,急急附在南鹰耳边道:“长官!山中有事发生,谷主请长官立即回去!”

  南鹰神sè不变,轻声问道:“可知何事?”

  那战士摇头。

  南鹰压下心中疑惑,大喝道:“全队加速!回山!”

  坞堡密室内,高顺一脸凝重道:“我们有麻烦了!贤弟,在你率人出山的几rì内,我们已得多处哨探报告,山外出现多股不明身份的人,杨昆座下虎群也发现有人暗暗潜入山中!”

  南鹰脱口道:“不好!定是我们最近运回大批粮食,引起了某个势力的怀疑!”

  程昱缓缓道:“不光如此,我们最近的举动实在太大,先是数万蛮人大举迁移,跟着几十万石粮食分批运回,前rì又出动数百武士奔袭百里,这足以引起有心人的jǐng觉了!”

  高顺皱眉道:“有心人?先生难道是指两大道教?”

  程昱点头道:“目前我们也只得罪了这两股势力,应是其中之一。而太平道远在千里之外,不太可能出动这么多人来此,若我所料不错,只怕五斗米教的可能最大!”

  南鹰苦恼道:“先生所言有理,我就知道我的疑兵之计只可保得一时,拖得久了终归会露馅的!”

  贾诩轻笑道:“其实主公之计已经收效极大了,如若不然,只怕不待我和仲德投入主公麾下,五斗米教便已发兵至此了!毕竟这么大一个金矿又有谁舍得放弃呢?”

  他傲然道:“然今时不同往rì,我们如今人才济济,兵强马壮,五斗米教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民间教会,难道他们竟能调动十余万教众一齐至此吗?我们还怕他不成!”

  众人尽皆露出轻松之意。

  枣祗喜道:“贾先生定是有了对策吧!”

  贾诩从容道:“目前我们仍未确定对手便是五斗米教,更不知道他们意yù何为,只得来一个敲山震虎!不但可以知道敌人是谁,更可逼他们采取下一步行动!”

  众人jīng神大振,南鹰急道:“如何敲山震虎?”

  贾诩眼中厉芒闪动:“杀!不留一个活口,全部除掉!”

  两名黑衣人伏在半山的林间,俯瞰着山中密密麻麻的人群往来不绝,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一人道:“老天!这黑虎山中何时来了这么多人!”

  另一人凝目瞧了半天,奇道:“你瞧这些人装束,竟然颇似是前不久突然消失无踪的那些蛮人啊!”

  前一人低呼道:“不好!我们定要将这消息尽早送回!”

  突然一阵腥风扑来,一阵彷如来自地狱的低沉兽吼在两人身后响起,他们回头一瞧,一齐发出惨绝人圜的惊叫。

  撕咬和惨叫声响起,不久,山林重归于寂静。

  一个十余人的商队正在一处树林边歇息,他们一边捧起水袋饱饮,一边却jǐng惕的注视着几里外的山口。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拭去嘴边水迹,沉声道:“兄弟们,那便是黑虎山的山口了,咱们休息一会,便以收取山货的名义入山。”

  他停顿一下又道:“都给我仔细了!谁也不要露出破绽来,万一有人查问,便依我们先前商量好的话作答!”

  “哼”重重的冷哼传来,众人大惊,一齐站起。

  一个身躯雄伟的黑汉从密林深处缓缓行出,眼中毫不掩饰的shè出森寒之意,冷笑道:“先和我说说你们商量好的是什么话吧!”

  那领头人心知不妙,仍然强笑道:“客人是谁?我们都是进山采货的商人……”

  那黑汉再不说话,从身后取出一对铁戟,双手一交,发出“叮”一声让人胆寒的清鸣,慢慢逼近。

  那领头人终于按捺不住,狂喝道:“兄弟们动手!”

  摸出一柄短刀向那黑汉当胸刺来,他手下众人也一齐持刀扑上。

  “咻咻咻”声连续响起,林中毫无征兆的shè出一排排寒光闪动的弩箭。

  几乎瞬间之内,除领头人外,商队十几人均被shè成了刺猬。

  那黑汉漫不经心的轻挥手中铁戟,将领头人手中短刀扫飞,接着一脚踹在他小腹,立时鲜血狂喷中倒地不起。

  那黑汉再不瞧他半眼,转身而去,口中道:“给我绑了!立即交由主公发落!”

  汉中郡,天师道总坛。

  张修、张鲁面sè沉重的听完一名手下的报告,一齐吐出一口长气。

  张鲁挥手命那人退下,大堂之上只剩叔侄两人。

  张修惊疑道:“48名探子一齐失去消息?公祺,以你之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鲁长长叹息道:“师君!自从我们致书太平道大贤良师,但太平道竟然出奇的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我便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哦?如何不对了?”

  张鲁苦笑道:“从几个月以来的探报中不难得知,太平道不仅没有兴兵报复,行事反而更加低调,几乎所有的行动均已转入地下,他们似乎根本再不在意这金山了,这代表了什么?”

  他一字一顿道:“他们准备起事了!”

  张修讶道:“会有这么快吗?莫非太平道已经暗中占了此山,所以才会低调行事?”

  张鲁摇首道:“绝不是太平道!师君还记得吗?数月前,板盾蛮族突然寇略汉中一带,与各地官府和我教均发生了激烈冲突,但不久又突然神秘的失去了踪影!”

  张修猛然起身道:“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