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三十八章风云再起(1/2)

加入书签

  南鹰双手负后,微笑着目送两位匈奴王子引着大队骑兵扬尘而去,面上若有所思。

  “将军!”高风在南鹰身后缓缓立定:“已经证实了匈奴人关于兵力的情报,他们除了露面的两千人,确实还有近五千人秘密驻扎在附近!”

  “恩!看来两位王子很有诚意啊!”南鹰欣然道:“多了这七千骑兵,我们胜算大增!”

  “将军,不是末将多口!”高风脸色明显有些郑重:“除了与我们同生共死的鹰巢兄弟,末将根本不信任任何异族…尤其还是什么匈奴王子!末将担心,这是与虎谋皮!”

  “你小子的容人之量呢?”南鹰拍了拍他的肩头:“没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如何能够在遍地荆棘之中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将军,还是瞧瞧您自己吧!”高风气结道:“还海纳百川?从踏入渤海的那一日起,您就根本是在与全天下为敌了!”

  “你是说士族和宗族?”南鹰若无其事道:“再强调一次,凭他们,还代表不了天下!当然,他们根深蒂固、难以撼动,而我们与他们之间,已经无法调和,这是无可奈何的现状,更是不容变更的立场!所以,我们便更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匈奴人……本将是指南匈奴,他们和大汉多年和亲,彼此依存,无论如何也比乌丸、鲜卑更值得信任!尤其是在这样的生死存亡之际,若我们听之任之,北疆局势将更加不可收拾!”南鹰用手点了点高风的脑袋:“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高风点头道:“可是末将不明白,将军提供粮食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将今后战争中的乌丸降兵也全部交予匈奴人呢?”

  “难道我们还自己留着?杀了,有伤天和,放了,纵虎归山!”南鹰哑然失笑:“还有比交给匈奴人更合适的方法吗?”

  “可是末将认为……”高风仍然有些不服气。

  “好吧!既然你仍未明白本将的用意,那么竖起耳朵听真了!”南鹰摆手止住了他的反驳:“如今形势,是敌强我弱,纵然我们联合了七千匈奴人,兵力还是远不及四万乌丸骑兵,听说他们还有张举张纯的几万大军以为策应……那么再考虑深点吧,匈奴呢?他们已经不再是大汉的亲密盟友,而我们又与他们的两位落难王子打得火热,是不是也应该列为潜在的大敌呢?最令我担心的,还有那些屠各人!”

  南鹰的目光有些沉重了:“如果这些势力,真的与韩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将军,末将听糊涂了!”高风有些呆呆道:“这与如何对待乌丸战俘,有关系?”

  “有!关系很大!”南鹰冷笑一声:“本将是这么打算的,联合匈奴人击破乌丸上谷部,令匈奴人尽并其众,他们应该有足够的实力自保了吧?匈奴的须卜骨都侯,便交给他们自己去应付吧!”

  “那么乌丸人的其他三路大军,又如何应对?”高风不解道:“将军一打下上谷部大营,便要与匈奴人分兵……凭我军两千余人,打得过乌丸人余下的三万大军吗?”

  “哼!当然打不过!”南鹰目光锐利如刀:“只是乌丸人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有那么多人落入匈奴人之手,他们会咽下这口恶气吗?”

  “他们?末将懂了!”高风身躯轻颤:“他们定会将视线转向匈奴人,我们将会压力大减!”

  “是的!乌丸人是养不熟的狼群,匈奴人或许可以用草原上弱肉强食的法则,来暂时操纵控制这些战俘!而我们,即使他们主动归降,我们敢收吗?”南鹰眯起眼睛,狠狠道:“万一他们在战场上反戈相向,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喂养一条较为亲善的狼,去扑食另一条抱有敌意的狼……无论是谁笑到最后,我们的威胁都会降至最低!”南鹰盯着高风的眼睛:“以夷制夷,赢得空间和时间,用最小的损失去达成我们的战略意图!这,就是本将的计划!”

  “老天!这么说匈奴人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鹰犬!”高风听得双目大亮,他直接转身就走:“末将这便去通知军需官,刚才送给友军的粮食,实在是太少了!”

  “战马可不能再给了!”某位阴谋家从他身后大叫道:“但是可以考虑一下,今后俘虏了汉人叛军中的奸猾无赖之徒,不妨一起打包附送!军队的严整风纪和地方的安宁稳定,全靠你了啊!”

  正当北方局势一片混乱之时,西北之地再次发生了一件震动天下的大事。光武中兴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后人、新任凉州刺史耿鄙任信奸吏程球,致令民怨沸腾、将士离心,每况愈下的凉州战局更加岌岌可危。

  四月,耿鄙出军征讨韩遂,行至狄道与敌军相遇,因前锋战败,军心不稳,部队被迫后撤。就在此时,凉州参军从事马腾借机造反,先杀程球,后杀耿鄙,一举控制了其余的部队,同时与边章、韩遂订立了攻守盟约。至此,凉州全境终告沦陷,各路汉军纷纷败退,直至三辅之地才勉强建立起防线。消息传出,天下皆惊。

  羌、屠各、乌丸甚至是鲜卑等异族侵略者无不精神大振,加紧了调兵遣将的部署,仿佛大汉疆土这块肥肉已经张口可得,张举、张纯、区星、郭石和黄巾、白波等叛军更是一反常态的转守为攻,与各地汉军展开了规模不等的一连串混战。一时之间,除了益、交二州,大汉各州各郡,处处涌动着恐慌与不安的乱流,鲜血,浸满了本已饱经创伤的万里河山。

  狼子野心、趁乱而起的巨奸大猾们直若如鱼得水,忠于大汉、心忧社稷的仁人志士们空自扼腕长叹,而作为事件催化剂的爆发起源地凉州,却正在酝酿着一场新的风暴。

  武威郡,姑臧城,一所高墙环立的府宅之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