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三十九章武圣之威(1/2)

加入书签

  潮水般的黑流从平原隆隆滚过,疯狂的追击着前方百余名狼狈而逃的乌丸败兵。

  一支支长箭飞上半空,再狠狠的俯冲下去,向着乌丸骑兵们噬去,惨叫之声和战马惊嘶之声连续响起,不时有人背插箭羽,手舞足蹈的跌下马去。

  突然间,低沉悠长的号角之声响起,所有黑甲骑兵不约而同的勒马止步,最后用不甘的眼神盯了一眼远方的漏网之鱼和更远处那隐约可见的敌军营寨,纷纷拨马撤退。

  至此,南鹰突袭上谷乌丸部大营的计划宣告完全失败。

  这是一场意外的失败,只能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来形容。三日前,七千匈奴骑兵和两千余名渤海军已经趁着夜色秘密潜伏至敌军大寨三十里外的密林之中,没有引起敌军丝毫的警觉。

  这并非是因为敌军疏于防范,斥侯无能。相反,乌丸的骑兵斥侯和张纯叛军的细作不仅数量众多,分布密集,而且均是经验丰富的战士。他们只不过根据主将的常规分析,而犯下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错误:汉军不可能形成大规模的机动骑兵发起突袭!

  正是这个疏忽,令天眼和汉军斥侯经过连续观察后,迅速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汉匈联军不仅从容不迫的开赴至乌丸人和叛军的警戒线外,成功潜伏下来,他们甚至还有时间不紧不慢的消除了沿途所有行军后的痕迹。

  正当南鹰和属下将领正在紧张的制定突袭计划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部署,令一场雷霆万钧的袭击变为了一次措手不及的遭遇战。

  一支约有五百人的乌丸骑兵毫无征兆的从大营中开出,无巧不巧的也选择了这处密林作为临时的前哨,于是,一场以卵击石的遭遇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砰”南鹰很没有风度的将手中铁盔一把掷在地上,阴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思忖下一步的对策。

  诸将也无不心中沮丧。这原是一场完美的突袭,只要再有一天时间,联军便可完成所有的行动布置:先派出精锐小队提前潜伏在敌军营寨附近,待入夜之后乔装成乌丸劫掠小队的骑兵骗开寨门后,由潜伏小队策应夺取寨门,直至所有骑兵大队赶至,便可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杀入营,趁着敌军睡眼蒙胧之际,彻底歼灭这支人数远超己方的乌合之众。

  “将军!末将知道您现在心情不佳,但是末将仍然要提醒您!”李进开口了:“如今我军行踪已露,且距离敌军大营不过三十里之遥,一旦他们掌握我们的兵力虚实,必会倾巢来攻!所以,我军是战是退,尚要请您定夺!”

  “这是废话,是个人都知道!能不能给点建议?”南鹰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末将的建议是……”李进瞧了瞧一众同僚的脸色,终于道:“鉴于敌军并不能准确掌握我军情报,末将认为,可以暂时观望敌军动态。若他们死守不出,我军可徐徐而退,若他们发兵来袭……”

  “嘿嘿!”他狠狠的单掌下挥:“那就要瞧瞧他们的兵力了,说不定我们可以在全歼来犯之敌后,兵不血刃的逼降其余守军!”

  “是个办法!”南鹰眯起了眼睛:“虽然稍嫌保守,但不失为一条攻守兼备的好计!”

  “切!”典韦怪笑道:“什么好计?要依末将说,我军直接兵临城下,近万骑兵一字儿排开,先震慑一下敌胆,再派小股部队在远方作出疑兵之象,令他们难辨我军军力,最后……”

  “接着说!”包括南鹰在内的所有人一起站直了身子,讶然道。连典韦都学会疑兵之计了?这小子不显山不露水啊!

  “最后便由末将单骑挑战!”典韦傲然道:“只要一个回合之内斩落敌军主将,由不得他们不投降!”

  “呸!”所有将军一起大骂出口:“真当敌将是傻子啊!不明虚实之下,敌军主将会陪你一个呆汉玩斗将?”

  典韦被骂得缩了缩头,嘀咕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不许骂人!”南鹰喝道:“本将倒是觉得典韦之计大有可为!”

  他低下头去想了想道:“根据情报,敌军有一万乌丸人和一万五千叛军,若我们可以成功挑起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再同时下手除去两方主将,敌军确实可能不战而溃,甚至是自相倾轧!”

  “可是问题在于,如何同时杀死两名敌将呢?”南鹰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乌丸人向来悍勇好战,只要在阵前问候他们家的女性,相信他们会出来送死的!汉军叛将可就难办了,难道又要本将亲自出马?”

  众将听得作声不得,心中同时浮现出正当典韦阵前一戟斩落乌丸主将时,而南鹰一脸阴险的从敌军大帐中现出身形,从背后拧断叛将脖子的血腥画面。

  “典韦!大有长进啊!”南鹰向典韦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继续努力,你会越来越聪明的!”

  “跟着这么阴险的主将,想不聪明都难!”有人小声嘀咕着。

  “说谁阴险呢!皮痒痒了是吧?”南鹰瞪起了眼睛:“对主将不敬,这可是重罪!”

  立时有人大叫道:“将军您听错了,末将等人可没说什么阴险,是担心您深入敌后亲身犯险啊!”

  一个军官从远处跑了过来,他带来的消息及时阻止了将军大人的火气:“将军,那个涿县县尉刘备来了,说有紧急军务请见将军!”

  “刘备?”瞧着诸将无动于衷的淡然神色,南鹰心中莫名其妙的一跳。自从他在上次帝都的漫长沉睡中醒来,精神力的掌控似乎得到了质的飞跃,这也是他为何能够成功运用张角的天道慑魂之法的原因。与此相应,他对于危险预知的思感也变得更加敏锐起来。

  “他一个人来的?”南鹰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妥,却仍然忍不住问出了最为关心的问题。

  “不是!”那军官答道:“他还有两个随员!”

  “嘿嘿!看来是他的两个兄弟来了啊!”南鹰缓缓站起身来:“所有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