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四十一章不动如山(1/2)

加入书签

  “将军!请容告退!”刘备呆了半晌,突然躬身一礼后掉头便行。

  他向关张二人急声道:“快!我们必须立即赶赴蓟州城外向卢将军示警……”

  “然后呢?”南鹰生出一丝微微的惊讶,看来刘备对于卢植这位老师倒是发自内心的尊崇。

  “当然是趁着敌军尚未合围之前,放弃攻打蓟州!”刘备涩声道:“希望恩师会听从卑职的建议,立即全军退走……”

  “他不会退走的!”南鹰叹息一声道:“如果卢将军还没有失去理智的话!”

  他望着刘备惊愕的目光,指了指地图,平静道:“蓟州附近百余里之内皆无城池可守,你让卢将军在短短的时间里能撤到哪儿去?他的五万步兵会在经过筋疲力尽的急行军之后,被乌丸人的数万骑兵从容不迫的赶上,然后……”

  “现在,你还想劝卢子干退军吗?”南鹰瞧着刘备再无半分血色的面庞,摇头道:“这是送死!”

  “将军!”一个沉稳的声音传入耳中:“卑职能够斗胆插言吗?”

  南鹰再次将深深的目光落在张飞面上,如此温文尔雅的美男子,怎会被演义塑造成一个愚鲁刚直的猛汉?

  他心中生出荒谬绝伦的怪异感觉,口中却微笑道:“翼德有话直说无妨!”

  “久闻将军百战不殆的威名,且传闻中您与卢将军更是生死之交!”张飞仍是一副恬淡无波的面容:“若能在蓟州城下目睹两位当世名将再次携手共破强敌的壮举,卑职等人当不负此生了!”

  “翼德说得好生婉转!”南鹰哑然失笑道:“你这是在劝本将兵发蓟州,与卢将军合兵一处共御强敌?”

  张飞微笑点头,刘备与关羽同时露出欣喜万分之色。鹰扬中郎将自从出战以来,一向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创造出数十年来仅次于段颎的不败威名,何况他曾为卢植副将,卢植如今的部下之中有很多人也曾是南鹰的旧部,两支兵马无论是将是兵,在配合上都不会有任何问题。若这两位名将联手对敌,确是胜算大增。

  “翼德说得不错,于情于理,在公在私,本将都绝不可能放任卢子干身陷险境……”南鹰淡淡道:“可惜翼德仍然说错了一事,那就是,本将绝不可能兵发蓟州!”

  “什么?”刘关张同时叫了起来,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本将此次一共只带来两千兵马,若是赶赴蓟州,也是无事无补!”南鹰有些戏谑道:“一待敌军主力和城中守军内外夹攻,也不过是为他们再添一道小菜罢了!”

  刘备浑身一颤,显然是明白南鹰之言并非是空言恫吓,他一咬牙道:“将军之言是矣,那么就此作别……请恕卑职等人仍要一意孤行的前赴蓟州了!”

  “稍待!”南鹰抬了抬手:“你可以去,但是他们两人不能去!”

  他指了指关张二人:“他二人要留下来,协助本将作战!”

  “将军说什么?”刘备面上猛然迸现出喜悦的光辉:“可是将军适才还说不去蓟州……”

  “本将当然不去,却从没说过不救卢子干!”南鹰将目光转向敌军大营方向,肃然道:“若是本将再将这支兵马一同带去蓟州,那么真要和卢子干一同埋骨城下了!”

  “将军之意?”三人一齐大叫起来:“难道是要……”

  “不错!”南鹰蓦的目光锐利如刀:“我军将要在此选择一处易守难攻的必经之路,全力阻截三万乌丸大军和上谷乌丸部的兵马!”

  “将军不可!”李进骇然道:“这条路上何来关隘可守?凭我军这点兵力,想要阻击敌军至少五万以上的大军……这是螳臂当车!”

  “可是卢子干攻城正酣,根本无力说撤便撤!”南鹰面容有如古井无波,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身外事:“若我军不能挡住意欲围歼卢子干的优势敌军,他必死无疑!”

  “将军高义!”刘备声音也颤了起来:“可恨备之前,还对将军起了猜疑之心,真是罪该万死!”

  关张二人相视一眼,眼中也露出震动敬佩之色,他二人同时施礼道:“愿听将军调谴!”

  这句话却是说的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尽显一往无前的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