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五十章绝地反击(1/2)

加入书签

  雨势渐渐转小,然而天空越发黑沉,一道道电光撕裂长空,似乎正蕴育着更大的风雨,同时,也映亮了荒原上那纵横穿梭的道道寒芒。

  炸雷般的狂吼完全压倒了天上的雷音,将不断冲至车前的乌丸骑兵震得心神失守之间,死神已经狞笑着收割他们的生命。

  张飞手中的长矛幻化出层层叠叠的如山矛影,在电光的映照下似虚似实,毒蛇吐信般在敌军的胸前刺入、抽出,顷刻间便将七八名乌丸骑兵尽数挑落马下。

  一名乌丸佰长自恃悍勇,眼见着那居高临下的一矛电刺而来,狂叫一声将左手持着的皮盾翻手迎上。

  摧枯拉朽的撕裂声中,那一矛毫无阻滞的透过四分五裂的皮盾,从那佰长宽厚的额上直接洞穿而过。

  僵直的尸体直挺挺的倒落马下,粘稠厚重的血浆却似连大雨也一时无法冲刷干净,有如喷泉般溅射开来。

  紧随而至的乌丸骑兵们无不失声惊呼,下意识的拨马转向,以避其锋芒。

  “不怕死的,只管上前!”豪雄的大笑声中,张飞挺直了俯下的身躯,一抖长矛。一道电光再次闪过,将他的形象清晰的显露出来……雄伟如山、迸发出无限力量的身躯,闪现着妖异黑色的俊秀脸庞,还有那被电光折射得有如冷月般的双瞳。

  此时的张飞,便如从远古之战中复活而出的魔神。

  “这才是真正的张翼德!”南鹰心中震动,喃喃道:“果然是绝世猛将!”

  “嘭嘭”的败革之声连续传来,惨叫声响成一片。

  另一辆战车上的关羽错身发力,纯钢制成的长矛几乎被抡成一条孤线,将四五名意欲绕行至车前的乌丸骑兵一起扫得抛飞出去。

  筋断骨折之声中,那些乌丸骑兵在半空中便已鲜血狂喷,凌乱的撞倒身后更多的敌骑。

  黑暗之中,一条长长的皮鞭有如巨蟒疾窜,在关羽尚未完全收回的长矛上道道缠绕。

  一名身手高强的乌丸人发出得意的大笑,双手紧握鞭柄骤然发力,意欲将关羽拖下车顶。

  “哼!”不屑的冷哼之声仿佛穿破鼓膜般落入耳中,那乌丸人一拖不动,再拖仍是有如蜻蜓撼石,立时心中剧震。

  他抬起头来,迎上对方戏谑轻蔑的眼神,正想松手放弃,疯狂的巨力已经从手中传来。

  绝望惊恐的尖叫声中,庞大的身躯不受控制离鞍而起,竟然直朝车顶飞去。

  下一刻,关羽一手持矛,另一手握掌成拳,迎着那乌丸人的来势,一拳轰在那人面门。

  血光迸现之中,恐怖的头骨爆裂之声清晰可闻,坚硬的头颅有如西瓜般整个碎裂开来,只余无头尸身倒飞而出。

  “这…这不可能!”素有乌丸第一高手之称的乌延本已亲身而至,想要斩杀汉将已挽士气,却被那近在咫尺的血腥杀戳惊得浑身冰冷。

  他面容惨白的下意识勒住了马缰,凝视着那几条高踞于车顶之上的身影,眼看着他们杀人于兔起鹘落之间,心中突然尽是畏惧,首次生出面对强敌难以抗拒的恐慌心理。

  闪动的目光突然落到最左侧的战车,乌延倏的震动了一下,随即嘴边泛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他一手夺过身侧一名属下的长矛,将整个雄伟的身躯伏在马背上,悄然策马蹿入暗淡的夜色中。

  南鹰有些吃力的一矛将敌骑扫落马下,望着身侧三员杀神般收割敌魂的猛将,不由苦笑连连。他至今仍然没有受伤,虽然他在四将之中实力最弱,然而自幼练就的强健体魄和千锤百炼的搏杀本能,再加上战车内的战士全力掩护,却令他蹈险如夷。

  幸好这场大雨,否则凭着乌丸人的精良骑射,自己几人只怕均要被活活射成刺猬……南鹰平端长矛,趁着敌骑一时尚未冲上的宝贵间隙,努力平复渐感麻木的双臂。

  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凝视着后方仍然密如蝗虫的追兵,心念电闪。这场残酷的追逐已经持续了三个时辰之久,只要再坚持片刻,乌丸人便会因为马力不济而被迫中止这场令他们铭记终生的惨败……任你空有数万战马又如何?却不知拉动这四架战车的八匹战马乃是千里挑一的良骥,胜就胜在耐力悠长。

  嘲讽的笑容浮现于嘴边,这些乌丸人一向骄狂,却是万万也不曾料到如此结局。借助天时地利、优良装备和精兵猛将,自己无意间再次创造了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一向自诩骑战犀利的乌丸骑兵,在以数万之众追击区区四辆马车无果外,还搭上了数百名最精锐的战士,这将对乌丸人的士气造成难以想象的沉重打击。

  南鹰缓缓闭上双目,整个身心完全沉静下来。渐趋微弱的风雨声中,敌方战骑虽然再次迫近,其战马的粗重鼻息却是分外清晰,这是马力即将透支的前兆,他们果然已经快要挺不下去了。

  南鹰不由脱口狂呼,正欲以电闪雷鸣的一击提前发出胜利的宣言,心中警兆突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