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三十六章西羌之行(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三十六章 西羌之行)正文,敬请欣赏!    张修端坐于大堂之上,正与几位祭酒商议教务,心中jǐng兆突现,抬头向上望去,一条人影落在堂前,正是张鲁。

  张修讶道:“公祺是你?为何独自一人返回?”

  张鲁面sè苍白,惨笑道:“师君,我失败了!你杀了我吧!”

  张修和众祭酒惊得一齐站起,齐声道:“什么?”

  张鲁的俊脸上闪过妖异的红晕,一张口喷出一团血雾,颓然倒下。他本就受到典韦重创,又狂奔二天一夜而回,实已快至油尽灯枯之境。

  众人大惊失sè,抢上扶住。

  张修感到手脚不听使唤的微微颤抖,急道:“其他人呢?”

  张鲁艰难道:“全死了!只有我一人逃回!”

  所有人均呆在当地。

  张修狂吼一声道:“真是气死我也!我定要尽起全教之众誓血此仇!”

  张鲁大惊,勉强抬起头道:“万万不可!”

  张修不能置信道:“你说什么?这样的奇耻大辱若不能报,你我叔侄今后还配继续领导天师道吗?”

  张鲁凄然道:“这仇我们报不了,敌人一人不损便轻易将我一千五百之众杀得干干净净,我们决不是对手!叔叔,算我求你,大局为重啊!”说着又一口鲜血喷出,双目翻白,晕了过去。

  张修浑身剧震,一屁股坐回原地,呆了半晌才怒道:“你们全是死人啊!还不速速将大祭酒扶下去医治!”

  几人如梦方醒,慌忙扶起张鲁向外行去。

  身后,张修yīn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记好了!如果谁敢将大祭酒方才之言泄露半句,我会将你们全部处死!”

  众人背后寒气直冒,一齐诺诺连声。

  张修独自一人垂头坐在大堂上,良久,抬起头来,面容仿佛已苍老了十多岁,涩声道:“罢了!罢了!”

  南鹰傲然矗立在巨石上。

  三百余名陷阵营和板楯营的战士衣甲鲜明,排得整整齐齐列于石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激动和兴奋,尽显自豪之sè,不仅是因为他们以少胜多,取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更是因为面前这位带领他们创造奇迹的长官。

  高风、朴虎、典韦等人率十几名兄弟快步奔来,高风大叫道:“报告长官!战场清点完毕!共发现敌尸一千四百余具,收缴各式兵器千余支。我方轻伤者十五人,无人阵亡!”

  战士们一齐欢呼雀跃着高呼道:“长官神勇!我军无敌!”

  南鹰缓缓抬起左手,所有人一齐收声,目露崇敬之sè望来。经此一仗,南鹰已经成功树立起无敌统帅的威望,一人不损的全歼过千敌人,试问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南鹰深深吸一口气,大吼道:“小子们!你们干得不错!很不错!没有让我失望!更没有让我们身后不远处的父老兄弟们失望!从今天起,再不会有敌人敢小瞧我们!”

  他侧身指向黑虎山方向,喝道:“兄弟们!那儿就是我们的家!不管敌人是谁,有多么强大!只要他敢犯我家园,我们就一定和他们血战到底!”

  所有兄弟一齐疯狂的挥动手中兵器,狂叫道:“保卫家园!血战到底!”声震山林,群鸟尽皆飞起。

  南鹰眼中也不能控制的闪过激动之sè,他不由自主的一个立正,右手齐眉,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以你们为荣!”他轻声说道。

  经过山道之战,全谷上下士气大振,万众一心的全体投入了狂热的建设中,其进度之快,让南鹰和高顺等人也为之发呆。

  本来这是一件可喜之事,但很快南鹰就开始头大了,因为,在得知此战详细情况后,所有未能参战的人的反应千奇百怪,搅得南鹰晕头转向。

  首先是程昱跑来,苦口婆心的劝诫,说什么为人主者,当运筹帷幄,不应亲身犯险,切记切记云云。南鹰只得连连认错,方才应付过去。

  跟着又是贾诩飘然而至,一通数落,主公太过心慈手软,白白放跑张鲁,实是放虎归山。南鹰只得装出一副高深莫测之态,费尽一番唇舌,将他支走。

  没多久,枣祗一脸幽怨之sè的悄悄过来,向南鹰痛陈自己怀才不遇,虽是一身武艺,却不被主公看重,说到伤心处,差点没有声泪俱下,南鹰好说歹说,胸膛拍得山响,向天立誓今后一定带上他,枣祗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未几,大门被人一脚踹开,清儿大小姐柳眉倒竖,俏脸含煞,纤纤玉指直点到南鹰鼻尖,口水唾沫喷了他一脸,吓得南鹰连连打躬作揖,许下rì后种种好处,这才将她恭送出门。

  南鹰关上房门,伸手拭去头上冷汗,只觉得昨rì一场恶战也远远没有适才车战来得凶险。

  正要躺到榻上稍事休息,叩门之声又起,他吓得弹跳而起,颤身道:“谁啊?我不在!”

  说完不由目瞪口呆,抬手轻打了自己一记耳光,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门外,杨昆的声音讶道:“你开什么玩笑!是我!快开门,我有大事要和你商量!”

  南鹰苦笑着刚刚将门开启一丝缝隙,杨昆已经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大刺刺的往案几边一坐,伸手提起水罐“咕冬咕冬”喝了个饱。

  南鹰心中忐忑,这又是一个没份儿杀人放火的主,小心翼翼道:“杨大哥,你莫生气,兄弟这里先给你赔罪了!”

  杨昆一口水差点呛在嗓中,咳了半天,南鹰堆起笑脸,赶紧给他捶背。

  杨昆艰难的止住咳嗽,愕然道:“你好好的给我赔什么罪?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南鹰傻眼道:“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杨昆没好气道:“我吃饱了撑的!我忙都忙不过来呢!”

  南鹰登时心情大好,笑道:“杨大哥有何要事?”

  杨昆脸上现出激动之sè道:“兄弟啊!你上次和我说到以飞禽传递讯息一事,我经多rì苦思并实践,终于摸出了头绪!”

  南鹰狂喜道:“你已经有办法了?快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