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六十四章乘风踏浪(1/2)

加入书签

  “……以上,便是我军此次北征幽州的全部详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匈奴、乌丸等异族将陷入与鲜卑的相互攻伐,大汉北疆的压力将大大减缓,令我方再无后顾之忧。将军已经决定,调拨全境储备物资,分派北征所获的巨大收益,启动渤海文治武备的全面发展!”

  中军大帐中,听完了高风亢长的战报之后,南鹰作出了如此的规划:“本将不会过多干预渤海政事,一切均由文和、枣祗、司马直和马钧等文臣自行理政,军事方面,也自有大哥、李进、甘宁整训兵马……当前,本将只关心两件事,一是公孙瓒斥巨金购买战马的真相,二是如何迅速扑灭沿海李少杰、管承等为祸多日的海贼势力。此两项,为本次军议之主要议题!”

  此言一出,虽然宽敞的大帐之中群英毕集,盛况空前,除了孙策这名借调将领被刻意外派,渤海境内的文武部属几乎全部到场议事,更有几位黑纱蒙面的神秘人物不远而来,气氛却是一片寂静。所有人均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将军容禀!”真容隐藏于面纱之后的孙宾硕终于开口:“在下惭愧,此次劫夺战马虽然幸不辱命,但对于公孙瓒的巨金来向,仍然全无半点头绪……唯一探明的,是此人已经成功组建起一支两千人的骑兵,对于一个小小的县令来说,这背后必定另有玄机!”

  “不必自责,你做得很好,令弟更是立下奇功!”南鹰出言宽慰道:“追查之事虽然事关重大,却不可操之过急,以免打草惊蛇。本将会下令听风所属全力协助于你,定要查出其中真相……若本将所忖不假,公孙瓒将成长为日后我们在北方的强大竞争者!”

  “因为当日的错失,我们不能借助太行山张燕等人的力量共查此事!”他不动声色的敲打了一下孙宾硕,庄然道:“这件大事,便交由你们孙氏兄弟全权负责。相信凭着白绕渐渐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孙兄部下的神通广大,完全可以胜任此事!”

  “多谢将军!”孙宾硕现出感激之色,欣然道:“此事,便包在我们身上!”

  “至于李少杰和管承,众位可有应对之策?”南鹰再次开口相询。

  “管亥,这管承便交由你对付吧!”众将之中人,有人嬉笑道:“说不定,他又是你管家的宗族至亲!”

  众人一起发出善意的轰笑。管平与管亥戏剧性的父子相认,无异是对日益庞大的南鹰势力,所注入的一针凝合剂。虽然管平离家近二十年,其容貌却几乎分毫未变,管亥虽然对于父子二人极其微小的体貌差距而心头骇然,却是对南鹰更加生出高深莫测的敬服之心和难以言表的感激之意,而初随南鹰的管平,对南鹰更是就此死心踏地,至死不渝。

  所有部属们对于此事津津乐道之余,无不心中生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敬畏,再想到南鹰屡屡灵验的预言和创造的种种奇迹,均对跟随明主而振奋欣喜,只觉天下之事将无不可为。

  听得众人戏谑之言,管亥面色尴尬道:“我可不认识什么管承……不过将军!”

  他露出少有的激昂之色:“此次失船之罪,均因末将而起。末将愿立下军令状,定要引本部人马以为先锋,扫平贼患,一赎前过!”

  “本将绝不怀疑你的决心和能力!”南鹰微笑道:“但是海贼海贼……你这个陆上猛将,此次只怕是坐定了冷板凳!”

  “冷板凳?”管亥一呆,挠头道:“是指将军自制的木椅吗?可是末将一向惯于席地而坐……”

  “傻瓜!”众人再次轰笑声中,甘宁昂首挺胸道:“还不明白吗?出海剿贼,那是本平海都尉的差事儿,与你有一个铜钱的关系吗?”

  望着管亥忿忿不平之色,南鹰盯着得意洋洋的甘宁,突然一笑:“说得好!那么本将请问你这个平海都尉,打算如何出兵剿贼?”

  甘宁笑容一滞,突然有如矮了半截,他讷讷道:“将军,这件事急不来的。末将尚未完成水军的训练……”

  “大言不惭!”南鹰毫不客气的斥道:“训练什么?连仅有两艘楼船都没了,你想用打渔的破船来训练那些入伍数月的渔民新兵吗?”

  众将又是一阵狂笑,此次轮到甘宁缩头缩脑的坐了回去。

  “水战之道,利在舟楫,没有战船,难道我们骑着马去打海贼?”南鹰淡淡道:“不过幸好…本将之前早已有了后手!”

  他瞧着目光大亮的甘宁,摆手道:“此事稍后再说,既然准备海上作战,当然要事先探知海贼的据点,还要掌握他们的行动规律。对此,本将想听听情报部门的说法!”

  “是的将军!关于此次海贼突袭我军船台,除了管亥将军指挥失当外,我们情报部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因为他们化整为零,分批潜入,便完全失去了对形势的掌握,今后将不再出现此类失误!”高清儿站起身来,脆声道:“不过,就在李少杰突袭船台之前,我们也始终没有放松对于他们的侦伺。通过对沿海渔民的暗中查探,初步确定了他们可能藏身的七处海岛……当然,这仍需进一步查证。同时我们可以断定,他们除了劫夺我方的两艘楼船外,至少仍拥有中型沙船十艘,总兵员接近两千……关于他们的行动规律和出没地点,稍后自有详细纪录奉上!”

  “我军初至渤海,情报滞后非你之过,而知耻后勇,更是难能可贵!”南鹰满意道:“还有你们听听!听听!这才是效率……你们不懂什么是效率?能力!听懂了吗?一群大老爷们,办起事儿来还不如人家姑娘,换了本将还不得羞死?”

  “不仅如此,将军!”郑莲亦淡淡接口道:“我们还打探到,李少杰曾与管承所部发生过一场激战,李少杰重创了管承……由此可知,这二人并不咬弦,且管承短期之内不足为虑!”

  “做得好!”南鹰赞了一句,突然皱眉道:“对了,那李少杰一方的白色大鹰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也拥有如同杨昆一般的驯兽高手?”

  全体一片肃静,显然此事至今成谜,没有探出丝毫内幕。

  “李少杰此人,不简单!”南鹰眯起了眼睛:“此人在攻打各地坞壁之时,已经展现出非同一般的才能,其部属也似乎多为汉军水师旧部,至于这突然出现的巨鹰…我们只能理解为,这是专门针对我军天眼的防范手段!”

  “这个人什么来路?”他提高了嗓音:“若是不能对其知根知底,我们将很难根据他的性格特征而制定出行之有效的作战计划!”

  全场再次寂然,突然一个声音微笑道:“关于这一点,在下倒是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

  南鹰望着那个缓缓立起的蒙面大汉,一双眼睛蓦的亮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你身在泰山,竟会知道渤海之事?”

  “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