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七十六章碧血忠誓(1/2)

加入书签

  在遥远的海天交接之际,白茫茫一片,天空与海水仿佛合为一体,令人发自内心的赞叹这份雄奇瑰丽,更会涌出自觉卑微的情绪,深深敬畏上天造物的莫测手段。

  灵帝伸手凭栏,怔怔的凝视着远方,久久无语,突然间,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挥了挥手。

  一瞬间,除了南鹰外,所有随侍身侧的卫士和臣子全部远远的退了开去。

  “传说中,东海之外有仙山,更有凡人未见的海外净土!”灵帝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询问南鹰:“所以秦朝始皇帝东望大海,并派徐福出海寻找!也不知传说是真是假?”

  “别的臣弟不知!”南鹰心中不屑,洒然道:“然而却是千真万确的知晓一事:东海之外,除了有一座化外夷人居住的倭国岛屿,绝无什么仙山净土!”

  “倭国?恩,朕当然知道!”灵帝不置可否道:“因为当年倭奴国奉贡朝贺,光武帝还曾赐予其‘汉倭奴国王’金印一方!”

  “那些倭人都是一群狼子野心的祸患!”南鹰有感而发道:“日后将会是我们的大敌,若陛下恩准,臣弟倒是很愿意奉旨征讨,彻底将其并入我大汉版图!”

  “汉扬,你相信在这世间有所谓的天命吗?”灵帝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南鹰的话,他侧过脸庞,答非所问的轻轻道。

  “天命?”南鹰细细咀嚼着这两字背后的深意,一时有些不明所以,含混道:“天命天命,即为上天意志,而天子则为承继天命之人。若陛下信其有,那便是有了!”

  “休想要蒙混过关!”灵帝摇了摇头:“你明知道,朕问此言,不是要听你的奉承之言,况且如此奉承,也太不高明……”

  “是否一个人的命运或是一个朝代的气数,从存在起便已经注定其结局?”他转过脸来,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南鹰:“朕,想听你的实话!”

  南鹰一阵迷惘,自从来到时代,他虽然成功改变了一些事件的过程,改写了一些人的命运,然而,更多的人和事,却是根本无法撼动其走向……这一切究竟如何解释?

  “如果说,一个人生来便注定拥有什么命运,那么臣弟万万也不能苟同!”他坦然道:“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事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其结局,这一点却是千真万确!所以说,对于天命之说,臣弟真的无法回答陛下的提问!”

  “不错,你是不信人生的命运,对于你那句‘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连朕都为之激赏!”灵帝微微一笑,重新转过脸向着大海:“可是,你相信谶言吗?”

  “谶言?”南鹰心中如同被重重捶了一下,他立时间想起了张角和襄楷均向他说过的那句神秘谶言……

  “臣弟不信。”他强笑道:“这些方士们用来蛊惑人心的图谶预言,焉能登得大雅之堂?况直至今日,也并没有实例证明它的准确!”

  “哦?这话别人或可说得,只是你为何也这么说?”灵帝似笑非笑道:“当日帝都战韩遂,你南鹰扬一番天谴预言,那可是令多少钻研图谶终生的高人奇士都为之汗颜呢!”

  “啊!这个嘛……”南鹰差点要伸手抓头,这可不是自打耳光吗?

  “代汉者,当涂高!”灵帝突然收敛笑容,仿佛漫不经心道:“你听说过吗?”

  “什么?”虽然南鹰已经预感到灵帝可能会说及至此,仍然浑身轻颤道:“这不过是民间流传的荒谬之说,陛下不会真的信以为真吧?”

  “什么叫民间流传的荒谬之说?连光武帝都对此深信不疑,你竟敢如此毫无敬畏之心!”灵帝淡淡道:“这么说来,你是听说过的!”

  “是的,陛下!”南鹰有些尴尬道:“不仅如此,臣弟还听人说过,这六字谶言源远流长,似乎还涉及到一桩绝大的秘密!”

  “可是陛下!”他终于忍不住道出了长久以来心中的疑惑:“这六字谶言流传甚久,无数浸淫此道的异人都始终无法勘破半分,若说有什么秘密只怕也是空穴来风。陛下又何必为此困扰?”

  “你错了!”灵帝诡异一笑,他遥望天际,悠悠道:“其一,这秘密并非是空穴来风,其二,所谓谶言,并非是六字,而是十二字才对!”

  “什么?”南鹰心中有如一道电光划过,他瞬间想起了当日张角之言:听说这一句谶言后另有一句对映之言,只有两句谶言合一,方能……

  他不能置信的退后半步,脱口道:“还有六字?”

  “不错!”灵帝睿智深长的目光令南鹰心跳加快,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静听下文:“那便是……续帝祚,海中青!”

  “续帝祚,这个好懂!”南鹰大喘了几口,才勉强压下心中震憾:“可是,海中青又是何意?”

  “这个答案,也正是朕一直从汉扬身上试图得到的!”灵帝蓦的双目神光大盛:“因为,朕一直坚信,你能够为朕解开海中青的秘密!”

  “不!不可能!”南鹰骇然道:“我不懂!”

  “知道我为何逼你出帝都?又为何令你督造战船?”灵帝苦涩一笑:“早有谶言曾经预示,大汉,只有四百年天命!朕的路,快要到头了!朕不得不为江山,为你侄儿,留一条后路!”

  “是因为这句海中青的谶言吗?”南鹰紧抿着嘴唇,艰难道:“可是臣弟,真的不知其意!”

  “你无须知道,你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