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八十二章军民和众(1/2)

加入书签

  简陋的茅舍后,污秽的豕牢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农正在忙碌着将碾碎的豕食倾倒入圈,七八头肥头大耳的豕发出哼哼的欢叫,一起围上争食。

  老人口中吆喝着,手中长把木杓熟练的左右拨扫,将豕食均匀分开时,也约束着豕群的争抢。望着日渐长成的家畜,老人面上那层层叠叠的皱纹非但没有舒展开来,反而透出一丝惊惧之色,手中的木杓正不受控制的微颤着,一双浑浊的老眼也时不时偷偷的瞄向身后。那是因为……

  距离豕牢十步之外,数十名汉军装束的战士正站得整整齐齐,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老人的一举一动,直瞧得他额头渗汗,心中发虚,有如芒刺在背,肝胆悬空。

  约半个时辰前,老人一如既往的早早起身,刚刚来到屋后,猛然间发现豕牢外不知何时站了一大帮彪悍的汉军,险些没有将他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只道是军爷们瞄上了自己圈养的家畜,前来打牙祭了。

  正当他惴惴不安时,却见一名汉军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继续做事。这反而令老人更慌了神,难道不止是要抢豕,还有什么企图……可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了呀!

  想象中的抢掠并没有发生,却更趋古怪。汉军们一言不发站得笔直,一脸肃然的就那么瞧着老人忙东忙西,什么举动也没有……可越是如此,老人越是胆寒。终于,他一把丢下手中的活计,“卟嗵”一声向着汉军们跪下了:“各位军爷,你们想拿什么便拿什么,饶了小老儿吧!”

  一双温暖的手掌伸了过来,轻轻托起了老人有如风中残烛的躯体,一个声音歉然道:“怪我们事先没说清楚,却是吓到老人家了!”

  老人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猛然抬起头来,望着面前那个面露微笑的年轻人,吃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老人家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来瞧瞧!”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更是令老人听直了眼,这些汉军中竟然有女人?而那女子下一句话更是听得老人再次翻起了白眼,当场一跤坐倒:“和老人家说话的,便是我们渤海太守大人……”

  “太守…太守大人!”老人吓得变了腔调,虽然他这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员不过是个亭长,但是太守二字意味着什么,他却是知道的,而如今的本郡太守,更是一个在乡野俚俗暗中相传的大将军!

  那长发散肩的年轻人狠狠瞪了一眼那开口的女兵,再次扶起老人,轻轻的笑着:“我这个太守有名无实,老人家不用理会!”

  他见老人一副想跪又不敢跪的样子,又笑了,伸手为老人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对老人身上的异味竟是丝毫不以为意:“长者为尊!老人家便不用行礼了,只是有些话想要请教!”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老人即使再驽钝也明白了一事:堂堂太守岂会图谋自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老朽?而这位年轻的太守大人面上那发自内心的真诚神色,更是令老人心中一动,想起了这位太守的种种传说……

  “小老儿从命!”老人心中的戒惧渐渐褪去,他欠身一礼,面上也浮出了一丝笑容:“请教可不敢,大人想问什么只管问,小老儿必定如实回答!”

  “我看到老人家这一圈猪,养得都是油光滚壮,不知可有秘诀?”年轻的太守始终没有自称“本官”,更是令老人受宠若惊,一听得问及自己养的家畜,立时来了精神。

  “谢谢大人夸赞!”老人笑得眯起了眼睛:“其实也并无什么秘诀!”

  他向着一旁的大筐努了努嘴:“老儿养畜多年,无意间发现一个秘密,那便是我们渤海无数滩涂上盛产的水草,特别适合喂养肥豕,只要采摘长大鲜嫩之草,加以晒晾搅拌切碾,佐以配料,不出数月便可催膘……只是一点儿经验罢了!”

  “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