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渤海鹰扬第九十八章一战成名(1/2)

加入书签

  但见典韦轻展雄躯,浑身筋骨立即迸发出跃跃欲试般的爆响,他猛然挺直腰杆,整个人焕发出脱胎换骨般的惊人变化,仿佛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再也难寻适才的粗汉气质。

  这种变化来得快速神奇而又极具震憾,令满场宾客无不露出惊愕骇然的神色。任谁也能看出,眼前这个名叫典韦的粗豪汉子绝非如同梁彦猜测那样,而是一名身具可怕战力的真正高手,他表现出的气势甚至远远超过了方才龙争虎斗的两大年轻高手。

  连张辽亦吃惊的张大了口,以他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隐藏在典韦躯体下的恐怖威能,可笑他之前仍认定甘宁已经是渤海军的有数高手,他突然发觉,自己错得很厉害!

  唯有曹操打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寒战,不由自主的将思绪拉回到昔日行刺张让的那个夜晚……那夜,集合他与孙宾硕、子二天干地支三大高手之力,仍是险些全军尽没,若非黄忠及时出手,他如何还能有今日?那夜失手的关键,正是因为南鹰和这个典韦的横加干预。令他尤为心惊的是,典韦今夜表现出的气势,竟然似乎更胜当日……

  他不由向着袁绍望去,见他亦是一脸震惊之色,不由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本初真是失策,好不容易请回了南鹰,正应双方联手共御强敌,何苦还要寻机试人深浅?徒自长了他人志气,折了自家威风。

  典韦径自从梁彦身边昂然而过,向庭院中行去,再也没有向他多瞧上一眼。

  然而众人望着他雄伟如山的背影,却无不生出亦真亦假的错觉,似乎典韦每踏出一步,浑身气势便增长一分,那一步步踏在地面的正常足音。也不知怎的竟有些震颤耳膜,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众人心底。

  正当所有人瞧着典韦的魁伟背影,生出透不过气的凛然之感,突然间典韦毫无征兆的猛然转身,向着梁彦抬手微笑:“梁先生,请!”

  他步幅挥洒,意态从容,浑身更透出一股渊渟岳峙的泰然,令人再难将他和适才那个吃相拙劣的粗人联想起来。

  梁彦浑身一颤,终于露出如临大敌的戒惧之色。他一直以气机将典韦紧紧锁定。岂料典韦似乎根本不受丝毫干扰的蓦然转身,成功破去他的无招之招,更令他险些心神失守,生出对手不可战胜的畏敌之心。

  梁彦终非常人,他深吸一口气,不仅压下心底的杂念,反而生出对手难遇的振奋心理,他亦露出一个淡笑,缓步行下台阶。点头道:“不想帝都一行,竟能遇上典兄这样的高手,无论此战成败,都将令在下终生受益……不知典兄精于何种兵器。你我以武会友,点到为止如何?”

  包括南鹰在内的所有人听得他这一番话,同时对他刮目相看。面对典韦表现出的强横,这梁彦非但没有丝毫怯场。反而借着不卑不亢的言辞尽显不惧一战、无谓成败的气度,令人对其适才的主动出面挑战而生出释然之心。

  “既然是以武会友……”典韦再次露出一个憨笑:“那么且瞧梁兄挑选什么兵器,在下也好当场受教!”

  此言一出。众宾客一阵哗然,梁彦也是面容微抽。听典韦言下之意,竟是梁彦使什么他便使什么!须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的精力极其有限,绝无可能面面俱到,即使是一生苦习武艺的当代高手,若是失却称手兵器,在面对同一极数的高手时也必定难逃败局。

  若**韦方才已经表现出强大实力,必会被人们视为无知疯汉,如今这番话再落入众人之耳,却均感典韦似乎根本没有将对手放在心上。

  南鹰听得心中叫绝,知道典韦并非一味托大这么简单,此言不仅是对梁彦说话的无形反击,表达出两方实力绝不等同的强大信心,更是营造未战先胜的无敌气势,意图破除梁彦的稳固心神。

  他望着场中那个高大的身影,心神不由一阵恍惚,回想当日陈留城中那个名叫黑牛的打铁少年,直如身陷梦境……经过这么多年的洗炼,典韦终于伐毛洗髓般登堂入室,昂首阔步的迈入了一个全新的不同人生,再难重遭历史所载的悲惨厄运。这已经是对历史的最大改写,而自己做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否应该与有荣焉?

  猛然间,一股强烈的心悸涌入心底,南鹰从典韦的身上突然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影子----张飞!他绝对是一个不输于典韦的文武全才,甚至尤有过之!

  南鹰握着金樽的手掌一紧,近两年来,传说中的人物接踵而现,自己的无敌时代只怕也将一去不返……乱世,从现在起,才算真正开始!

  鼓掌叫好之声大作,令沉思中的南鹰愕然抬首,同时心中暗暗自责,自己的部属兄弟正在为了捍卫渤海军的荣誉而挺身而战,身为主将和主公,怎能如此心不在焉?

  他的目光重新落回场中,立时神光大盛,嘴边泛出一丝难以抑制的微笑……可惜这个时代没有投彩活动,否则这梁彦必可大放异彩!他竟然挑选了长棍作为兵器,若他知道典韦当年正是以一柄铁棍纵横无敌,当可明白自取其辱四字的真义。

  果然,典韦见梁彦伸手取过一柄长棍,亦露出又惊又奇之色,他微一犹豫,也从兵器架上取过长棍,横于双手。

  满堂宾客眼见典韦果然效仿梁彦,均对其人的信心十足生出由衷敬意,纷纷击节称赞。

  梁彦单手一展,立时风声大作,一柄长棍竟于掌间神奇的转动如轮,化出重重棍影。蓦的,影散风止,梁彦一手将长棍收于身后,一手前趋,微笑道:“小弟目下正长居于帝都,而典兄远来是客,请先出手!”

  众人见他举重若轻的露了一手,尽显当代棍法大家的风范。叫好之声不由响成一片。

  典韦却根本没有瞧上对方一眼,他怔怔的垂首凝视着手间长棍,终于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轻轻叹息:“这才是我心目中期盼已久的一战!”

  座间,除了深谙典韦底细的鹰巢老兄弟外,所有人听得他的叹息,均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众所瞩目之下,典韦突然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单手握住长棍一端,遥指梁彦。

  众所周知,棍法精义在于双手持棍。前手以为先锋,重在发力,而双人棍战,则应首攻其发力先手,断去其发力之点。典韦自弃一手,岂非正中对手下怀?

  正在所有人茫然不解之时,梁彦突然间脸色大变,死死盯向典韦的棍尖。

  “嗡嗡”的可怕音颤之声渐渐由小变大,典韦的长棍前端不知何时发出难以辨识的细微颤动。并且不断扩散开来,终于在满庭灯火之下,化出层层叠叠的万千棍影,原本身为死物的长棍仿佛突然间注入了生命。变成一条昂首吐信的毒蛇。

  “去!”如雷吼声中,典韦仍然保持着前棍前指的姿势,脚下仿佛缩地成寸的闪电欺身,一时之间。便似无数意欲择人而噬的蛇首径向梁彦噬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