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十七章月下心语(1/2)

加入书签

  一弯新月悄然从云雾之后探出半张面庞,似也在凝视着这对心慌意乱的年轻人。

  南鹰沉默了半晌,才突然重又坐下:“你说得对,我布下这七处山头的火光,其实是为了传出讯息!”

  “讯息?”马云萝也似乎忘记了二人适才那一番令人羞涩的对话,讶然道:“你说过,你的部属均已撤走,这讯息却又是要传给何人?”

  “我不知道!”南鹰摇首道:“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一旦从洛阳撤出的人马与渤海方面援军会合,再联合附近的友邻部队,他们已经不惧周边任何一股势力,包括董卓!”

  “在送走老弱家属后,他们会卷土重来,并不惜一切代价的派出斥侯深入各处寻我。邙山既然是我既定计划中的行动路线,他们当然会重点查探!”南鹰伸手指着远近山头的火光:“你说这些火光形似图案,其实便是一个北斗七星的方位,而斗柄所指,正是我们明日将要离去的方向!”

  “这么隐晦,他们能够辨明吗?”马云萝微微吃惊道:“不过确是不着痕迹!”

  “你放心!”南鹰信心十足道:“那帮小子都是我一手教出来的,若连这么粗浅的暗记都辨识不出,还有何资格名列鹰将?”

  “都是你教的?你又有何自夸之处?”马云萝双手抱膝,翻了一个可爱至极点的白眼:“当日还不是一样在本姑娘手中灰溜溜的跑掉?”

  “是!是!你厉害!”南鹰摸了摸鼻子,再次投降道:“方才说到……去找点吃的,你等我一会儿!”

  “不用了!”马云萝从怀中摸出一方罗帕打开,露出两块面饼:“夜色已深,休要冒险行动……即使猎得野物仍会有烧烤后的遗迹,追兵们定会从此间与别处的对比觉察我们仍然只有二人的真相!”

  南鹰微愕,心底亦不由佩服她的心思缜密。

  “虽是泡了点湖水,却仍可食用!”马云萝扬手掷过一块:“将就着吃点吧!”

  南鹰一把接着。凑到嘴边,却先嗅到一股罗帕上的清香,不由一顿。

  “怎么了?”马云萝微怔,却立即明白过来。火光映照下,她面色再次一红,嗔道:“若是嫌弃,便快快还我!”

  “不嫌弃!”出乎马云萝意料之外,南鹰摇了摇头,正容道:“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能在逃亡之旅上有此裹腹。已经是幸事了!”

  马云萝见他慢慢的嚼咀着面饼,眼中却流露出追忆之色,脱口道:“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可不似你从小锦衣玉食,莫要瞧我如今指挥千军万马,风光无限……从前的日子可是清苦得紧!”南鹰微微一笑:“十岁之前,我只能做一个偷儿,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有时还会被人痛殴一番……”

  “什么?”马云萝浑身一震,美目之中尽是震惊之色。她突然一笑:“你又在说笑!”

  “你瞧我象在说笑吗?”南鹰侧过脸来,纯净清澈的目光向着马云萝瞧去。

  “可是,传说中均说你出身高贵,还有可能是汉室宗族……”马云萝不能置信道:“不过说来奇怪。关于你成年之前的经历,我们发动所有人手仍然一无所获,就连韩遂和我大哥也对你来自西域深信不疑!”

  “韩遂?知道你当日劝我归降时,我为何宁死不屈吗?”南鹰双目中闪过令马云萝亦为之心颤的忧郁之色:“因为我幼时的经历。令我对所有身居高位却视百姓有如草芥的人心怀痛恨……不管世人如何看我,我只想改变这个世道!”

  “你!”马云萝听着他倾诉心声,亦是神驰往昔。欲语还休的低下头来。

  “云萝,原谅我昔日对你的误解!”南鹰平静道:“你我的首次相逢,原本就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其后种种再遇,更是充满着刀光剑影和流血牺牲,直至我听说你一怒出走凉州,我突然心底涌出一种无限的喜悦……”

  “什么?你想说什么?”马云萝听得心弦震颤,她星目迷茫道:“为什么喜悦?”

  “因为我知道……”南鹰坦然道:“阻在你与我之间的那道障碍,不存在了!”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心声吗?”马云萝芳心剧震,连声音也颤了。

  “不!不止如此!”只听南鹰低低道:“其实我没有权力那么做!还记得吗?我曾经对你说过男女平等的观点…我只是向你打开心扉,盼望你可以走进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