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二十五章只身探营(1/2)

加入书签

  在南鹰不能置信的目光中,一身血迹、满面憔悴的张奉浑身镣铐的艰难行下车来。

  “此人是谁?”马云萝虽然目力惊人,只依稀看出是一个男人。她见南鹰面上失色,不由讶然问道:“是你的朋友吗?”

  “他便是张让之子张奉!”南鹰缓缓吐出胸中一口浊气:“不错!他是我的朋友!”

  虽然在最后关头,张奉背着自己偷偷带走了史侯,然而这并非兄弟之间*裸的背弃行为,更无法抹杀张奉多年对于自己的深情厚谊……

  “明白了!”马云萝轻轻点了点头,耸了耸肩:“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凭着你的性格,定是要去救人的!”

  “云萝你……”南鹰听得心中一阵感动。马家一向仇视张让,她竟会为了自己而毫不在意主动提出救人,确是难能可贵。

  “天色就要暗淡下来了……”南鹰深吸一口气,精神一振道:“无论在公在私,今次这趟浑水都是淌定了!只待入夜,我们便潜入敌军大营!”

  “在此之前!我们是否需要先去寻着你所说的藏船地点呢?”马云萝微笑道:“莫要忘记,华雄既然能够谴人知会郭汜,定是掌握了我们的动向。相信他们此时仍然死死的吊在我们身后,即使是成功救出你的朋友,我们也需要立即渡河撤走!”

  “你说得对!”南鹰猛一点头:“藏船之地应该就在不远之处了!”

  “真是刺激啊!”他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面对前后夹击的优势敌军,还要及时抢出人质远遁……这游戏真是怎么看怎么熟悉呢!”

  “你说什么?”马云萝茫然道。

  “大偷袭呗!”南鹰若无其事道:“说了你也不知道……,现在要想一想如何隐蔽突入了!”

  夜色渐深,董军营地内却是灯火通明,虽然看不到大规模的兵马调动迹象。但从不断传来的战马嘶鸣声和远近相闻的脚步之声却不难得知,营内仍是一片忙碌。

  巡门的士卒们努力睁大了眼睛,警惕的望向无边无尽的黑暗,虽然他们都很尽责尽职,然而时间一长。那种无法忍受的视觉疲劳仍令他们情不自禁的揉起了眼睛。

  一名什长刚刚放下搓揉眼角的手,突然浑身一僵,眼中露出惊惧之色……一个呼吸前仍然没有丝毫异动的黑暗之中,此时却毫无征兆的现出一条黑影的轮廓。

  “什么人!”那什长虽然惊于那人的神出鬼没,但是想到身后便有几千兄弟,立时勇气狂涨的大喝道:“再不表明身份。我便要放箭了!”

  “嘎吱吱”的声音中,十余名巡门士卒一起拉紧了手中长弓。他们仍然没有鸣锣示警的意思,只不过是区区一个人罢了,若是擅发警号怕是会被上峰斥为大惊小乱,何况面前此人仍是敌友难分。

  那黑影渐渐行近。却高高举起了双手,似乎在表明并无敌意的立场,瞧得那什长更是心中一松,他将抽出的长刀重又归入鞘中,叫道:“这位兄弟如果是自己人,不妨出个声,免生误会!”

  他这么说着,语气却是更趋缓和。白天已经有两名董卓的亲卫骑马赶至。为领军的郭汜将军带来了紧急军情,谁也不敢说眼前这人是否仍为上面派来的信使,还是客气一点为上。

  那黑影蓦的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不由令众军一起色变道:“女人?”

  狂风骤起,那黑影原来行动缓慢的身形竟有如鬼魅般倏的立在了那什长的面前。

  “你!”那什长心跳加快,条件反射般的再次伸手去握刀柄。

  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从胸口传来,那什长有如腾云驾雾的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直喷。

  “不好!抓住她!”众军终于反应过来,一起围攻上来。

  那黑影原地一个回旋。脚下闪电般的连环踢出,中者无不有如那什长一样的抛飞出去。

  “当!当!当!”黑夜之中。慑人心魄的金锣声终于不要命般的狂敲起来。

  整个军营霎时间人声鼎沸,一队队战士从营中各自狂涌而出。隆隆的蹄声也响了起来。兵不卸甲、马不卸鞍的骑兵们纷纷从四面八方冲来。

  那黑影再出轻轻一指,点倒了最后一名巡门士卒,这才转身迎向那队最先冲至的骑兵。

  火光的映照下,那黑影仿佛化身夜之精灵,浑身全不受半分力道轻轻飘起,足尖从骑兵们肩上有如蜻蜓点水般掠过,然而被她踏中之人却无不如殛雷击的吐血坠马。

  当更多的骑兵开始向营门处冲来时,那黑影才发出一阵低低的轻笑,一回身没入茫茫夜色之中。

  “追!一定要追回来!”一名长相威猛的将军气急败坏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