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三十六章酸枣会盟(1/2)

加入书签

  陈留郡酸枣县,近日来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况。在通往该县的四方道路上,旌旗蔽日,尘土漫天,正有一支支汉军向着这片小小的弹丸之地汇集而来。

  而酸枣城外,早有无数军马扎下无边营盘,但闻人欢马叫,但见兵甲耀目,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大军囤积于此。

  大营之中,校场之内,一座高达丈余的将台之上,正有一名文官手捧书简的慷慨陈词,台下铁甲林立,剑佩锵锵,挤满了各地诸侯和文武英才。

  “……贼臣董卓承汉室之微,负甲兵之重,陵越帝城,跨蹈王朝,提挚幼主,残害朝臣,斩刈忠良,焚烧宫室,烝乱宫人,发掘陵墓,虐及鬼神,过恶烝皇天,浊秽薰后土。神祗怨恫,无所凭恃,兆人泣血,无所控告。仁贤之士,痛心疾首,义士奋发,云兴雾合,咸欲奉辞伐罪,躬行天诛。凡我同盟之后,毕力致命,以伐凶丑,同奖王室,翼戴天子。有渝此盟,神明是殛,俾坠其师,无克祚国!”

  那文官念毕,向着台下四面行了一礼,大呼道:“下官广陵郡功曹臧洪,蒙诸位不弃,宣读会盟誓词已毕!从此追随诸位仁人志士,共赴国难!”

  “有劳子原兄!”台下的各级文臣武将纷纷回礼。

  “请----”臧洪拖长了声音大叫道:“讨逆盟主、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袁绍袁本初!”

  一身铁甲的袁绍拾级而上,他向着臧洪点头示意,当仁不让的立在了将台上的首位。

  “请----,后将军、领南阳太守袁术袁公路!”一脸谦和之相的袁术缓步行上将台。立于袁绍之侧。

  “请----,兖州刺史刘岱刘公山!”

  “请----,豫州刺史孔伷孔公绪!”

  “请----,青州刺史焦和焦元广!”

  “请----,河内太守王匡王公节!”

  “请----。陈留太守张邈张孟卓!”

  “请----,广陵太守张超张孟高!”

  “请----,东郡太守桥瑁桥元伟!”

  “请----,山阳太守袁遗袁伯业!”

  “请----,济北相鲍信鲍允诚!”

  “请----,奋武将军曹操曹孟德!”

  “请----。假司马张杨张稚叔!”

  随着臧洪的宣读之声,一位位文臣武将步上将台,依序站定,端的是人才济济,英雄齐聚。

  臧洪再次念毕。才含笑道:“除了在座各位,尚有荆州刺史王睿、陈国相许玚、长沙太守孙坚、江夏太守刘祥等多位同仁,亦在领兵向着酸枣方面而来,吾辈不孤,敌忾同仇,定要扫灭国贼,廓清环宇,还我大汉朗朗乾坤!”

  袁绍亦是沉声大喝道:“不错!此次我等会盟聚军。可谓是盛况空前,总兵力达三十万之多!只要我等戳力同心,精诚一致。想取得董贼之头,只在反掌之间!”

  校场中数万将士听得热血沸腾,更惊于己方军容鼎盛,无不振臂欢呼。

  “诸位!”袁绍环顾四周,欣然道:“蒙各位抬举推为盟主,本将感激不尽……既然身负要职。便当殚精竭虑!”

  他一挥手,立即有兵士抬过巨型布帛制作的地图:“此次我军兵力强盛。而董贼军力有限。我意,兵分四路。直取洛阳……”

  “报!”远处一名军官的通传之声打断了袁绍,他一怔道:“何事通禀?是否哪路援军又至?”

  “禀将军!”那军官大声道:“营外来了一支兵马,自称是高唐县令刘备!前来会盟!”

  “哦!是玄德啊!”袁绍、袁术二人一起叫道,面上虽现喜意,眼神却均是有些不以为意。他们原本邀请的是公孙瓒,然其托故未至,却推荐了副手刘备。碍于袁术与公孙瓒的密切关系,袁绍还虚应其事的表了刘备为高唐县令。

  很快,一身皮甲的刘备匆匆行入,身后仍是关张二人相随。他向着将台一礼:“见过诸公!”

  “玄德来了!”袁术微笑道:“公孙兄一向可好?”

  “多谢公路将军记挂,公孙兄正忙于边事无暇分身,特命下官领兵三千,前来助战!”刘备从容答道。

  “好!”袁术点头道:“还不上台听调?”

  袁绍心中冷笑,此前联合抗击董卓和南鹰,他与袁术暗中达成攻守同盟,为了增强实力,曾派辰一毌丘毅至丹扬募集精兵,公孙瓒虽然远在幽州,听说之后却硬是插了一脚,也是委派了这个刘备担任毌丘毅的副手,无非便是想分上一杯羹,那时怎么不见他忙于边事?扩充实力时不遗余力,上阵冲锋时却只想着保存实力……这个公孙伯珪,真是一只老狐狸!

  他腹中暗诽,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向着刘备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才继续道:“本将意欲兵发四路,同取洛阳,务要令董卓那贼左支右绌,首尾难顾!具体分兵如下,由本将领河内太守王匡、假司马张杨、奋武将军曹操领兵七万,渡河驻于河内,吸引董军主力;由后将军袁术领……”

  群雄正听得聚精会神间,一名军官又一路奔来大叫道:“报!长沙太守孙坚,领兵两万五千,前来会盟!”

  “两万五千?”袁绍和袁术同感愕然,不由交换了一个怀疑的神色。就连群雄之中,也发出一阵“嗡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