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三十七章震慑四方(1/2)

加入书签

  随着那名军官的禀报,整座将台之上倏的沉寂下来,群雄面面相觑,眼中均有震憾之色。

  一万骑兵?且不说购买万匹战马、骑兵装具和所需粮草背后代表的天文数字,便是培养一万名精于骑射的战士,也不是在场任何一方势力所能办到……还有数千辆战车?即使仅是一车两马,这又是近万战马!难道这位鹰扬中郎将是打劫了哪个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民族?

  其实他们还真是猜对了,鹰巢方面在兼并了叁狼羌一支后,又有白马羌姜木的全力支持,一直都保持着全员骑兵的配属。南鹰率两千精骑开赴渤海后,既有贵霜马商阿基克斯和鹰巢方面源源不断的补充,又派孙宾硕悄悄一笔阴了公孙瓒的数百良马。更为关键的是,在云雾山一役大获全胜,一人不损的俘获了万余乌丸战马,虽然依着马云萝的建议只取了半数,依旧是满载而归。如果是组建一支奔袭数千里的强大骑兵,非配一人二马乃至三马不可,然而从渤海至酸枣,不过数百里之遥,一万骑兵利用战车部队的随军给养,却已经足够支撑他们打一场短期战役。

  正当深谙渤海之强的孙坚、孙策亦为之震惊时,又一名军官匆匆奔来,大叫道:“各位将军,一名令使在黑鹰大旗之下驰至营外,以我军通用旗语告知,鹰扬中郎将、领渤海太守南鹰,有请各位将军过营一叙!”

  “什么?”群雄又是狠狠的震动了一次。不是说刚刚抵达吗?怎么就成了过营一叙了?难道渤海军竟有如此通天之能,竟能在眨眼之间扎下营盘?

  孙坚见群雄均有犹疑之色,不由冷笑一声,大步向着营外行去,头也不回的大叫道:“臣长沙太守孙坚,恭聆圣谕!”

  袁绍、袁术一干群雄突然间面白如纸,他们猛然间醒觉,南鹰仍然身负天子御令。他的一言一行均代表了……如朕亲临!在座群雄无不是打着汉室忠臣义士的旗号,若敢违逆不从,岂非是自绝于天下?

  袁绍、袁术交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目光,低着头向外行去。蓦然间,袁绍心底生出一阵强烈的悔意,若是继续与南鹰维持盟约关系,是否今日便可利用南鹰的身份,占足天下大义的名份?而非似现在这般进退维谷,眼看着辛苦布置的讨董大会,便要成为他人嫁衣!

  而袁术眼中却是杀机隐现。南鹰不除。自己岂非一辈子受制于人,永无出头之日?

  群雄之中更有野心勃勃之徒暗中哀叹,只可惜这天子御令仅有三面,尽数落入南鹰之手更是天下皆知,否则若能巧除豪夺至自己手中,便可从此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发号施令者……可惜,若无天子亲授,任何人都不可能甘愿屈从于一面令牌之下,而意欲强占者更会成为天下公敌。因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数千节高大厚重的战车车体已经排成一圈严密的防御工事,无数架令人心弦颤抖的巨大弩车从车体狭小的缝隙间探出狰狞的獠牙,似乎在向前来会唔的群雄展现着渤海军的强大力量。

  营盘外。军容鼎盛的骑兵部队更是往回奔巡,放眼望去,无边的大地仿佛尽被如云的黑色披风所覆盖,黑铁的金属光泽和兵器的雪亮反光更将人们的视线映得忽明忽暗。

  顺着战车工事入口缓步而入。群雄们突然愕然止步,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的景象。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女兵正斜端着弩机,踩着整齐至夸张的步伐奔来。在一声声清脆的叱喝声中,迅速沿着工事布下防线,其训练有素之处足以令任何寻常汉军生出寻找地缝钻入的羞愧心理。

  “快看!那是什么?”河内太守王匡突然骇然道。

  众人一起瞧去,更是望呆了眼。数十名战士正在有条不紊的组装着一架庞大的战争机器……投石机!眼看着高耸的机身一点点拔地而起,倒吸冷气声响成一片,渤海军竟然已经掌握了这等繁杂精密的技术,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等群雄回过神来,低低的兽吼声传来,数十名强健的渤海军战士手牵着猛兽行来……包括袁绍、袁术和孙坚在内,所有人无不瞳孔剧缩,猛虎?望着身躯庞大、眼神森怖的上百只猛兽,群雄之中已经有人两股战战,连呼吸亦是难以顺畅。

  “各位将军,末将等谨代我家将军,欢迎莅临!”豪壮的声音中,一大片的耀眼银光几乎闪花了所有人的眼睛,至少三十名身负银披风的渤海鹰将分为两组列队而来,分为两边站定,形成夹道欢迎之势。为首二将正是袁绍、袁术熟悉的典韦和李进。

  典韦自不必说,当日于洛阳何府之会的一场较技已经展现出足以问鼎天下第一的超强战力,而李进虽然没有出手,却无一人敢于小视于他……早闻此人才是渤海鹰将中除了高顺外的第一人,文武双全,箭术称绝。

  袁绍一眼瞧见黄忠,却见他一脸淡然的立于左首队中第三的位置,不由眼皮直跳……昔日天干地支第一高手,怎么竟只排于这等位置?

  而袁术一眼看到了排在右首队末的一人,更是面色大变……雷薄!他不是死了吗?

  “多谢各位将军!”袁绍强笑道:“不知汉扬现在何处?”

  “请吧!”李进侧身相请道:“将军与高将军、贾先生正在将帐之中静候!”

  群雄怀着忐忑之心踏入鹰将们夹道排成的通道,却见鹰将们均是整齐划一的拱手为礼,不由心中稍松之余,暗暗赞叹渤海治军治将之严。

  当孙坚领着孙策一脚踏入,突听所有鹰将轰然喝道:“奉将军之命,恭迎孙坚将军,孙策少将军!”

  群雄相顾失色,原来孙坚与南鹰竟是这等密切的关系!怪不得先前如此力挺南鹰!袁绍和袁术再次交换了一个忧虑的眼神,心中均是沉重,南鹰已经具备如此实力,一旦与孙坚联手。试问还有谁人能够对抗?群雄之中更有人暗中妄加猜测,孙坚除去荆州刺史王睿,是否亦为南鹰授意,这究竟是否代表着南北两大势力联手开创局面的危险信号?

  孙坚一时愕然,显然想不到会单独受此礼遇,他慌忙回礼道:“诸位将军客气,多谢汉扬了!”

  而孙策却是环顾着行了一个军礼,欣然大叫道:“多谢各位兄长!”

  在群雄既羡且妨的复杂目光中,孙氏父子相视一笑,昂首挺胸的向前行去。

  庞大至令人惊叹的将帐中。两排群雄前所未见的木制坐具从将案一直排到帐口。

  南鹰立于将案之后,拱手道:“本初、公路,还有孟德……多日不见!请入座!”

  他抬手指了指左手一溜坐席,微笑道:“本人自创,各位请!”

  袁绍、袁术到底是见多识广之人,见右首首席和二席已有高顺、贾诩二人端坐,立即打了个招呼后便从容入座。

  其余群雄见鹰将们已经纷纷坐入对面木席,亦有样学样的依序就座。手抚那宽厚结实的木质,感受着那份腰腿放松的感觉。均是暗自称奇,再次对这位传说中的鹰扬中郎将增添了几分莫测之感。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在展现出强大的军事实力成功震慑各方诸侯之后,南鹰毫无架子的微笑着步下将案。与群雄一一见礼。

  面对袁绍、袁术的尴尬目光,他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客气话,大大减缓了帐中的紧张气氛,令一些多少了解内幕的诸侯心中大定。

  对着曹操无言以对的感激之色。南鹰哈哈一笑,大力一拍其肩,不作任何表示。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对待孙坚时,南鹰却是毫不避讳的与之相拥一下,尽显二人与众不同的深情厚谊。

  待轮到陈留太守张邈之时,南鹰微微一笑,在他耳边轻轻说出一句令其又惊又惧的耳语:“原来你便是庚一,老朋友了!”

  他退开一步,随口又道:“董贼篡政,以其卑劣手段致令无数大汉志士身陷贼手,本将深为佩服的何颙、王允、荀爽诸公亦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本将无时不刻都在想着将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