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四十五章不战屈敌(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四十五章 不战屈敌)正文,敬请欣赏!    野利雄微微闭起双眼,端坐在马上,身后二千羌人轻骑神sè肃穆,集体牵马列成一条漫长的散兵线,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着侦察骑兵的回报,那时将决定总攻发起的时刻。

  此处距黑虎山已经不足三十里,按照羌马的脚力,足可在一个时辰内攻至山口,现在胜负的关键就在于敌人是否清楚他们的动向。为了将所有的敌军斥候抛在身后,野利雄率二千羌人轻骑一连奔行了三rì,驱驰500里,远远将本族大队丢在后方,他自信这将是一次成功的奇袭,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羌人轻骑骤然杀至,敌人不能置信的惊慌逃窜的狼狈模样。

  野利雄嘴边泛起一丝骄傲的微笑,他们羌人本就是雄鹰和黑狼的后代,数百年来,凭着来去如风,进退自如的战术才能以少胜多,以弱克强,在万里大地上占有一席之地。

  突然,他双目一睁,只见一个黑点从远处草原上快速奔来。

  野利雄不由瞳孔收缩,他明明派出5名骑兵,为何只回来一人,难道出事了?

  一个满面尘土的羌人纵马来到野利雄马前,不待马停便滚鞍下马,悲愤道:“首领,我们中了埋伏了!快救救兄弟们啊!”

  野利雄感受到身后战士们的轻轻sāo动,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羌人伸手拭一把汗水,勉强镇定道:“我们依首领之令前去黑虎山查探,不料刚刚前行十数里,竟然遇上数百骑兵迎面杀来,我们只得四散而行,除我之外,其他兄弟全被他们给捉了!”

  野利雄心中一沉道:“数百骑兵?你瞧清楚了,是不是广汉羌骑兵?”

  那羌人迟疑道:“虽然控马的样子有些象是我们羌人,但瞧服sè却不太可能,那些骑兵全是身着黑sè皮甲,手持奇怪的长柄马刀!”

  野利雄心中微定,只要广汉羌没有介入战争,区区数百骑兵怕他何来,跟着不由怒火上涌,这些汉人竟然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当真是不把叁狼羌人放在眼里吗?

  他却似乎忘记了是他率人主动来犯。

  野利雄怒声道:“这些骑兵现在何处?”

  那羌人急道:“刚刚追了我一会儿,眼见绝无可能追上这才停下,距此应不足十里!”

  野利雄拨转马头,长刀出鞘,大喝道:“众儿郎听着,随我先杀眼前之敌,再乘势一鼓作气拿下黑虎山!”心中原先的不忍早已抛诸脑后,只想将敌人杀个片甲不留。

  二千骑兵一齐翻身上马,连连呼喝中卷起漫天沙土,向黑虎山方向杀去。

  一名羌骑营战士手搭凉棚,见远远尘土飞扬,不由紧张道:“统领,他们杀来了!我们撤吗?”

  姜奂随意瞧了一眼,伸手在那战士头上一拍,不以为意道:“急什么?早着呢!等他们再近些我们才撤!”

  见识过万牛奔腾的威势,姜奂对这等场面再也生不出任何紧张的感觉。

  那战士捂着头道:“统领,你怎么也学主公,动不动就拍人脑袋!”

  姜奂笑骂道:“你小子笨,头脑当然要拍!你没见高风副统领的脑袋经常给主公拍拍,现在人就聪明了许多吗?”

  那战士傻瓜般想了想道:“恩!好象是这样的!”

  跟着沮丧道:“可人家高副统领是给主公拍头,才当上副统领,我给你拍头何时才能比得上他啊?”

  见姜奂眼睛一瞪又抬起手来,忙道:“统领莫打,我们真的应该撤退了呢!”

  姜奂又望了一眼渐渐逼近的骑队,猛喝道:“兄弟们,头功是我们的了!为了羌骑营首战建功,所有人给我打起jīng神来!上马!”

  野利雄已经清楚望见了对面的敌人,面对数千骑兵的强势突袭,数百黑盔黑甲的骑兵惊慌失措带动身下的战马,乱哄哄的向反方向逃去,有如炸了窝的马蜂,毫可队形可言。

  他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这群乌合之众也能算作骑兵?真是白白糟蹋了这些好马和盔甲了!

  他单手控马,另一只手不停打出手势,指挥骑兵们全速从两侧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口袋阵势,向正在逃窜的敌军缓缓罩去。

  他的想法很明确,先将敌军合围,逼令他们缴械投降,再以此向对方头脑换取粮食,若敌军不肯缴械,就一个不留的杀尽,也可提前削弱敌人实力。

  碧绿的草原上,前面是混乱不堪的黑甲乱军,后面是气势如虹的羌人铁骑,形成两个壁垒分明的群体一前一后的狂驰着。

  野利雄渐渐感觉到不耐,已经追出五、六里地,羌人骑兵一贯引以为傲的短途冲刺竟然没有得到丝毫展现,反倒有被慢慢拉开的趋势,这样下去口袋阵势永远没有合拢的可能。

  他举起手中长刀,在头顶挥舞两圈,向前虚劈一刀。

  正在全速奔行中的羌人骑兵立刻表现出了高超的马上技艺,所有处于队伍前排的骑兵们仅靠双脚控马,一齐从背后取下长弓,弯弓上箭。

  待野利雄再次长刀一挥,“嘭嘭”连声中,数百支箭羽化作满天飞蝗,汇集成可怕的“嗡嗡”声向前方的敌阵狂shè而去。

  野利雄凝目瞧去,期待着敌军后阵人仰马翻,但一瞬间,他却有一种错觉,似乎在发箭的一刻,敌人战马开始骤然加速。

  在所有叁狼骑兵不能相信的目光中,数百支利箭仿佛生了眼睛般,紧紧追逐着敌人的脚步,却始终没有一支快过敌人的最后一骑,全部落空,无一例外的没于敌骑扬起的尘土中。

  野利雄的眼珠差点瞪出眼眶,难道敌人刚刚没有放开全速?不可能的,短途冲刺不会有人比从小骑在马背的羌人还要快的!便是乌桓人和匈奴人也不行!只有鲜卑人或可和羌人不分上下!但这些人显然不是鲜卑人。

  那么是自己目测有误?也不可能,自己从小jīng于骑shè,没未犯过如此低级的错误。

  他用力晃了晃头,也许是敌人的战马擅长耐力长跑,马力正在渐渐提升,这才使自己误判了shè程吧?不错!一定是!

  野利雄并不知道,他正在追击的敌军,不但同样是擅长骑shè的羌人,更是骑乘着特选良驹的广汉羌jīng锐战士,而且,他们还装备着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马具---马蹬!何况,他们也极为熟悉叁狼羌人的战术。

  野利雄突然冷静下来,追不上也并不是一件坏事,此处距敌人老巢黑虎山只有十余里了,这股溃逃的败军正好能变成自己的先锋,可以利用他们冲垮敌人的防御阵形。

  前方出现了一座幽长的峡谷,两侧山势险峻,如同刀劈斧凿,黑甲骑兵们一窝蜂的涌入峡谷。

  野利雄见那谷口狭窄,其中深远难窥,心下踌躇,挥手令众骑兵暂时停马。

  一名羌将纵马来到野利雄身侧,奇道:“首领,为何停止追赶?”

  野利雄手指那峡谷道:“强仝你来得正好!附近地形你最熟悉,这是什么地方?”

  强仝微一思索道:“此处名为葫芦谷,是通向黑虎山的一条捷径!几年前我还来过这里!”

  野利雄犹豫道:“这里地势险要,敌军全数撤入谷中会不会有诈?”

  强仝摇头道:“不太可能,此处之所以叫葫芦谷,入口虽然狭窄,但谷中甚宽,通向黑虎山的出口处更有数十丈阔,敌人若有数千大军尚能进行有效封锁。但谅他们能有多少人马,能阻挡我们2000铁骑的冲击?”

  野利雄放下心来,狂喝道:“所有人跟我冲!”

  霎时,2000铁骑鱼贯冲入。近万只铁蹄发出隆隆的巨响,在狭窄的山道中引发出更加巨大的回响。

  一路追来,果然如强仝所说,谷内其实空间甚大,也并没有出现任何伏兵,只是隐见前方敌骑的身影。

  野利雄见越追越近,心中大喜,反而下令不要迫得太近。他自有他的想法,若是逼得敌人返身而战,已方人数虽众,但在此处却难以发挥合围的优势,一场近战下来伤亡怕是不小,不如驱赶他们去冲垮自己的阵营,自己便可乘势掩杀。

  转过一处拐弯的山角,强仝高叫道:“首领!前面不远就是出口了!”

  野利雄刚想点头,忽听前方战士一齐失声惊呼,纷纷勒马,骏马长声嘶鸣,乱成一团。

  野利雄大怒,纵马而上,挥动手中马鞭向一名勒马退后的战士当头抽去,骂道:“你们都傻了!还不加速冲出山谷!”

  那战士顾不得呼痛,呆呆指向前方道:“首领你瞧!”

  野利雄又趋前几步,抬头望去,登时呆若木鸡,浑身发凉。

  原本应是空旷开阔的出口处,不知何时筑起一座高大的石墙,牢牢的将出口封死。石墙上,数百同样身着黑甲的战士正张弓挂弩,神sè冷峻的将发着寒光的利箭指向不住勒马后退的叁狼羌骑兵。

  原本狼狈而逃的黑甲骑兵们已经快速穿过石墙下的通道,两扇厚重的大门正在缓缓关闭。

  野利雄一把揪住强仝,嘶声道:“你不是说这里是数十丈阔的出口吗?”

  强仝也已惊得呆了,口吃道:“这……这,我……我”

  野利雄心念电转,高喝道:“所有人前队变后队,立即从来路撤退!快!”

  话音刚落,后方传来连续不断的巨大轰鸣,众羌人惊恐瞧去,一块块巨石正从后方的两侧山崖上翻滚而下,准确的将一处较窄的山道彻底堵死,激起满天的碎石沙尘。

  同时,两侧山上各冒出数百战士,一声不出的以弓弩指向众羌人。

  强仝脸sè发白道:“完了!我们中计了!”

  野利雄深吸一口气,心中升出拼死一战的豪情,狂喝一声:“目标!前方石墙敌军,发箭!”

  现在已经是进退两难,后方被乱石阻隔,骑兵是无法翻跃的,倒不如正面迎敌,只要能消灭石墙上的守军,就有机会冒着两侧山崖上的箭雨,拼上一些伤亡,强行突破石墙下的通道。

  叁狼羌骑兵亦是久历战争的老兵,虽然身处绝境,但听得首领号令,却立即从混乱中恢复过来,所有人一齐拉开长弓,将漫天箭雨倾泻向石墙上的守军。

  叁狼羌骑兵第一波箭雨刚刚发出,不待野利雄再次下令,立即迅速重新上箭,仰天连续shè出第二波箭雨,角度却是稍有不同,务使敌军难以兼顾。

  数千支箭羽的威势非同小可,瞬间,天地似乎与之一暗,敌我双方所有人的耳中都被可怕的“嗡嗡”声充斥。

  野利雄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他区区叁狼羌中的一个小部落这么多年得以屹立不倒,附近的大部落都不敢生出吞并之心,确是全赖这支他苦练多年的jīng锐骑兵。

  石墙上,一个高大的黑甲武士低喝一声:“盾阵!”

  他话音不高,但沉而有力,在可怕的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