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五十章芸芸众相(1/2)

加入书签

  正当渤海、长沙联军于一日之间神迹般的架舟为桥,并挟大胜之势一路高歌的渡过黄河,开始觅地休整之时……旋门关前,随着吕布大军与牛辅、李傕两军会合,一场内斗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砰”轰然拍案之声响彻中军大帐,吕布强忍着一掌将将案拍成满天木屑的冲动,狠狠的瞪着面前夷然无惧的牛辅:“牛将军,依照原定计划,你的任务是渡河平定白波……本将希望你能够解释,为何你会突然出现在此地,而且还在大兴土木的重筑旋门关?”

  “是虎牢关!”牛辅淡淡道:“董公已经为此关亲取了新名……这么说,似乎已经可以解释末将为何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了吧?”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董公的定计?”吕布面上青气一闪即逝,他阴冷的目光扫过立于牛辅身侧的李傕:“这么说,李将军也是知道内情的?”

  李傕面上闪过挣扎之色,终于低声道:“是!”

  帐中突然响起了几声轻微的“咔咔”之声,众将一起循声望去,却见吕布一双洁白莹润的手掌已经握掌成拳,凸起几道青筋。

  诸将见此情景,哪还不知吕布确是动了真怒?一个个低下头去,无不噤若寒蝉。

  “好!很好!”吕布森然之声响起:“原来你们都知道,唯独本将枉为全军主将,却是懵然不知……既然董公并不信任本将,为何仍要委以重任?”

  “关于这一点……将军何不亲去面见董公,一解心中疑惑?不过末将要提醒吕将军。”牛辅身为董卓爱婿,身份一向超然,却是丝毫不惧吕布的雷霆之怒,他冷笑道:“将军身为全军主将,深受董公器重信赖之恩,然而仍须谨记上下有别……你这是在质疑董公的决策吗?”

  “还是说?”他毫不避让的与吕布对视:“你对董公心有不满?”

  “将在外。君命尚且不授……”吕布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满腔怒火尽数咽回胸中,他冷冷道:“本将怎敢对董公有所不满?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说至此处,他沉声道:“若董公及时相告,本将何至于仓促回师救援,致令白白痛失进击袁绍大军的千载之机?”

  “吕将军,你这是想推卸责任吗?”牛辅漫不经心道:“事实上,直至此刻,也没有任何人欲要与你清算退兵之失?”

  “与我清算退兵之失?众位将军!”吕布有些沉痛道:“徐荣将军不惜孤身犯险,以一万兵马强行阻击渤海、长沙数万大军。而胡轸将军更是不辞劳苦的奔袭数百里,这才为本将换回了一场大胜,歼敌三万余众,更由此为整个战局的全面胜利挣得了一丝主动……”

  “砰”他终于再次拍响了将案,怒吼道:“然而就在你们的一味隐瞒下,本将误认为李傕将军防线不保,全军后路将断,这才不惜一切代价的返身回师……更令数千精锐前锋骑兵误中南鹰伏击而死伤惨重,你们说说。这笔帐又该怎么个清算法?”

  帐中静得针落可闻,只听得众将竭力控制的粗重呼吸。

  “原来如此……将军这是在责怪董公殆误了您的战机,耽误了您的不世之功!”牛辅清瘦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那么恕末将斗胆相问,将军为何不细思一下这其中的真正原因呢?”

  “你话里有话啊……不妨明说!”吕布语声冰寒道:“本将究竟做了何事。这才招致今日的排斥蒙蔽?”

  “哼!吕将军真要令末将明说?”牛辅游目四顾,从帐中诸将面上一一扫过:“南鹰是董公死敌,你却一直与他保持**关系,你教董公如何信你?众将如何服你?”

  “喀嚓”一声。令众将无不眼皮直跳,却是吕布盛怒之下,终于一掌拍塌了将案。

  “吕将军息怒!”牛辅装出惊惶失措之色:“是末将一时失言了……唉呀。将军的将案损坏,可巧末将近日就地伐木,颇得不少上好木材,这便为将军重制一张送来。算是为将军赔罪吧?”

  说罢,他一拱手:“告辞!”

  李傕一脸尴尬的怔在当地,他微一犹豫,终于向着吕布施了一礼,追着牛辅去了。

  望着牛辅扬长而去的身影,吕布蓦然间双目杀机大盛。

  他抬手止住正欲上前劝慰的徐荣,森然道:“既然他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中,便各行其事吧……全军立即觅地扎营,随时准备迎战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