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五十八章变生肘腋(1/2)

加入书签

  尘沙散去,吕布盯着拦在身前的两员战将,双目杀机涌现:“原来是你!本将原本想让你再多活片刻的……”

  “哪里来那么废话!”关羽满头长发无风自动,一双细长的眼睛蓦然间精光乍现:“拿命来吧!”

  尖锐的破风之声中,关羽手起一矛,有如天外流星径向吕布喉间而去,看似简简单单一招刺出,却仿佛隐含天地间某种玄妙法则,随时可能划出浑若天成的意外轨道,矛尖更是发出“嗤嗤”爆响,直如毒蛇吐信,诡异无比。

  吕布悚然动容,枉他之前已对关羽有过极高估量,仍然没有料到对方甫一出手,便完全呈现出足以与自己分庭抗礼的气势。

  霎那间,他几乎将适才与典韦对敌的见猎心喜完全抛诸脑后,满心尽是寻获瑰宝般的狂热,心随意动中,亦是迎着对方长矛来势一矛点出。

  “叮”声震全场。连一旁观战的张飞亦浑身轻颤,露出完全不能置信的震惊之色。

  两支长矛有如演练过上百万次般神奇的矛尖相抵,迸射出璀璨的点点火星和铁屑残片。

  吕布面上青气一闪而逝,而关羽脸色骤白,随即闪过一丝妖异的红晕。

  战马的悲嘶之声响起,吕布、关羽二人胯下战马几乎是同时口鼻溢血,一起软倒在地。

  吕布纵身而起,一个空翻稳稳站定,他缓缓收矛,盯着矛尖的破损边缘,双目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

  他一手将长矛收于身后,一后平伸,淡淡道:“算是本将小瞧你了,你确是有值得狂傲的资本……请再次通名!”

  “你记好了……我叫关羽!”关羽亦斜身站定,他垂首仅是一瞧,便随手弃去手中破损长矛。随之单手箕张,再缓缓拢指握拳,开合之间竟生出有如气机旋涡般的狂飙之声。

  吕布瞧了这等闻所未闻的惊人声势,惊喜之色反而更甚,他亦将手中长矛向地上一插,哈哈一笑道:“对手难求……痛快!痛快!”

  他自号武痴,少年时期便游历四方,遍寻天下间的奇人异士比武较艺,对于武道的执着已达痴迷狂热之境,然而却一直罕逢真正能够一战的对手。这令他既苦于难再百寸竿头更进一步,同时亦生出高手寂寞的孤寂之感,以至于性格愈加狂傲不群……然而如今短短几息之间,他却一连碰上几名同等级数的对手,这便如老饕之见百年佳酿、色鬼之逢绝代佳人,一时之间,吕布几乎将什么功名利禄、是非成败,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关羽猛然抬头,一张原本白净的面庞已然赤如鲜血。甚至隐隐有晶莹如玉的光泽流动不止,显然已将功法运至极致。他冷笑道:“你笑得太早了!”

  狂喝声中,关羽一拳击出,天地间仿佛突然卷起一阵无可比拟的炎波热浪。所有水分尽被抽得一丝不剩,只余黄沙浩瀚、烈日当空!

  若是南鹰目睹此景,定会惊觉关羽此时施展的功法,正是当日初会之时他与甘宁较技的奇功异法。

  “来得好!”吕布双目大亮。他毫不相避的纵身而上,人在半空便已一指点出,正中关羽拳锋。

  “嘭”可怕的劲气交击之声中。吕布束发丝带突然整个断裂开来,满头长发尽数披散开来。

  而关羽只觉对方一指有如附骨之蛆,一股阴寒之力直透全身,险些将满身热力驱散。他闷哼一声,胸中只觉说不出的难受,目光中已有了一丝惊怒之色,只因为吕布所展现的功法,似乎正是自己的克星。

  张飞亦是面上变色,凭着他的超凡眼力当然也看出了关羽已然微落下风的真相。

  “关羽吗?”吕布仿佛是在赞叹着:“且瞧你还能带给我什么惊喜吧!”

  身形幻移之中,他再次腾身而起,长发飞舞有如魔神附体,左拳重若泰山,右指锋如矛尖,直向关羽击去。战神吕布,终于首次全力出手。

  纷乱的战场上,两军众将的怒吼惨呼之声接连响起,夹着兵器入肉的可怕撕裂之声和战马的惊嘶悲鸣,一股惨烈无匹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南鹰双刀疾劈,一道道刀光有如黄河之水奔涌不绝,将对面那员董将杀得左支右绌,终于在双臂酸麻间门户大开,被南鹰劈面一刀斩中,那敌将整张面庞正中登时现出一条可怕的血痕,雄壮的身躯亦重重倒落马下。

  南鹰拭了一把面上溅落的星星血迹,游目四顾场中。除了关张二人仍然死死拖着吕布外,其余董军将领至少已被斩落七八人,而联军众将亦有三、四人跌落马下,生死不知。

  凄厉的呼号声同时响起,却是一名董将被马云萝整个挑上了半空,而一名联军将领却被一员异族装束的胡将一刀斩于马下。

  那胡将手持一把大得出奇的马刀,却是举重若轻,尽显非凡之能。南鹰瞧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