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五十九章各显奇能(1/2)

加入书签

  敌我双方的目光尽都随着麴义一起落在马云萝身上,更有知道她底细的联军将领不禁猜测,难道这麴义又是她的旧部?

  “麴义?”众所侧目之中,马云萝侧着头想了一下,很干脆的摇头道:“没听说过!”

  “不过!”她缓缓拉开护面,露出倾城玉容:“你竟能隔着铁胄认出我来,想必是见我的!”

  “大小姐!”看到马云萝真容,幸存的六七名董军战将中,有两三人同时惊呼出声,面面相觑之间,皆有动摇之色。

  麴义一脸尴尬之色道:“马将军不识末将倒也在情理之中……末将只是当日有幸随着阎行将军一同拜访过尊兄寿成将军罢了!”

  麴义!南鹰心中险些掀起惊涛骇浪,眼前这人便是日后在界桥之战中大放异彩,以数百步兵正面击溃公孙瓒数千骑兵,凭一己之力扭转整个战局,并为袁绍横扫四州、转战千里、歼敌达数十万之多的麴义?若单以战绩而论,此人在这个时代都足以排入前三,什么五虎大将、五子良将尽都瞠乎其后……他不是应该归于袁绍麾下吗?怎么会出现在吕布军中!

  南鹰深深吸了一口气,鹰刀遥指麴义:“原来你就是麴义……本将爱你之才,给你一个机会,立即弃暗投明!”

  “如若继续执迷不悟!”他看了一眼面色发青的孙坚,杀机大现道:“只怕你会后悔终生!”

  “鹰扬中郎将居然听说过我?”麴义露出错愕之色,随即微笑道:“多谢将军美意,不过将军性格仁厚,当断不断,并非末将心目中的明主……只有令将军失望了!”

  “这么说?董卓和袁绍便是你心中的明主了?”南鹰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真是愚不可及……记住今日本将说过的话,日后临死之时可不要怨天尤人!”

  “你!”麴义在听到南鹰提及袁绍时,明显震动了一下,立即大笑道:“日后之事。谁又能够预料?将军且瞧今日胜负吧!”

  “好!”南鹰反而完全冷静下来,他向着曹洪道:“立即护送孙将军回营……出了一点纰漏唯你是问!”

  “是!将军!”曹洪一手扶着孙坚,拨马向联军本阵驰去。

  “哼!”麴义冷笑着将手中一柄铁锥抛上抛下:“果然是婆婆妈妈……可以开始了吗?”

  南鹰见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自己胯下战马,不由心中一凛,他抬腿跳下白鹤,同时打出手势,示意典韦、马云萝一起下马。

  在董军众将的愕然目光中,南鹰指着另外三名幸存下来的联军战将,喝道:“没有你们的事了,带着我们的战马回去……只管为本将擂鼓助威便是!”

  三名联军战将虽是不明所以。却均是如蒙大赦的牵着三匹战马扭头便行。

  “可敢下马一战吗?”南鹰一把解下身后披风,露出两侧腰间的几把短刃,傲然道:“会玩暗器很了不起吗?恰好,本将也会一点儿!”

  “好毒的眼光!居然猜到我会射人先射马!”麴义摇头叹息一声:“既然被你看穿了,便没有意义了……”

  他跳下马来,指着吕布和关羽的战局微笑道:“看来,我们全都要步战了!”

  其余董军战将一起跃下马来,缓缓围成一个半圆,向着南鹰三人围拢过来。

  马云萝突然喝道:“看到本将在此。还敢上前?识相的,立即滚开!”

  两名凉州出身的战将相视苦笑,一将道:“大小姐恕罪,末将是绝不敢对您出手的……不过。旁人可就不在此列了!”

  他盯着南鹰和典韦,狞笑道:“末将等曾奉韩遂将军严令,务要于阵前斩杀南鹰!”

  “不!他是我的!”麴义盯着南鹰腰间的短刃,目光大亮:“胡车儿。你领人对付马将军和那黑汉……这里交给我!”

  那胡车儿闷声不响,却是纵身上前,一刀便向典韦劈去。两名凉州战将亦加入了围攻行列,而其余三名董将一起向着马云萝杀去。

  “早听说鹰扬中郎将大名,驰骋疆场的不败将军啊……却不料今日会成就末将的威名!”麴义伸舌舔了舔嘴唇,目光中尽是踌躇满志之色。

  “看来你并不了解本将的本事!”南鹰缓缓抬起鹰刀,冷笑道:“很多人都曾说过与你一样的话……然而却没有一人活到现在!”

  麴义目光一寒,正要反唇相讥,只听不远处传来劲气交鸣的轰然巨响,两人不由一起转目相视。

  吕布和关羽再次硬拼一记,两人同时身形暴退。吕布唇边已经渗出一丝血迹,而关羽一张原本赤红的面庞已是惨白如纸,显然是身负不轻伤势,落尽下风。

  吕布伸手一拭唇边血迹,狂笑声中脚下再次有如缩地成尺般欺身上前,欲要一鼓作气解决面前这生平仅遇的大敌,突然一个身形雄伟如山的大汉挺身拦在身前,满脸尽是谦和从容之色……张飞!

  “你也要送死吗?”吕布傲然抬手:“你们两人,一起上吧!”

  “嘿嘿,真是狂妄!”张飞伸手拦着仍要逞强上前的关羽,淡淡道:“你也受伤了……放心,我燕人张飞岂是落石下石之人?来吧!”

  “好一个燕人张飞!”吕布再次迸发出一阵狂笑:“好!本将记住你了……受死吧!”

  他正欲狂攻而上,却惊觉面前张飞脚下有如装了轮轴一般,双足紧贴着地面闪电滑近,在一声震动四方的如雷狂吼中,一拳劈面打来。

  原来儒雅平静的面容陡然间已经狠厉有如魔神,张飞有如体内潜伏着的狂暴火山蓦然爆发,浑身瞬间散发出慑人的气势,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如此巨大的视觉差异,不仅两军将士齐声惊呼,连吕布亦生出诡异至不能形容的震怖之感。

  然而最可怕的并非于此,在几乎可以震聋耳膜的狂吼声中,那一拳全无半分风声劲气。却仿佛阻绝了一切音障,切断了所有气流,足以令任何面对此拳的对手有如置身一场难以醒来的恶梦中,只余双耳失聪、张口无声的恐怖感觉。

  吕布亦在那声有如巨雷的狂吼声中,骤然受震,尚不及重新凝聚心神,便见劈面而来的铁拳正在无限放大,偏偏自己闪转腾挪的空间仿佛全被那一记切断一切的拳风封死,只余眼睁睁瞧着那拳打来的份儿。

  吕布蓦然间闭上了双目,从视觉受扰、听觉受阻的劣势中完全清醒过来。他纯凭感应的把握到张飞拳势中最强的一点,一指点出。

  全然没有适才与关羽交手的可怕劲响,然而拳指交击时,仿佛时间都为之稍稍停顿了一瞬,甚至令观战将士很多人生出两人仿佛作势假打的错觉。

  下一刻,吕布、张飞两人均是如殛雷击,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人于半空中亦是同时喷出一团血雾,竟是一招之下两败俱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