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六十四章借题发挥(1/2)

加入书签

  当南鹰与曹操并肩行出医帐,曹操的满面乌云已然散去大半,而南鹰却是多了一丝难掩的疲惫。

  卫兹的运气很好,他胸前中了一刀,已经出现了开放性气胸,若是南鹰再晚来几个时辰,只怕便会因为呼吸衰竭而必死无疑。然而在南鹰娴熟无比的紧急救护下,终于转危为安。

  正当两人步出医帐,早已久候于帐外的亲兵来报,袁绍已经使人来请过曹操两次,听说南鹰正在为卫兹施救后,袁绍来使去而复返,带来了袁绍对南鹰的邀请口信。

  曹操一怔,明显带着一丝怨气道:“去做什么?一群只知纸上谈兵的庸人,还不是徒费时光?”

  南鹰听了,不由一笑。白日那场大战,由于袁绍的临场指挥失当,险些令整支联军万劫不复,若无曹操、鲍信两部当机立断的主动出击,并以巨大损失挡住了吕布军的猛烈攻势,后果几乎难以想象,这也难怪他一肚子怨气了。

  “去瞧瞧吧!”南鹰拍拍曹操肩头:“不管如何,他仍是联军名义上的盟主,若因此有人说你不遵号令,又将平添是非!”

  曹操微一犹豫,终于点头。

  然而当两人迈入袁绍的中军大帐,却同时心生悔意,只因为,大帐之中,十几家诸侯们正吵得不可开交,喧嚣之声连南鹰亦是听得眉头直皱。

  袁绍一脸阴沉的端坐于首位,森寒的目光从诸侯们身上扫来扫去,却是一言不发,直至看到南鹰和曹操并肩入帐。这才挤出一丝笑容。

  南鹰在袁绍属下的引领下,来到仅次于袁绍下方的席位上毫不客气的坐定,恰见对面一人向他微笑拱手,却是袁术。

  “肃静!”袁绍猛然一拍将案,两道眉头倏的扬起。配合着堂堂仪容,确是不怒自威。

  帐中的噪声渐渐低落下去。

  “各位将军中,除长沙孙文台正在营中养伤、东郡桥元伟不幸身故,余人均已到齐!”袁绍的目光落在席间陈留太守张邈身上,沉痛道:“孟卓啊,你负责亲自计点此次大战的折损情况。便请当众宣示,也好令我等从长计议!”

  张邈?那不就是十大天干中的庚一吗?南鹰心中冷笑,现在倒似乎仍是袁绍的死党,可惜日后还不是因为袁绍而死?白痴!

  “是!盟主!”张邈站起身来,缓缓道:“各位同仁。此次一战,我联军不仅死伤甚重,更已处在了岌岌可危的边缘……”

  “先说一下我军损失情况!”他显然是对此次交战的计点情况已经烂熟于胸,竟是张口便来:“联军扎营之初,全军计点总数,共约为二十七万两千余人……适才再点,仅余二十二万,其中。还有一万七千余名轻重伤者……”

  群雄面上一片惨然,却尽皆沉默的听他一路念了下去。

  “已寻回我军将士战死者遗体四万七千余具,仍有近六千人下落不明。暂归为战死者行列。其中袁本初部,战死者五千三百人;袁公路部,战死者四千二百人;曹孟德部,战死者三千七百人;鲍允诚部,战死者四千五百人……桥元伟部!”

  张邈念至此处,不由顿得一顿才苦笑道:“其部主将战死。两万士卒仅存其半!”

  所有人再次默然,心中均有兔死狐悲之意。有几名诸侯的部属几乎被打残。一直满心愤懑的叫嚣不断,此时却也再不出声……相比于桥瑁这个倒霉蛋来说。能活着便应该知足了。

  终于有人强笑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桥元伟杀身报国,堪为我等典范!我军虽然死伤不少,然主力仍在,正该重整旗鼓!”

  “我军目前的困境,正在于此!”张邈瞧了一眼袁绍,涩声道:“华雄军突破我军后营,不仅杀伤我军甚众,当场折了桥元伟,更为致命的是……我军原先最少也有可供大军八十日所须的军需用度,却被华雄一把大火烧去大半,目前所余,仅够二十二万大军一月所用!”

  “什么?”诸侯们再次沸腾起来。

  有人激动的大叫道:“当日我们各带军需粮草而来,是盟主建议我们集中军需,以便调度……如今粮草被焚,还请袁盟主立即设法筹措,否则军心必乱!”

  立即有人冷笑道:“什么叫各带军需粮草?你当日领了两万兵马前来,却不过上缴了区区十万石粮草……欠下的亏空,还不都是袁本初为你补上的?有何面目在此聒噪?”

  再有人怒目相向道:“谁不知道你是袁本初的死党?如此帮他说话,是否公私不明?须知本将当日缴交的粮草,至少也有三十万石!”

  帐中再次爆发出阵阵唇枪舌战。

  曹操渐趋平复的内心突然间如堵如坠,他终于忍无可忍的拍案而起,大喝道:“尔等不去好好寻思对敌之法,却只为一己之私,在此争吵不休,怎能对得起那些英灵未散的死难将士!”

  帐中突然静了下来,有人冷笑道:“孟德说得大义凛然……却也不过因为心痛部下的损失罢了,这难道便不是一己之私?”

  “你说什么?”曹操的双目蓦然间变得血红,他正要将满腔怒火尽数爆发,突然间只听南鹰淡淡道:“你是青州刺史焦和吧?”

  那指责曹操之人正是青州刺史焦和焦元广,他听到南鹰接口,不由一怔,换过一副笑容道:“本官正是,不知南鹰扬有何见教?”

  “你说曹操是一己之私,何不听听张孟卓念完战报?”南鹰头也不抬的伸手叩着面前案几:“他已经念完了我军损失,下面就是斩获敌军的详报了吧……是驴子是马,何不拉出来遛遛?”

  焦和面上一青,他虽然没听过“是驴子是马。何不拉出来遛遛”之说,却也听明了南鹰暗喻曹操为马他为驴的讽刺,心中不由大怒。然而他终于没敢当面发作,勉强笑道:“甚好!甚好!便请张孟卓继续吧!”

  只听张邈继续念道:“此次出战董军共计八万,分为正面的吕布军四万、牛辅军两万。以及分袭我联军和渤海、长沙军两营的华雄一万骑兵、张辽一万骑兵!在我军营内营外,华雄部遗尸三千,阵前吕布、牛辅两军遗尸一万一千!”

  “其中……”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已经可以确认,由孟德和允诚两部斩杀的敌军数量,约为四千!”

  此言一出。不仅焦和哑口无言,连诸侯们也一起目露惊容。全军杀敌不过一万四千,而曹操、鲍信两部率先出战,死死抵住了吕布军最猛烈的前几波攻势不说,居然杀敌高达四千……任何人都不可能对如此战果持有非议!

  曹操和鲍信同时相视惨笑。如此战果背后。却是何等惨痛的代价啊!算上曹操部战死者的三千七百人和鲍信部战死者四千五百人,还要加上卫兹部全军覆没的二千余人,近一万一千条人命啊!还赔上了鲍信的亲弟鲍韬……若非南鹰及时出手,还要再多上卫兹的一条冤魂!

  “听到了吗?”南鹰淡淡道:“还有人敢说曹操是为了一己之私吗?”

  众皆无言中,却听张邈突然道:“啊!南鹰扬,你部和孙文台的损失、斩获情况尚未报来,是以下官并未计点在内!”

  听他一说,立即有人找到了话荏。冷笑道:“南鹰扬以阵前歼敌之数,来为曹操打抱不平,我等倒是无话可说……却不知南鹰扬世之名将。此次斩获如何?”

  “这个嘛!相对于本将过往的战绩,此次交战确是乏善可陈!”南鹰若无其事道:“张辽领军一万袭我大营,却在我军的强力打击下仓惶败退,现场遗尸二千三百余具……关于我军防守时的伤亡嘛?好象有几个小子因为拉弓拉伤了手吧?”

  群雄听得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连袁绍亦是猛然间挺直身躯,一脸震骇之色。

  有人低声道:“南鹰扬不是在夸大其辞吧?杀敌二千余人却无一死伤?”

  “关于这一点!”南鹰仍是一副平平淡淡的口气:“首先要说。本将生平大小近百战,从未有过一次虚报战功之事!其次。我军收拢的敌尸和战马俱在,我军总数亦早已知会过袁盟主。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一个一个的去点人头!”

  帐中再次静了下来,良久,突然有人冷笑一声:“我等当然相信南鹰扬的战绩,然而却另有疑问……”

  南鹰的目光落在那开口之人身上,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袁遗,你想说什么?”

  山阳太守袁遗霍然起身,指着南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