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八十七章战必争先(1/2)

加入书签

  对于董卓来说,这几日注定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成功逼杀袁隗、驱逐以何颙为首的天干地支余孽后,城外的讨董大军中,身份举足轻重的袁术突然间尽起部下三万大军南下,就此不知所踪,这令董卓、李儒等人额首相庆之余,立即开始积极的部署反攻大计。或许他们仍然没有弄清袁氏兄弟分裂的具体原因,然而董卓身为天干地支的老人,却是对袁绍、袁术之间由来以久的矛盾洞察秋毫,他敏锐而正确的判断出,这绝非是佯装示弱之计,而是真的祸起萧墙……城中内忧已不足为虑,城外大患亦自毁长城,这是否意味着董军转守为攻的机遇已经到来?

  就在董军连夜动员起两万大军,准备趁势突袭城外联军大营之时,一场惊天剧变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阵脚。

  袁绍亲领五千精兵趁夜直奔洛阳城下,不费吹灰之力竟然便赚开了城门,由此,雪藏已久的袁军内鬼终于真相大白,他竟然便是在那日斗将之战中昙花一现的风云人物----麴义!

  乱夜中,吕布惊悉此事之后,急领本部人马奔赴城门,与源源涌入城中的联军展开整夜血战。是夜,洛阳城中杀声震天,城门附近的街巷血流成河,双方均死伤惨重,直至天明时分,袁绍军才筋疲力尽的撤出城中。

  在此役中,董军虽然应变神速,成功驱出入侵联军,然而在麴义部下五千兵马的叛乱之下,又经过措手不及的惨烈搏杀,固守洛阳城的六万董军至少折损了三成。战力大打折扣、士气空前低落。

  就在袁绍大军仓惶撤出城中之时,其实已经注定了董军放弃洛阳的最终结局。

  天色方明,董卓便急令两万大军裹胁天子、群臣由洛阳西门撤出,并驱赶城中大户和部分百姓随之西行,一时之间。洛阳内外哭声四起,哀鸿遍野。

  纷乱之中,这才有人发现,掌管天子六玺的尚符玺郎中和掌管天子传国玺的黄门尽皆走失,再次引发一阵大乱。董卓有心寻回,奈何城中乱局愈演愈烈。连派出寻找的人手也都有如泥牛入海,再也杳无踪影,只得作罢,并连连催促天子车驾加速疾行。

  联军诸侯们感受到城中异状,竟然不向袁绍通报。便急不可待的发起了全面攻势。诸侯们虽然把握到了致胜之机,然而贪功心切之下却是各自为战、一盘散沙,反被吕布、郭汜等人率领的两万留守董军死死拒于城墙之外,死伤无数之下仍然难于寸进,战事一时再成胶着。

  正当洛阳城东一线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攻防大战时,战局再生波澜,孙坚领两万大军毫无征兆的从洛阳城北邙山方向现身,趁着董军兵力有限的难得空隙。一举突入城中。

  变生肘腑之间,即使是以吕布之能,仓促之间也再无力回天。更在孙坚、孙策、程普、黄盖诸将联手之下身负创伤,仅领两千余骑冲出西门,直追董卓大队人马而去。

  至此,联军似乎已然大获全胜,然而他们却是身不由己的陷身于一处泥潭之中。吕布军临撤时,不顾一切的引发了半边城区的大火。将所有冲入城中的联军尽皆死死堵在城东,同时。骄悍狂暴的凉州军于必死之境下爆发出了恐怖的战力,一万余名游兵散勇分布于城中各处。却坚决的与联军展开了残酷的巷战,甚至于许多不及撤出的洛阳大族私兵竟也旗帜鲜明的站在了董卓一方,向着联军发起了前仆后继的攻击,没有人明白他们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然而,洛阳的夜空,却因为熊熊烈火和浓浓血色而份外凄迷……包括不久前何进之死的那场帝都乱夜在内,洛阳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惨烈战祸!

  夜色下的洛阳,有如沉睡之中的洪荒巨兽,瞬间火光绕体,无数惨呼惊叫和种种异声,汇集成了这猛兽最后的悲情咆哮……以火德立国的大汉帝国,却正在经受着炎炎烈焰的焚烧和灸烤,仿佛预示着这只庞然大物已经将要在最后的余温中被烧成灰烬。

  乱局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一支约一万五千人马的联军部队不仅没有杀入城中,反而谨慎的避过了整个洛阳战场,正沿着洛阳南部一线快速挺进,直追着董军的后撤部队衔尾杀去。

  曹操策骑立于道边,有些无可奈何的瞧着面前奔涌而过的上万步兵大军,却是一筹莫展。

  “孟德!不能再加速了!”鲍信的声音从曹操身侧响起:“我们的兵马几乎都是步军,如此身着轻甲、兵器的急速行军,焉能持久?”

  “真是忌妒鹰扬中郎将啊!”曹操面上尽是苦笑:“不仅骑兵数量众多,更有一支庞大的战车军……若我们也有此实力,此次追杀董卓可谓是十拿九稳!”

  “孟德何必烦恼?鹰扬中郎将虽然军力鼎盛,却也并非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点点滴滴汇集而成!”鲍信拍了拍曹操肩头:“放心,从今往后,我会全力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