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炎汉烈焰第一百章波澜再兴(1/2)

加入书签

  街禁后的四街八巷上空空如也,安静得令人压抑,只是偶尔才能听到极远处军队调动时的隐约声音。

  一阵微风吹过,街面上那枯黄落叶打着转儿的翻滚着,却有一条人影从街角边从容现出身形,一步步踏着落叶而来。

  那人一身军士装束,却将皮盔拉得几乎遮住了眼睛,令人难以辨清他的年龄和相貌。当他的目光落在街边一处常人绝难发现的暗记时,终于身形一顿,缓缓抬起一直微微低垂的面庞,露出一双精芒四射的双瞳。

  那军士顺着暗记标识一路行去,经过几转几折,终于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小院前止步。

  “笃笃笃!”他信手在院门上轻轻叩动着。

  “什么人?何事?”院内有人冷淡的回应着,却并没有开门。

  “迷路之人,前来寻亲!”那军士警惕的目光一扫四周,口气却是平淡如水。

  “什么?”院中人似乎猛吃一惊,竟然沉默下来。

  很快,那院中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中却多了一丝欣喜:“既已迷路,怎知亲人所在?”

  “身虽迷路,心却清明,顺着风声一路而来!”那军士平静道。

  “敢问,风起何方?风势如何?”院中人已经明显≌←长≌←风≌←文≌←学,ww□≮wxn≮et控制不住语中的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风起东方!鹰王振翅,风卷云动!”那军士话音未落,那紧闭的院门已经倏的开启,门内伸出一只手,将那军士拉入门内,随之院门再次迅速紧闭。

  “主公!”院中人一头拜倒,再抬头时那张年轻的面庞上已经涌出了两行激动的泪水:“属下终于再见到您了!”

  “这些年,辛苦了!”那军士缓缓摘下皮盔,露出了南鹰那俊秀刚毅的真容。他盯着面前的风语属下。一手按在他的肩上,面上亦有难掩的欣喜之色:“竟然是鹰巢的老兄弟,本将记得,你叫……”

  “多谢主公!可是请您恕罪……”那风语者更加激动,却立即打断道:“在这里,您只能称呼属下的代号天仓山!”

  “好!天仓山!”南鹰微笑着点头。

  隶属于高风的风语者部队,约有一半以上都以各种身份潜伏于全国各地,他们所有人的代号都是以山命名,高风的代号就是黑虎山。

  “天仓山,你是长安城中的风语领导者吗?”南鹰在天仓山的指引下,一进入院中的静室。立即发问。

  “不是!”天仓山答道:“属下是长安城中风语的二号首领,一号是玉鼎山,也是最早直接受训于主公的鹰巢老兄弟!目前他仍在沉睡之中,需要属下将他唤醒吗?”

  “不用!黑虎山既然将你的联络地点交给本将,说明你才是近期行动的主事之人,所以没有必要唤醒玉鼎山!”南鹰摆手道:“现在,说一说黑虎山交给你的任务执行情况!”

  “是!主公!”天仓山不假思索道:“接到黑虎山的飞鹰传书后,属下紧急召集所有可以调动的人手,全力监视长安各门……与董军主力同时返回长安的洛阳重臣和名门大族共有四十七家!”

  “这么多!”南鹰一怔:“那么凭你手下有限的人手。怕是难以摸清全部情况了!”

  “是的,主公!”天仓山有些羞愧道:“从他们进入长安至今,已经过去了八日,然而属下只掌握了其中四十一家的虚实……可以肯定的是。易清江已经潜入长安,却并没有混在这四十一家中!”

  易清江,是高清儿的代号。正如风语者所部一样,所有听风部队属下的代号。也均是以江命名。

  “依据?”南鹰淡淡道:“为什么这么肯定易清江已经进入长安?”

  “我们在行动时,在城中各处都发现了疑似听风者留下的暗记,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天仓山肃然道:“主公请想。听风者所属至少有一半是掌握在易清江手中的,若非他们的首领入城,怎么可能突然采取大规模行动?”

  他突然有些尴尬道:“主公您是知道的,风语者和听风者各有统属,均是直接向您负责,若非有您的亲书谕令,两者之间绝不能擅自联络,所以我们也不便继续深入追查!”

  天仓山说至此处,小心翼翼的瞧着南鹰的脸色道:“不过,主公既然已经亲临长安指挥,是否可以直接传召听风所属?如此一来,应该便可轻易掌握易清江的行踪了!”

  “易清江……这个死丫头!”南鹰有些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听风所属的联络方式,除了易清江和连汉江外,就连本将也不知道,怎么传召?”

  连汉江,却是郑莲的代号了。整支庞大的听风者部队,都是由高清儿和郑莲掌握的。

  天仓山听了也不由呆住了。

  “你不是已经查清四十一家吗?做得好!”南鹰只得勉励道:“侦察范围已经缩小了,如你所说,易清江确有很大可能是潜伏在其余六家之中……是哪六家?”

  “弘农杨家、太原王家、平原华家……”天仓山一口气报出了六家的名字,他有些苦恼道:“这几家财雄势大,从属众多,属下的人一时很难渗透其中,所以迟迟查不出眉目!”

  “不用急,本将亲至长安,就是打算稳妥部署,绝对不能令长安的兄弟们因为一时失策而暴露在危险之中!”南鹰沉声道:“可以先从外围打探一下,这几家近日都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倒是有一桩!”天仓山犹豫了一下:“太原王家的家主、司徒王允,前日好象收了一名女子为义女,但是属下怀疑凭易清江的缜密心智,应该不会如此张扬才是……这可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

  “王允的义女?她叫什么名字?”南鹰蓦然间浑身绷得笔直,情不自禁的厉声道。

  “貂蝉!”天仓山被南鹰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南鹰神色大变的面庞,骇然道:“主公,难不成你认为那貂蝉便是易清江的化身?她怎么可能如此大张旗鼓的行事……”

  “果然是……貂蝉!”南鹰心神剧震。胸中搅起惊涛骇浪。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明白,所谓貂蝉,根本便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不存于历史之中。而唯一听得他当日戏语说出貂蝉之名的人,只有孙宾硕和高清儿两人而已……定是她隐藏身份混入王家时,随口报出的假名。

  他再次面色剧变,若高清儿便是貂蝉,她岂非即将陷入董卓与吕布相争的水深火热之中?

  “不!绝对不能发生这种事!”南鹰猛然间跳了起来,脸上肌肉抽动:“天仓山,你如今能够调动多少人手?”

  “主公。你想做什么?”天仓山本能的感觉到不妙,但是他仍然照实道:“不超过三十人!”

  “不够!远远不够!”南鹰在室内来回疾速的踱着步子,猛然间止步道:“黑虎山命你接应的人,怎么样了?”

  “属下已经派出长安风语的三号首领米仓山去执行接应任务了!”天仓山感觉到了南鹰语中的震惶,亦是额上渗汗:“如今仍处街禁,他们若是安全入城,会隐藏在距此不远的一处宅院中……”

  “街禁?”南鹰一怔,他透过静室的窗棂看着天色:“快了……佯攻长安的鹰巢、汉中、太行山和泰山诸路人马应该已经开始退去,长安即将解禁!”

  仿佛是在回应他的判断一般。远处响起震天金锣,有人扯着嗓子大叫道:“街禁毕”

  “本将就在这里等着!”南鹰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间躁动,缓缓盘膝坐下:“你亲自去办几件事。召集孙宾硕、张梦依和管平前来见我……派人立即严密监视王家……联络听风所属,并发动全城所有人手于今夜集结待命……设定安全撤出长安的

章节目录